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50|回复: 0

[小说天地] 《红杏出墙》第五章 开山之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9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杏出墙

红杏出墙
第五章

开山之作

一九九二年,三月里的一天,马骏兴致匆匆,早早的又出门了。


这天,马骏要去教育学院办公室,去谈关于合作办学的事宜。于是,马骏来到学院办公大楼,直奔三楼的院办公室而去。马骏进到学院办公室的外间,对工作人员说:自己要找办公室吴主任,谈点有关合作办学方面的事。此时,一位矮个子中年男人,从里间走了出来,说他就是吴主任。


马骏在吴主任的招呼下,先坐了下来。然后向吴主任做了自我介绍,说明了来意。吴主任听完马骏的话,就向马骏介绍说,教育学院刚成立了个社教中心。该中心就是专门协调管理各院系计划外办学的。叫马骏直接找他们接洽比较合适。吴主任刚说完,自己紧接着又补充一句。说社教中心办公室,就在一楼最顶头一间。叫马骏直接找程老师、程主任接洽。


听了吴主任的话,马骏便立即道谢告辞,离开了院办。然后下到一楼,去到一楼找社教中心去了。


社教中心的办公室,是刚装修布置完结的,连门都是新装的。一看就是那种敲打锣鼓新开张的架势,室内设施,一切都是新的。马骏心想:没错,的确是新成立的部门。


马骏进门,先看了一眼环境,然后向着端坐在靠窗一侧,大概五十出头的那位老师面前走去。


马骏凭直觉,心想:他应该就是程主任,应该不会错。走近后,马骏试探着打了声招呼:“您就是程主任吧!”


“哎,你找我什么事啊!”程主任回答道。


听到程主任回话,马骏接着自报家门,并说明来意。


听了马骏的自我介绍,程主任指了指马骏侧面的一排沙发。然后,程主任端着他的水杯,离开了办公椅。程主任对马骏说:“小马,来,我们坐下谈。”


交谈中,马骏感觉到,程主任对自学考试和自考助学之类的问题,有点云里雾里不明就里的感觉。马骏心想:看来在此之前,他们从没有接触过有关自学考试方面的业务。


马骏及时调整了思路,详细解释了一通,有关自学考试的相关内容。等程主任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马骏才接着讲,自己想与社教中心合作办全日制助考班的问题。马骏向程主任重点阐述了,关于如何合作的问题。程主任终于理解了,也认为是个不错的,值得试一试的新事物,新办学形式。


程主任听完了马骏表达的内容,稍停顿了一会,接着又做出为难状。说学院有规定,社教中心只是对内服务,管理院系及教职人员开展的计划外培训业务。对于外面来人挂靠这等事,还没有先例。然后,他又留有余地的对马骏说。他得把这情况和管教学的蒋副院长交流一下,听听蒋副院长的意见。叫马骏过两天再去他那里。


过了两天,马骏又去了。程主任说,跟外面个人合作还是不行。他看着马骏,接着向马骏提了个建议,说:“小马,你岳父不是本院老师吗。叫他代替你签下这个协议,挂个名不就变通了。”马骏听了这话,如醍醐灌顶。拍着脑门说:“是呀!怎么我就没想到这么操作呢!”


其实马骏哪敢这么想呢。才与新的单位第一次接洽,才初次见面。再说,马骏在外做事的原则,就是不想让家里人掺和,除非万不得已。


就这样,后来谈妥的办学协议,在乙方一栏落下的,是马骏老岳父的名字。虽然协议上,落下的是他的名字,但他却从没享受过任何与此相关的待遇。


一切安排就绪,秋季首届全日制自学考试助学班,招生宣传工作即将展开。马骏嘱托阿明在小河那边,多注意点,多花点时间。说自己得多抽出些时间,为全日制招生工作多做些准备。


当时间进入到了六月份,马骏就理好了招生广告内容,立即送到河滨印刷厂印刷。自己又送了一份到省广播电视报社,联系在报纸上刊登招生广告。因为那时的电视周报是覆盖全省的,销量很可观,影响面极广。


首届招生,九月初入学。这届共招收三个专业,学生进校接近两百人,应该说是很不错了。


这种针对高考落榜生,招到省城来,按大学的教学模式进行正规授课的形式,马骏他们算是第一个吃螃蟹、开先河的人了。


马骏看到了较为明朗的前景,为了使自己全身心投入。这年底,马骏就办妥了停薪留职手续。没有了原单位的工作羁绊,马骏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刚开办起来的全日制助考办学之中。


