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704|回复: 9

如此“一事一议”,忽悠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7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桃源客 于 2016-6-8 00:01 编辑

         在湘黔交界的贵州铜仁碧江区瓦屋乡兰坪村,在景色秀丽的米公山、白竹山下,坐落着三个桃花源般的村寨,它们叫茄冲、茶坪、岩江。
茄冲一角——桃花源般的所在.jpg

                     桃花源般的所在(茄冲一角)
         这三个村民组居住着两百余侗族村民。那里山高林密,空气清新,溪水甘冽,古树苍郁,花草吐芳,鸟翔蓝天,蝉鸣幽谷,山风习习,野趣盎然。那里有着丰富的松、杉、竹等用材林,有榨树、青杠等炭薪林,有桐、茶等经济林,有苦丁茶、亮叶腊梅、野生桂树、桂皮等珍贵树种,有板栗、樱桃、猕猴桃、八月瓜、七叶莲、血藤子等野生果木,有穿山甲、乌麂、石蚌(石蛙)、岩鹰、锦鸡、白鹭等珍稀动物,有灵芝、七叶一枝花、黄精、玉竹、党参、桔梗、麦冬、石菖蒲、霪阳和、百合、金银花等中药材,还有幽深的峡谷、总高五十余米的洞坎三级瀑布、太极水、杉树王等自然景观,有清朝的土碉、解放战争时期的烈士墓等历史文物。
洞坎一景:碓坎潭。该潭为自然形成,与家用碓坎大小、深浅差不多,潭中水天旱不涸,大雨不溢.JPG
洞坎一景:碓坎潭。该潭为自然形成,与家用碓坎大小、深浅差不多,潭中水天旱不涸,大雨不溢
      可是,天赐这一方宝地,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因为那里太偏僻了,交通的不便阻碍了山民与外界的交往,也隔断了他们的致富之梦。以前,村民们走的是山路,运输货物靠肩挑背驮,孩娃们上学读书也要越涧涉水,经济么,自然就一直处于落后的状况了。
      那些年有一个响亮的口号,叫做“要致富,先修路”。当地的村民响应上级号召,分组分户分任务,投工投劳,用长满老茧的双手舞动锄头搭耙,修通了瓦屋至沼田的乡村公路。可是,茄冲、茶坪、岩江三个寨子不在瓦沼公路旁。上世纪九十年代,三个村民组的村民节衣缩食,卖猪卖牛卖粮食,自己集资自己投劳,又修通了从红塘口经岩江、茶坪至茄冲的共约三公里的简易毛坯公路,摩托车和小型车可以摇摇晃晃地通过,树木、药材就只能望路兴叹了。如今,政府部门已将瓦屋至沼田的公路铺了水泥,虽然没有达到交通部下发的《农村公路建设指导意见的通知》规定的“新建公路路基宽度,单车道不应小于4.5m,双车道不应小于6.5m;单车道路面宽度不应小于3.0m,双车道路面宽度不应小于5.5m”,整个路基还没有三米宽,但毕竟已经是水泥路了,而红塘口至茄冲的路却成了被遗忘的角落,一二十年了还是那样的“水”、“泥”路。
红塘口。水泥路从左拐向了沼田,右边是通向岩江、茶坪、茄冲的毛坯路.jpg

