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5|回复: 0

[小说天地] 《红杏出墙》第七章 积重难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杏出墙》第七章 积重难返

《红杏出墙》第七章 积重难返
第七章

积重难返

一九九七年,秋季开学后的工作忙完了。这个时候,马骏呆在家里的时间也就多了一些。某一天,马骏跟江宏说,多去隔壁做做超美的思想工作。语言得婉转一些,但又得让超美领会其中的意思。就是要让超美知道,阿明如果不能实现生一个儿子的愿望,他们就有婚变和家庭破裂的可能。超美应该知道,如果真到了那一步,阿明老父亲为了抱孙子。他一定是全力支持阿明的,不会站在超美这一边的。因为他老父亲本来早就迫不及待、等不及了,天天盼着抱孙子。


时隔不久,也许超美早有感知,也许经过一段时间的利益权衡,超美终于想通了。为保住婚姻和完整的家庭,自己悄悄跑到私人医院去把环取了。取环这件事,她首先告诉了江宏,还叮嘱江宏不要告诉马骏,她说怕马骏转告给阿明。她说自己想先瞒着阿明,不想让阿明在她还没怀孕之前就知道她取环了。她对江宏说,主要是担心怕怀不上。说自己取了环,结果又怀不上小孩,那阿明不是就更有理由嫌弃自己了么。


细想,超美这种担心,的确是有道理的。所以说,女人比男人心细。她说第二呢,如果真怀上了,到那时再让阿明知道也不迟,算是给老公一个突然的惊喜。或者算作送老公一份意想不到的特别礼物吧。


如此看来,这超美还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考虑问题十分的周全。设想到了,自己该何时出牌,得把握好时机。好让自己在事态的发展中,可进可退,收放自如。


快到年底,超美真怀上了。她到医院进行了两次复查确证,证明自己千真万确的怀上了,才喜气洋洋的告诉阿明。超美从阿明的反应中,虽说阿明听了很惊讶,但并不是超美所期待的那种惊喜。接着,阿明对超美说,虽然怀上了,但也要等B超鉴定了性别,才能决定要不要。既然要生,就一定要生个儿子。


等到了能做B超的时候,阿明带着超美,去到省医找到约好的阿福。然后阿福就带着超美,让医院可靠的同事,给胎儿做了确证性别的B超。结果显示,千真万确是儿子。这下,超美放心了;阿明放心了;全家人都放心了。


做完B超的第二天,阿明早早的就起床了。超美还在迷迷糊糊地睡着,动都懒得动。因为阿明一夜都在翻来覆去的,搅得她也跟着没睡好。超美心里知道,自己经过了多年的思想斗争,拖了那么多年才下的决心,现在终于实现了阿明的愿望。阿明肯定是为这盼望已久的喜事,高兴得彻夜难眠的。所以超美很理解,一点也没责怪他。随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为高兴事而彻夜折腾。


阿明起床后,还没洗漱就先到马骏家敲门。约马骏早点到办公室去,说有重要事与马骏商量。马骏听了,也赶紧洗漱和准备早餐,吃完就和阿明一起出门了。那时已经有了一辆车,阿明开车,很快就到了新华路办公室。


进到办公室刚坐下,阿明就急着烧水,然后给马骏泡了杯茶,放在马骏面前。马骏心想:耶,今天怎么了,如此殷勤。看来,这心里一旦装了久旱遇甘露的开心事,这表现都大不一样了!


然后,阿明坐下了,对马骏说:“今天这事,我得慢慢给你讲。”


马骏感觉阿明有点反常,心想:这昨天才做了B超,高兴都还来不及。这下,怎么这脸又有点阴沉下来的样子。以前说话,往往都是迫不及待,开门见山的。今天像是肚子里有话,一时又吐不出的样子。


两个都默不作声,停了片刻。马骏时不时看一眼阿明,发现阿明老把目光落在别处。阿明终于出声了,是憋出的两声干咳。像是想通过这两声干咳,再把话给咳出来似的。马骏又看到阿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头埋得低低的,像小学生认错一样。接着轻声的说:“老马,我今天得跟你讲老实话,其实小玉也怀孕了,还先怀上的。”说完这句,阿明把头埋得更低了。同时,也是在静观马骏的反应。


马骏听到小玉两个字,瞬间反应过来。阿明说的小玉,就是唐小玉。该来的,终于来了,躲都躲不过。虽说好久没见到小玉了,但马骏总觉得这小玉不明不白的消失,这事很有些蹊跷。这突如其来的,终于真相大白了。


沉默了好一会的马骏,终于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轻轻吐出对阿明的问话:“你怎么会如此荒唐呢?你到底想要谁给你生儿子呢?”