全日制助考班第二学期刚开学,春节过后不久的一天,在教育学院的办公室里,阿明试探性的又提了个问题。


阿明说:自己所在的企业要垮了,老婆也就没班上了,还有个断奶没多久的女儿。他看了一眼马骏,接着说:自己保管的办学经费,反正都是存的活期,利息也不多,就不要上账了,就算做对他往返小河的交通补贴算了。


马骏正在埋头做事,根本就没认真听,也没往深处想,就随口说了声:随便吧。就这样,便被阿明看成马骏已经默认他的要求了。也可以说,马骏当时以为,阿明指的是眼前那一年的利息不上账。马骏并没想到,阿明就一直这么干下去了。让马骏吃尽哑巴亏,有口难言。


要知道,全日制招生的所有学杂费,开初都是由社教中心负责收费并管理着的。是阿明多次在马骏面前抱怨,说用钱取钱很不方便,叫马骏找程主任商量,把办学经费全部挪出来自己管理。马骏为此事,找过几次程主任,甚至和程主任有过激烈的争论。


虽然经费转出来了,从此以后都由自己收费和管理了。但从那往后,程主任以及社教中心人员,对马骏却抱有深深的成见,甚至耿耿于怀,十分不爽。马骏心想,两人做事,总得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吧。这锅自己背了,往后多让阿明与他们进行工作沟通就是了。


可关键是,马骏想过没有,自己把人全得罪了,所获利息却又全被阿明一人独吞了。这事是多年后,马骏才反应过来的。有一次,马骏在广场上遇到程主任,摆起以前的往事。程主任无意中告诉马骏:当年社教中心想代管办学经费,其实也就是想占那点利息的便宜。马骏当时听了,如雷贯耳,如梦方醒。但马骏没有失态,没有在程主任面前流露出任何破绽,更不会说自己没得一毛钱利息。但心里却是一下子亮堂了起来。也就是有句俗语说的:耗子搬仔,给猫忙活。并且,这不仅仅只是点利息的问题,关键是自己被亲密的合作者操弄于股掌,竟然浑然不知。


事情过了就过了,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为何现在马骏又要提起呢。呵呵,这可一点都怪不到马骏头上。要怪,就又得怪阿明自己了。马骏本来想,往事如云烟,钱财如粪土,过去的,早已是烟消云散,何必自寻烦恼,又去追寻呢。可阿明没这么想啊!他至死都想要让马骏继续背锅,继续唱白脸,好让他自己完美的落幕。


看过开篇的,应该记得,里面有提到马骏偶遇赵立老师这回事吧。就是赵立那无意间提起的最后一场晚宴,也正是这一场落幕的告别宴,激起了马骏奋笔疾书的欲望,决定讲讲背后的故事。


偶遇赵立老师那次之后,也就是阿明走了近半年以后,马骏才真正沉下心来,慢慢回望和梳理过去的一些往事。马骏大概估计了一下,自己与阿明合作的那些年,那笔额外的利息收入,其实是很可观的一笔数字。想想,九十年代的利息有多高啊。再说,到了一九九三年,累积两届学生同时在校以后,每年一次性收的全年学杂费都得超过百万。校舍租金和管理费等,都是按学期划拨的;人员工资和教师课酬是按月支付的。也就是说,至少有一半的收入,他可以存半年甚至九个月定期或者挪作他用。因为马骏只看账本,从没见过阿明的存款存折。更主要的是,马骏有顾忌,这也成了马骏的软肋。马骏生怕和阿明提起有关钱的事,怕引起不愉快。因为先前,马骏老岳父和庆丰都说过,不是很看好马骏和阿明的合作。若真在合作中,闹出点动静,就怕他们戳脊梁骨。他们肯定会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这笑话,马骏承受得起么。


以上这些,虽说是废话,但的确是阿明请社教中心的告别宴所引诱出来的。但请了就请了,如果不是赵立提起,也就过去了。可偏偏让马骏偶遇了赵立,而赵立又恰恰提起了这件事。于是,马骏很生气;马骏生气了,后果很严重。马骏想:我马骏为你背了二十多年的锅,好处你全占了,你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想着要为马骏挖一坑。这不就把我马骏逼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么。哎,全怪赵立提起的那场晚宴。否则,马骏是不会费笔墨写这些烂事的,朋友们也就看不到这一系列的故事了。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马骏不知道。


