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494|回复: 0

[社会热点] 苏轼写《题西林壁》的由来和在庐山的笔墨风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1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90410095630_7f3033bd53e21d18d350fc3f7a5fcb3d_1.jpeg




近读《东坡志林》,在读到《记游庐山》篇时,不觉惊诧,短短338字,里面蕴含信息量太大,现录文如下:

仆初入庐山,山谷奇秀,平生所未见,殆应接不暇,遂发意不欲作诗。已而见山中僧俗,皆云苏子瞻来矣。不觉作一绝云:“芒鞋青竹杖,自挂百钱游。可怪深山里,人人识故侯。”既自哂前言之谬,又复作两绝云:“青山若无素,偃蹇不相亲。要识庐山面,他年是故人。”又云:“自昔忆清赏,初游杳霭间。如今不是梦,真个是庐山。”是日,有以陈令举《庐山记》见寄者。旦行且读,见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不觉失笑。旋入开先寺,主僧求诗,因作一绝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辞。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往来山南地十馀日,以为胜绝,不可胜谈。择其尤者,莫如漱玉亭、三峡桥,故作此二诗。最后总老同游西林,又作一绝云:“横看成岭侧成峰,到处看山了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余庐山诗尽于此矣。

读罢不觉兴趣盎然,对文章中所提到的人、物、诗简单考证了一下。这已经不是一篇简简单单的游记了,它涵盖的内容实在太丰富,待我一一道来。

第一,苏轼的名诗《题西林壁》就是出于此,这里就有二个问题,其一是他为什么写这首诗?可能是诗兴大发,也可能是是寺庙僧人求诗。因为前面游记里说了,山上寺庙的僧人都认识苏轼,而且在开先寺有主僧向他求诗。

其二是这首诗的第二句有其它版本为“远近高低各不同”,也有人说是“远近高低无一同”或“远近看山总不同”,孰对孰不对呢?但从本篇游记看,应是“到处看山了不同”对。一是文章印证,二是苏轼确实在庐山到处看了不少山。

苏轼的文字雅俗共赏,有时雅到你无法神往,如《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有时候又俗到你无法想像,如《洗儿戏作》:“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这里倒不能说“远近高低各不同”不像是出于他之手,而是说“到处看山了不同”在这篇文章中更符合语境。

第二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苏轼评点李白和徐凝的庐山诗作。大家都知道,李白写庐山的诗大概有这么三首,其一是小学生都会背的《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其二是《望庐山瀑布》:“西登香炉峰,南见瀑布水。挂流三百丈,喷壑数十里。欻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仰观势转雄,壮哉造化功。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空中乱潈射,左右洗青壁;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而我乐名山,对之心益闲;无论漱琼液,还得洗尘颜。且谐宿所好,永愿辞人间。”其三是《登庐山五老峰》:“庐山东南五老峰,青天削出金芙蓉。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那么徐凝又是何许人也?他又写了怎样的诗篇敢和诗仙一比?

徐凝,唐元和间人,与写“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的张祜差不多同一时期。他有一首非常出名的诗,叫《题开元寺牡丹》:“此花南地知难种,惭愧僧闲用意栽。海燕解怜频睥睨,胡蜂未识更徘徊。虚生芍药徒劳妒,羞杀玫瑰不敢开。惟有数苞红萼在,含芳只待舍人来。”深得白居易的赏识。此时史上也有徐凝和张祜较量诗艺的传说,这里不再赘述。

那徐凝在庐山是写了怎样的诗作引起了苏轼“不觉失笑”?我们来看一下徐凝写的这首《庐山瀑布》:“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这首诗也不错啊!用喻恰当,气势也大,苏轼怎么能断定其为“恶诗”呢?

恶诗是什么?一是指拙劣或猥贱的诗。二是指用以谦称自己的诗作。孟郊曾诗云:“恶诗皆得官,好诗空抱山。”这里的恶诗兼含谄媚、迎合的意思,苏轼随便吟一首《戏徐凝瀑布诗》:“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那么徐凝是写恶诗的人吗?

据史载:“至长安,不善干谒,仅游韩愈之门,竟不成名。将归,以诗辞韩愈,有‘欲别朱门泪先尽,白头游子白身归’之句。唐元和中,举进士,官至金部侍郎。”(《唐才子传》)但在《唐诗纪事》里说徐凝“遂归里,优悠诗酒以终。”说明徐凝根本不是谄媚之人,他还是挺有风骨的一个人。

不仅如此,而且上面也说过,大诗人白居易对他也颇赏识,后来明朝人杨基在《眉庵集》里面对“长短句体”赋诗云:“李白雄豪妙绝诗,同与徐凝传不朽”。更加说明了徐凝的诗不应该是恶诗。

我们再看徐凝其它的诗,如《忆扬州》:“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长易觉愁。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诗虽朴实无华,但意境高远,没有一点恶的意思,简直有些化境的味道。再如《七夕》:“一道鹊桥横渺渺,千声玉佩过玲玲。别离还有经年客,怅望不如河鼓星。”同样与恶无关。

徐凝有二首《题缙云山鼎池》,其一云:“黄帝旌旗去不回,空携片石碧崔嵬。有时风卷鼎湖浪,散作青天雨点来。”据说这一首被奉为天下绝唱,后来竟然没人敢题了。还有徐凝的书法著称于时,据《宣和书谱》载:“徐凝,书有行法,其笔意自具儒家风范,非规规于书者。”这样具儒家风范的人笔头岂有恶?

大家知道,苏轼是豪放派的代表,豪放的特点是“视野较为广阔,气象恢弘雄放”,但不免“失之平直,甚至涉于狂怪叫嚣”。苏轼陡然对徐凝诗大肆讥讽,未免不是戏作。我们看游记中写道:“见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不觉失笑”,“旋入开先寺,主僧求诗,因作一绝”,此时苏轼“失笑”于人们对徐凝和李白诗的比较,又恰逢遇“主僧求诗”,此刻心情放松,豪情便至,把名声弱于李白的徐凝戏谑一番也就情有可原了。

第三是苏轼在这里写了多少诗。我们看游记“不觉作一绝云”,“又复作两绝云”,接着

“因作一绝云”,“故作此二诗”,“又作一绝云”,文章最后说“余庐山诗尽于此矣”,我们统计一下,他应该是写了共七首诗。但在文中,我们只看到五首,那么“故作此二诗”中的诗去哪儿呢?书中没有记载,但我们循着文章的线索,我们不难找出这二首诗。游记里提到“择其尤者,莫如漱玉亭、三峡桥,故作此二诗”,那么诗作应该就是描写这二个景点了。

通过查找,我们找出其一就是《开先漱玉亭》,里面有“高岩下赤日,深谷来悲风。擘开青玉峡,飞出两白龙。”“我来不忍去,月出飞桥东。荡荡白银阙,沉沉水精宫。”等名句。其二就是《栖贤三峡桥》,里面有“清寒入山骨,草木尽坚瘦。”“空濛烟霭间,澒洞金石奏。”等这样优美的诗句。

苏轼的文学成就在历史上独树一帜,堪称一绝,他生性豪放,为人率真,豁达开朗,自然且伟大。他的笔墨风流无人能敌,没想到他的一首讥讽诗竟让世人云里雾里,实际上我们看,苏轼的伟大不在他各方面的成就,而在于他的有趣的灵魂。所以我们读他的诗词,学习他的文章,不妨也诙谐一点。(背后国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