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582|回复: 0

[散文世界] 高义满沙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2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义满沙坝

高义满沙坝
采薇


最早知道沙坝,还是在幼年时期,听父母或父辈们提起,那时还得在前面再加一个地名,组合成“牛郎沙坝”,就跟“普觉寨英”一样,还在另一个乡镇的管辖之下,而后来,沙坝与寨英,都已独立出来,成为与其前缀平级的行政级别了。与父母几乎覆盖全县所有乡镇村庄的全视域相比,我真算得上是个不折不扣的隐士(现在叫宅男),连身处的县城都没有走完,因而,对于沙坝、樟桂溪、火炮岩等地方,从来都只存在于不着边际的想象之中。


很多年后我曾应松桃文学沙龙之邀去过一趟沙坝,日程安排无非是开会,合影,吃饭,然后各乘各车各回各家。我好像是搭乘更晚的车回去的,所以还参加了一个篝火晚会,还唱了几首歌。这次沙坝之行,没有观光的选项,所以只是认识了一些沙龙成员,比如高大帅气的舒滞,热情谦逊的龙文风,也见到了多年前的一些旧友如高瘦如孔乙己的黄豪俊,颇有领导风范的曾南雨,个性很强的江易等等。


高义满沙坝

高义满沙坝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生长在沙坝、工作在沙坝的冰雪,当我刚刚下车走到会场外的广场上时,一个相貌黑瘦穿着朴实的汉子就走过来,热情地伸出手来说:“采薇兄,幸会幸会!”其实这些名字我都在松桃文学沙龙群里见过,有过交流,也多少知道一些人的情况。就拿冰雪来说,我曾经看到过关于他的新闻报道,知道他在极其贫困的家境下坚持写作,人到中年仍孤身一人却从不后悔,沙龙搞的文学行走活动他一次不拉。这次活动,冰雪作为东道主和组织者之一,一直忙前忙后,招待各地来宾,十分热情大方。


在进入会场之前,我抽空瞄了几眼这里的环境。作为被两条同样源自梵净山也同样最终都注入锦江的河流贯穿的两个乡村,沙坝河流域的沙坝乡与太平河上游的冷家坝村,风光实有很多相似之处。除了冷家坝的山更大谷更深之外,两地以之为魂的都是河流,两条河流的水态和流速、布满洁净卵石的河滩、岸上的麻柳与杨树、河边的黄牛与河里的麻鸭,都有着孪生姊妹般的相似度,也都同样的清静和爽朗。若定要找出不同,那么沙坝河则因距梵净山较远而更有人烟味和亲近感,四周也有山峦,却不是高入云霄的险峻难攀,而是农夫可以耕种、稚子可以放牧、学生可以春游的低山丘陵;河岸有坝子但更加宽阔,同样是农村但行政级别更高,房屋更密居民更多也更繁华。


高义满沙坝

高义满沙坝

沙坝河穿城而过,把全乡从中剖成两半,顺着清澈的河流向上游望去,可以看见挑担的农民趟水过河,洗衣的妇女把水花甩出一串抛物线,稍远处还可以看到身着盛装的苗家姑娘坐在石头上摆pose……再往远看,视线已然穷尽,河流蜿蜒着消失在重叠的山坡和茂密的树林之中。回望两岸,但见苍翠的山坡上到处开放一蓬蓬似是李树或梨树的白花,山下是一片平旷的田园,时有各种水鸟掠过水田,山脚下和阡陌间,参差坐落着鳞次栉比的屋宇,多半还是老式的黑瓦木屋,传达出一种悠长如水的岁月感,其中也有不少砖房和高楼,又把人的思古幽情拉回到现代文明中来。


沙坝是一个苗族聚居的乡镇,在当地人的口中,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安花,当地的苗族古歌中唱到:安花有剽悍的好男儿,安花有漂亮的好姑娘,于是不少人认为安花来自苗语,但却没人能说得清它的含义。据苗族作家欧秀昌的理解,安花实为安化,有安抚归化之意,是一个来自汉人政权恩威并施的政策性词汇。历史上曾有过著名赶苗拓业,松桃苗民大多是在这场运动中流落而来的,他们在深山老林聚族而居,少与外界接触,逐渐形成了封闭但自足的文化传统和剽悍但耿直的民族性格。正是这种善恶分明的民族性格,使这里贡献出无数的英雄人物,比如参加过松沪会战、武汉保卫战和三次长沙会战、毙敌无数的抗战老兵吴汉清,对越反击战中的一等功臣、岩龙式孤胆英雄吴良保等等。


高义满沙坝

高义满沙坝


会后吃饭,大家相互敬酒,我在辞谢时说起一件往事,在十多年前的一次酒席中,我因没有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敬酒,而激起对方的恶念并差点遭到暴力袭击。冰雪听了这事大怒,说这事要让他碰上,一定不会放过他,这是对文化的不尊重。当然这事过去已久,我既不知那人姓名身份,也没有起过报复之心,但初次见面的冰雪的热血和仗义仍然让我感动不已。我生长在松桃,对苗族有相当的了解和认识,冰雪的性格,具有着苗族总体的民族性格特征,用一句歌词来说,就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有猎枪。”这样的情形,在我参加过的其他类似活动中,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在外面,人们统一说着言不由衷的制度性谎言,对人的态度基本以对方的身份地位为准,人与人之间完全由利益关系联结,在这样的社会里,无论你是积极迎合还是消极逃避,身心都将受到巨大的消耗,而在沙坝,在松桃文学沙龙群,我没有感受到这些,我不用去对付这些,我的身心得以充分伸展。


后来我经常在多个平台看到沙坝举行的活动,有文学采风,有下乡摄影,各种文化活动频繁来到沙坝,把文明的信息带到了这里的村村寨寨,同时也把沙坝古朴的人文风貌、清幽的自然美景传播到远方,这个既充满朴素的豪情侠气又以开放姿态接纳着现代文明的地方,正在成为各种艺术团体和户外组织的宠儿。


高义满沙坝

高义满沙坝

作者简介


采薇,本名张青松,70后,原籍贵州松桃,现居铜仁。自由撰稿人、音乐人、资深编辑,系贵州省作协会员,碧江区作协常务副主席,《黔东作家》执行副主编。自1994年起,在《民族文学》、《山花》、《章回小说》、《诗词世界》、《华夏散文》、《西部作家》、《通俗歌曲》等各级刊物发表各类文艺作品百余万字。获第三届梵净山文学奖,与人合著散文集《摄氏八度》。有作品入选《2016年中国随笔精选》、《当代文学作品精选Ⅰ》等数十部文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