下面,言归正传,继续后面的故事。


一九九四年,马骏已经忙活了几年了,已到了不惑之年龄。自己还没安居,是何等的汗颜啊!那时期,尽管是省城,可开发的商品房也是极少,极难寻找的。经多方打探,马骏终于在市中心喷水池寻得一处正在修建的公寓大楼,说是电梯房。那时期,这栋公寓楼还算是贵阳市第一栋带电梯的住宅大楼。阿明说:那我们要买到一起,住到一起。其结果是,两家各买了一套,同面积、同户型、同楼层,隔墙邻门而居的房子。迫不及待的马骏,九五年就搬进了新居,从此结束了在贵阳无房的日子。时隔不久,阿明一家也从小河搬过来了。


多年后,马骏明白了:原来,这阿明需要你的时候,采取的是人盯人的战术,随时看住你,随时让你在他的视线之内。你却以为很温馨、很舒服。就像温水煮青蛙,被麻痹住了。马骏就是这样舒舒服服,被麻痹住的。


再讲一件风马牛不相及的的小插曲:九四年招生,马骏跟轻工校(马骏的工作单位)签的校舍保底人数是两百人,约定对方要按二百五十人的规模提供保障。其结果是,学生进校超过了二百五十人,该校却只能提供二百人的宿舍,并且已无潜力可挖。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又只能把法律专业迁往花溪农院,与上届法律专业同处一处。农院那里虽有教室,但课桌椅不够,得自己解决。


火烧眉毛的事,马骏急忙跑到瑞金北路贵阳校具厂,定制二十五套课桌椅。厂长问马骏如何开票,马骏跟厂长说,按实收价格开票就行。因此,对方就按给马骏每套单价一百九十元开票去了。当厂长去到隔壁财务室交代工作的时候,马骏顺手翻翻挂在墙上的销售单据,想看看他给别人开的价是多少。马骏突然眼前一亮,竟然有张轻工校的购货单存根,跟马骏一样的课桌椅,单价却是每套二百九十元,每套比马骏贵了整整一百元!并且,他们购买的数量可比马骏多得多,总共是一百多套啊!马骏想:是哪个龟孙子,也太黑了吧!


那时,一个教师的月薪才多少啊。这一刀就砍去一个教师好几年的薪酬。马骏最鄙视这种吃窝边草的蛀虫。心想,这都是体制的弊端,怪不得谁。就好比粪坑不除,何以怪苍蝇呢。过了二十多年了,马骏才在这里扯闲谈,对当事人已无碍,就是告诫一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就偷着乐吧,这只是你其中经手的一小单,不知你吞下了多少不义之财哦!这是题外话,算我多嘴。下面说点阳光的,带点朝气和激情的故事。


自从马骏和阿明搭档后,庆丰就与办全日制助考班无缘了。他除了几个业余助考班外,就是更多的兼职上课。


一九九三年秋,一次小小的意外,庆丰的命运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折和变化。庆丰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就因为过于重情义,没把握住分寸,酿成了无法收场的不良后果。看似影响极深的不良后果,后来竟然是坏事变好事,或者叫绝地逆袭,或者叫牛气冲天,或者叫因祸得福,归根结底一句话:竟然成全了他。


原委是,马骏三年前在平坝办的教学点,还有不少学员在继续参加自学考试。由于以前庆丰在平坝上课时,与部分学生建立了不错的交情。又因为自学考试,会计专业的改卷工作,都是由财院会计系承担。他就想利用此便利,为自己的学生行方便。在改卷期间,有一次,他把装有平坝考生的试卷,悄悄带回财院的单身公寓。然后又电话通知他的两名学生从平坝及时赶过来,到他那里修改答案。第二天,庆丰才把修改过的试卷袋交回系里。此过程却被人盯梢了。因为系领导,早就对他在外过多的兼职,很有看法。这次算是终于抓到了把柄,想借机好好搞他一下。