红塘口。水泥路从左拐向了沼田,右边是通向岩江、茶坪、茄冲的毛坯路

上世纪九十年代,茄冲、茶坪、岩江自力更生修通了这条毛坯路.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茄冲、茶坪、岩江自力更生修通了这条毛坯路
      也不能说被遗忘了吧,人家毕竟给你修了岩江的桥嘛。
      发源于茄冲垅里的芭茅溪经洞坎、太极水,流过茶坪、岩江,注入瓦屋的施溪河,汇入锦江。该溪水流湍急,平常天过河要脱鞋,稍涨水,人、车就无法过河。于是,几个村民组写申请、打报告,乡人大代表提议案,终于,2014年上级拨款,由某机关干部承包,修了总长15米、宽4米、高2.5米的岩江三孔涵管桥,桥心全是沙土,没有一根钢筋。人大代表的提案和上级确定的方案都是修石拱桥,修的为什么会是涵管桥呢?村民们不去多想。他们永远是那么易于满足,也永远是那么善良。造价多少,村民们不知道,据说共用了六节涵管,买涵管花了好几大千呢!上级投资多少,村民们也不知道。村民不关心,别人也不会让村民知道。村民们知道的是,上级和村民都被忽悠了,因为那样的涵管是经不起洪水的考验的——岩江前方离红塘口不远的地方就曾经用涵管“架”过一铺桥,是为了让从辽冲流下来的一条小小的溪流通过,结果一年不到就被冲了个稀巴烂。看来,承包修岩江桥的人要多给天老爷烧点香,祈求上苍不涨洪水了。

岩江涵管桥.jpg
岩江的涵管桥
      那么宽的河,那么大的水,为什么用几节涵管敷衍呢?当然是为节省资金了。可是,你说是投资不够么,好像又不是那么回事。与修岩江桥的同时,同一个承包者还修了一铺中寨桥。中寨有5户人家共30人。中寨桥不是瓦屋至沼田公路的必经之桥,中寨桥就是为中寨五户人家修的桥,因为中寨住着那个承包修桥的某机关干部的亲戚。和岩江桥比起来,钢筋混凝土的中寨桥可就威风多了。当然,为中寨修桥也没有错,你岩江、茶坪、茄冲三个村民组的二百多村民要过河,人家中寨毕竟也有30个村民,也需要过河嘛。只是,让人疑惑的是:上级给中寨桥的投资是比岩江桥的投资多吗?上级难道认为30人比200人更重要?如果两座桥的投资差不多,那岩江桥没用完的钱到哪去了?

中寨钢筋水泥桥.jpg
中寨的钢筋水泥桥
      不管怎么说,岩江的桥总算有了,至少目前还没有垮。但是红塘口至茄冲的短短三公里路却没有人管了。又是报告,又是提案,还是没人过问。政府的门口和周围年年都在搞面子工程、形象工程、政绩工程,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因为那些工程可以把官员映得红光满面,可以为他们的乌纱帽增添几抹红色。至于帮助农民脱贫致富么,好像与他们这些官老爷无关。其他一些寨子,或者是有人在机关“做事”,或者是有政府机关的亲戚,人家的路就修到了屋门口,修得堂堂煌煌,而茄冲原来也有在交通部门工作的,却因为不愿意以权谋私,所以茄冲茶坪岩江的路就只能是水和泥了。
时至今日,还是这样的“水泥”路.jpg
时至今日,茄冲、茶坪、岩江还是这样的“水泥”路
      不知道是感动了神仙,还是上级真的重视新农村建设了,今年听说上级投资要给岩江茶坪茄冲修路了。可是,几个寨子的村民听到这一消息心里却是一凉——要村民自己出钱!没有文件,没有书面通知,人家说是一事一议议出来的,三个寨子的每个村民要出几百块钱,人口较多的一家要出几千块。当然,几千块钱不算多,还没有贪官收的一个红包多,没有公务员打一盘麻将输赢的多,没有国家干部请一桌客的收入多,没有“公仆”们向二奶三奶或者娱乐场所的小姐随手一掷的多,可是这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向土地要食且交通不便的山民就是一笔大数目了。村民本来就贫穷,如果有钱,还会等那么多年不修路吗?还等人家来“承包”吗?真是鸡脚杆上刮油哦!不出钱可以吗?可以哦,你们不出钱就不给你们修了,上级的投资也就给其他地方了。这一下把村民们吓得够呛,难道盼了几十年的路又要泡汤了吗?于是大家急急忙忙想尽办法去筹钱了。看到这些可怜的村民们,不由得让人想起了鲁迅先生那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名言。
      中央、国务院及有关部门早就规定不能向农民集资和摊派。《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坚决制止乱收费、乱罚款和各种摊派的决定》、《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中共中央《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国家发改委农业部财政部《关于做好2015年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文件都规定了不准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交通部的《农村公路建设管理办法》也规定了“农村公路建设资金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列入地方人民政府的财政预算”、“农村公路建设不得增加农民负担,不得损害农民利益,不得采用强制手段向单位和个人集资,不得强行让农民出工、备料”。这些人为什么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呢?呵呵,你错了,人家领导说了,这不是集资,只是叫你出钱,这也不是摊派,是叫做“一事一议”。
      一事一议!多么堂皇的理由。可是,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农业部《村民一事一议筹资筹劳管理办法》规定,需要村民出资出劳的项目、数额等事项,应当经本村18周岁以上的村民过半数或者有本村2/3以上农户的代表参加的村民会议讨论通过,对提交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审议的事项,会前应当向村民公告,并由村民代表逐户征求所代表农户的意见并经农户签字认可,筹资筹劳方案要报经乡镇人民政府初审,县级人民政府复审,然后在农民负担监督卡上登记并将监督卡分发到农户,还要张榜公布筹资筹劳的事项、标准、数额。“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擅自立项或者提高标准向村民筹资筹劳;不得以一事一议为名设立固定的筹资筹劳项目”。岂能由个别人“议”了就要村民出钱?一事一议,挂羊头卖狗肉罢了。
      难怪村民要说:“农村建设像哄鬼,拿国家钱乱毬扯”、“国家投资修村路,最终资费靠农户”。
坎坷不平的路通向岩江、茶坪、茄冲,致富的希望之路在哪里?.jpg
坎坷不平的路通向岩江、茶坪、茄冲,致富的希望之路在哪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8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队长 于 2016-6-8 09:17 编辑

首先,我想说:不是每一个公务员都打牌!也不是每一个公仆都包二、三奶,言语过激、指桑骂槐!!!(对于一棒子打死一群人的做法,我个人表示强烈的愤怒)
       1、反映问题:首先要做到一分为二的陈述,而不是在文字中倾注憎恨的情感,用事实说话,不需要用艺术的手法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 从文字来看,充分体现发帖人的性格特点,至于什么性格,我就不多论了。
      2、据我了解,这条路(瓦屋——鸡公脑——关舍坪——兰坪——召田——湖南)与湖南接轨,同时这条路是该乡的门面,也是贵州与湖南交界的主干路,道路的硬化、美化直接影响该乡的面貌和第一次来瓦屋乡投资发展人的印象,因此,对这条道路的硬化十分重要。当然,一个决定,肯定不会是全盘赞同,会有各种杂音,有赞同的、反对的、希望扩大范围的、有希望把路拓宽的,意见非常多,想法肯定无法统一。
      3、仔细看了这个贴,我的建议是:
    一是各级政府在做决定之前一定要论证它的可行性,各项论证通过了,做决定者就要有排除万难的决心,一如反顾的做下去,才能实现既定的目标。
    二是要多沟通,工作任务确定下来后,要与群众面对面,不逃避任何问题,多与涉及利益和矛盾的群众直接沟通,阐述理由、结果,得到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也让他们明白政府的良苦用心。
    三是沟通中要学会在一定范围内的妥协,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不管是面对的那一面,双方都要设定一定的妥协度,只有这样才利于问题的解决,才能使目标得到实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8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队长 发表于 2016-6-8 09:16
首先,我想说:不是每一个公务员都打牌!也不是每一个公仆都包二、三奶,言语过激、指桑骂槐!!!(对于一 ...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8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的来看,瓦屋乡的农村公路建设进展还不错,要是楼主到坝黄镇去看看还有多少村庄连泥巴路都没有、还有多少农村公路没有硬化,心里就会平衡点,这毕竟有个轻重缓急,得慢慢来,当然,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1、凡事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佛印看苏东坡是一尊佛,苏东坡看佛印就是一堆牛屎。
    2、在下无需讳言嫉恶如仇的性格,但本文只是就事论事,并不针对任何人。
    3、欢迎读者就本文发表真知灼见,但请看清文章的内容——三个村民组的公路(非瓦屋至沼田的公路)该不该修、该不该由村民集资、就此事的“一事一议”是否合乎规矩,此外还附带了两座桥的问题——否则就说不到点子上,有转移话题之嫌。
    4、至于文中说到贪官之语,说的只是一种现象(如果没有这些现象,习大大就用不着下那么大的功夫打虎拍蝇了),小可既没有指哪棵桑也没有骂哪株槐,请诸君千万不要对号入座。若本文无意中伤害到了谁,在下真诚地表示歉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9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武陵人 于 2016-6-9 19:31 编辑