关键是,这两学生也糊涂。他们不只是修改了自己的试卷,还顺带修改了他们关系要好的,其他同学的试卷。这笔迹可就更是大不一样了,傻子都看得出来的。唉,这庆丰办了如此大的一件蠢事,真是一时糊涂啊!其结果就是,省教委得知情况后,督促财院给了庆丰留校察看的处分。察看也就一年,照理说,处理结果一点都不过分,对他的未来也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这庆丰倒好,反倒是一付得理不饶人的态度,成了他甩锅撂担子的口实。他心想,自己本来就嫌这学校是个鸡肋,碍了自己的手脚。这下,学校反而给了自己就坡下驴的机会。庆丰横下心,找到学校领导,说自己辞职不干了!学校领导对他说,就这么个不痛不痒的处分,一点都不碍事,叫他慎重考虑。庆丰是已经下了决心的,怎么挽留都没用。庆丰回去告诉家里人,老婆一听,也很生气。说:你一个高校老师,好好的工作,辞什么职。老婆是坚决不同意庆丰辞职。再说,庆丰的岳父母都是省军区的老干部,思想本来就保守,更是觉得对此事无法理解,认为庆丰不可理喻。


庆丰和他妻子小李,原来是中南财大的同学。庆丰是湖北天门人,毕业后分配在湖北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工作;小李分回贵阳,在省工商银行工作。两人结婚后,由于分居两地,庆丰才申请调来贵州财院的。好不容易调来团聚了,现在女儿都快三岁了,一家人的小日子,原本也是过得其乐融融的。这下,他突然要辞职、要下海、要去深圳。全家人的一致意见,就是理所当然的坚决不同意。庆丰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决心下了改不了,十头牛也拉不回,最后闹到了离婚的地步。即便离婚,他也要走。小李心想:这人已经没救了,随他去吧。自己还年轻,又漂亮,原本就是校园一枝花,还愁自己没人要。狠狠心,放手成全了庆丰。


一九九四年初,庆丰离婚了。一个三十大几的人,背着行囊,独自闯深圳去了。


马骏再见到庆丰,已是三年以后的事了。


一九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肆虐时期,庆丰又来到了离别三年的贵阳。庆丰以前对马骏说过,自己从湖北调来,在贵阳也没什么朋友。他这次一到贵阳,就转弯抹角又找到了马骏。他告诉马骏,他住在贵州饭店。要马骏同他一起,去北京路一家餐厅吃晚饭。那是一家音乐餐厅,他还叫了一位专业小提琴演奏者为他俩伴餐。饭后,庆丰邀马骏去到贵州饭店他的住处。那晚,他俩谈了很久。当然,马骏更多的是充当听者。听他摆,他在邓老爷子画的那个圈子里,如何的乘风破浪,如何的自由翱翔,如何的施展拳脚,等等故事。下面就是他告诉马骏的,他去到深圳后的一些境况:


一九九四年,春节过后不久,庆丰离开的贵阳。到了深圳,他根据自己的资历、能力和学历,应聘到一家国营百货公司做主办会计师。


那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国有企业。他进去后,首先理顺他们的财务管理系统。重新建立起新的三级财务管理制度,又建立一套新的分配奖励制度,被管理者所采用。


当年末,一位香港老板找到他。香港老板说:他亲眼目睹了这家国企的起死回生,认定一定有位能人相救。他经过打探,知道了庆丰这个人。这次是慕名而来,许以高薪,要挖他走。庆丰说:我没那么大能耐,高薪就算了,还是共担风险好。


这香港老板,就是准备开一家大卖场,其业务与这家国企有几分类似。挖庆丰是有很大战略目的的。就是既挖了对方墙角又壮了自己阵营,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庆丰已经窥得他的用意,就说:我去你那里可以,高薪我就不要了,你就按利润给我提成,每月预支给我生活费,在今后分成中再扣除就行了。如果可行,我们就按这个思路具体谈细节。


香港老板听了,答应了庆丰的建议。最后,他们谈妥了利润分成比例,暂定两年的合约,满两年结算所得。


两年后,那时深圳正在进行市域扩张,大力开展退二进三的企业改造和城市扩建。按规划,要让原先地处市区边沿的生产加工型的工厂,向郊区外围搬迁。恰逢其时,正值庆丰的两年合约也到期了。经结算,他分得了两百多万现金。他决定不再续约,谢绝了老板的一再挽留,决定自己创业。


庆丰在华强北路,当时工厂密集的区域,寻得一座招租的空厂房,一共五层楼,有数万平方米。他觉得,周围这些工厂都要陆续搬离出去,未来前景一定看好。可以说,这里会成为未来商圈的另一极。


他决定租下了这栋楼,接着签下租约,交了定金,开始筹划。除一楼分割一块作为休闲餐厅外,一至四楼按照妇女时装城的标准,进行规划和设计布局,一共隔出了四百多间大小不一的独立铺位。顶层,除去一小部分作为自己公司的办公用房外,余下的全作为儿童乐园使用。底层到顶楼,全部安装双向扶手电梯,方便购物。


规划好以后,制作户外宣传广告和宣传单,对外开始招租和收取预定金。就此一项,他收了几千万的商铺预定金。有了这一大笔钱,他便加快了装修和改造的进度。


九七年初,坐落在华强北路,取名为“新大好时装城”的一座崭新商场至此正式开业了!