就是瓦屋乡,丁家溪村、溪坎村、司前村也还有部分村寨公路未硬化,南坪村毛坪溪也没有硬化,不独楼主说的那三个寨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9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康的首要标志就是小康路,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最后硬化的寨子可能要到2020年。没办法,再等三四年吧,谁叫我们住得偏僻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6-10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几句闲话:
      1、本帖在同仁社区发出后,昨天(6月9日)有人拿着打印好的一份《岩江、茶坪、茄冲组关于硬化红塘坑至茄冲公路的协议》(附后)让几个村民组的人签名。该“协议”没有甲方,也没有乙方,因此不知道是哪路神仙要求签订的。
      2、该“协议”不但无甲、乙方,也没有签订日期(可能是临时打印出来的不便写时间),更没有经过平等协商这个签协议最基本的要求和过程。更有奇者,协议最起码是双方各持一份,但是本“协议”却不给签字的村民。
      3、经了解,该“协议”是为了给上级汇报用的,因为“协议”中有一句“经三个村民组群众商议,同意公路硬化采用群众集资结合财政一事一议项目实施”,欲以此证明村民是自愿出钱的。可是出这个主意的“高参”难道没想到,这样的漏洞百出且不合法的“协议”能忽悠得了上级领导吗?
      4、该“协议”虽然说了让村民出钱是“经三个村民组群众商议,同意”的(事实上没有那档子事),但是也承认了该路段的硬化还是让群众集资了(白纸黑字,赖不掉的)。这就回到了帖子中说到的那个关键问题:让农民集资修路,应该吗?合法吗?(“协议”还有些不实在的问题,如红塘坑至红塘口的路段已经硬化,因此不存在红塘坑至茄冲公路的硬化。此为小事,略过。)
      5、这样明显带着欺骗性质的“协议”为什么也有村民在上面签名呢?因为据说是区交通局给了20万,如果村民不签名不出钱,村里就把那20万投到其他地方了。村民们被没有公路的日子害苦了,怕啊!
      6、既然已经有人在回帖中提到了瓦屋至沼田的公路,在此附带说一句:据碧江区交通局内部透露,那段路当初是按国家规定的宽度预算、拨款的。但是,路未修成钱已告罄。停工了很久,追加资金后才修成了那么一条窄窄的路。这其中是否有猫腻,已是不言而喻了。
      本回复可能会让某些人更为愤怒,在此奉上一句忠言:多怒伤身,大可不必。心火旺者,可多食梨、藕、柿饼;胃火亢者,可用山楂、神曲、麦芽炒焦内服;肝火盛者,可服生槐花、生地榆。愿大家安康,也愿农民的负担少一些,再少一些。
      
茄冲公路协议.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6-15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8楼有一个问题说错了:并不是村民意愿签那样的协议。那份协议上有名字的一些村民根本就没签过名,甚至没见过那份协议。有些村民在几千里外打工没回来,也没有委托家人签字,不知道为什么那份协议上会有他们的名字。当真是欺到我们这些农民杆子好哄,欺到上级好骗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8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楼主不幸言中了!7月初的这次洪水虽然不是当地历史上最大的洪灾,但是已让岩江的涵管桥面目全非——涵管被堵塞,不但栏杆全部倒掉,还把桥当头冲出了一个大大的缺口(当然,中寨的钢筋水泥桥安然无恙)。谁该为这样的工程买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