记得孟子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等等,这一说么。任何人做任何事,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一帆风顺,轻易一步就能走向成功了。庆丰也一样,也得起点波折,经受点考验。


开业当年,恰巧遇上爆发了亚洲金融风暴。市场和经营者,都多少受到一些冲击,深圳也不例外。


他这刚开业的时装城,当时的位置还算偏,正处于退二进三的转型期,租户们的生意肯定不会很好,得熬过一段时间。这不,一张张合约才签不久,开业也不久,有些租户就跳出来,说生意难做,开始喊减租了。这弄得庆丰有点焦头烂额,日子有些难熬。


他这次来贵阳,一是帮前妻的弟弟带来一个时装品牌,出钱帮一把,让他经营。二是跳出来,自己好在千里之外,遥控指挥。叫手下人,去找当地政府和公安帮着摆平租户涌起的风波。


谈话间,他故意问了问马骏,说:你说,我该怎么办好。马骏心想:你这不是考我么。


但马骏还是讲了点自己的看法。庆丰听了,就说:你这跟我的想法一样啊!就是,钱是不能退的,租是不能减的,一切按合约办事。因为商场如战场,兵败如山倒。本来只有部分人的生意做不走,你一旦开了减租的口子,结果全都要你给减租。所以说,自己宁愿把钱花在其它方面。比如,扩大广告宣传,改善购物环境等,把对租户的支持放在这些有正面意义的促销活动上。后来确实如此,庆丰甚至请到了当时中央台少儿节目的主持人鞠萍,来到他的商场儿童乐园搞元旦新年的互动活动。活动很成功,轰动全城,人气爆棚。


几个回合,他就跳出了旋涡,避开了风潮,顺利度过了短暂的危机。那次见面后,他俩一别又是两年。


一九九九年,受庆丰多次之邀,趁年初到顺德进货之便,马骏专程从佛山去到庆丰那里。这一次,也是第一次,看到了他的商城外观。正面硕大的一面墙体,上方镶嵌凸出的“新大好时装城”几个金色的魏碑字体,字体上方及旁边,镶嵌一鲜红飘带图案,极具动感,熠熠生辉。


马骏刚到一会,庆丰就特意的打电话,把他的新婚妻子叫了回来,向马骏介绍。他说是让马骏认识一下。其实,这不就是有意要亮一亮马骏的眼么!


庆丰的现任妻子是深圳航空公司的空姐。他说,他是一次在飞机上,给了她一张新大好时装城董事长名号的名片,就说欢迎她光顾。然后,再然后,就有了现在。看来,有了身份,有了钱,这人做什么事都毫不费力了。就如姜太公一样,拿个直沟子也是能钓到大鱼的。这愿者上钩,凭的就是实力和魅力。


一九九九年,他的时装城已被评为深圳十家效益最好的公司之一。他告诉马骏,商场每个月收租金四百多万。商场大门前面的一大片空地,都是经营无烟类的冷饮水吧之类,每月可收十余万,作为老婆的私房小费。老婆已经辞掉了航空公司的工作,不上班了。当晚,庆丰和马骏就在他商城一楼的休闲餐厅吃晚餐。这休闲餐厅里的老板,就是他下面的二老板了,反复过来打了几次招呼。


第二天马骏回到了贵阳。后来,两人虽有电话往来,但从此没有再见过面。


庆丰后来在华强北打造的是国际商业新模式“豪布斯卡”。也就是集超市、酒店、百货、文化娱乐等,现代化、多功能、综合性商业街区。他现在的企业是,深圳新大好国际投资集团,自任董事长。


相关阅读


《红杏出墙》第一章  迎春花开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4269-1-1.html

《红杏出墙》第二章  天性使然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4386-1-1.html

《红杏出墙》第三章  旁门右道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251-1-1.html

《红杏出墙》第四章  一念之间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250-1-1.html

《红杏出墙》第五章  开山之作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879-1-1.html

《红杏出墙》第六章  鸡飞蛋打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995-1-1.html

《红杏出墙》第七章  积重难返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6246-1-1.html

《红杏出墙》第八章  得失之间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710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