“我不知道老婆把环取了,她先没告诉我。老婆是已经怀上了才告诉我的,搞得我措手不及,很被动。”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很被动。这等事你也打算脚踏两只船,让两女人同时都给你生儿子是吗?”


“老婆还没怀上之前,就带小玉做的B超,是男孩,还是双胞胎。小玉还说她家有生双胞胎的遗传。得知老婆怀上的时候,我还得等老婆做完B超,才好做决定。如果老婆怀的不是儿子,就打掉算了,反正小玉保留着的。现在既然老婆怀的也是儿子,那我肯定是要站在老婆这边的。问题是,现在小玉怎么办呢?”


“别人怎么知道你怎么办呢!你拖了人家这么久,人都完全成型了,你作孽哦。你现在才想起,来问我怎么办。你应该在家问问超美怎么办啊!她是女人,她知道该怎样理解女人。这等事,你也敢玩太极,还搞双保险。唉,都这时候了,骂你也没用了。我问你:你到底是怎样安顿人家的,你得仔细把来龙去脉讲给我听听。”


“我在大营路进百花山的路砍下,一个老小区里,给小玉租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租的是五层楼的顶层。当时房东急需钱,要一次性付两年的租金,只要五千元。租金确实很低,我就按房东要求,一次性付了两年的租金,租下来了。今天带你去看看,我叫小玉多买点菜做好饭,我们去吃午饭。”


马骏想:这人真厚颜无耻,出了那么大的事,自己说起话来,仍然像在摆别人家故事一样。马骏打定主意,就随阿明一道去看看;看他阿明是如何安排的。


临近中午,马骏跟着阿明去了。进门后,马骏看到这小家庭,还真安排得有模有样。因为这房子,原先是房东住着的。所以家电及生活用具,一应俱全。小玉准备了三菜一汤,还买了些卤味凉菜和几瓶啤酒。其实这小玉,原先在办公室里,看到马骏是有几分拘束的。现在,她倒也像个家庭小主妇一样,还热情的招呼着马骏。左一个马老师右一个马老师的,搞得马骏十分难为情。此时的马骏,感觉自己就像是猪八戒照镜子一样的难堪。稀里糊涂,云里雾里的,不知自己跑来做什么。又一想,这阿明不就是有意的,让自己来看看他温馨快乐的小窝么。对于他们的这种状况,马骏还能说些什么呢!


马骏心里又想:你这阿明,胆子也忒大了吧!竟然也狡兔三窟,玩起了金屋藏娇这出把戏来了。你小子,到底用的什么手段,把个小女生玩得团团转,心甘情愿藏在这,还愿意等着为你生娃。你到底为人家许下了怎样天方夜谭般的诺言,能把人哄骗到这个地步,也真是服你了。难怪这段时间,汽车加油如此频繁,耗油那么多。原来是你小子,整天开着车到处飘,到处风光去了。


这汽车基本上都是阿明在用,他几乎天天夜不归宿,经常通宵达旦在外面与他的狐朋狗友小老乡打麻将。他岳母每次来她二女儿这,偶尔也会找江宏说说话。时常在江宏面前,抱怨阿明夜不归宿。不过,大家都只知道他爱打麻将,抱怨他麻将打得太多,但绝不会想到其它方面去。


马骏感觉很尴尬,吃完中午饭,赶快逃离。过了两天,马骏又出差去了。


到了广东,当天订完要进的家具,第二天等汽车装完货,看着汽车开走。第三天,马骏去到东莞学生就业的几个厂,依次看看和了解他们的状况。又住了几天,等着和接待送过去的最后一批就业的学生。等安排完这些工作后,马骏再回贵阳。回到贵阳已是十天以后的事了。


回到贵阳的第二天,马骏一早就到了办公室。阿明起得晚,十点左右才会去到办公室。阿明一打开门,就像喜事临门一样,一阵春风似的扑了进去,口中同时喊道:


“老马,我问题圆满的解决了!”


马骏没当回事的说:“说来听听,我正想听故事。我才离开十多天,莫非你又有了什么新花样了。”


“省医那位好兄弟,阿福帮的忙,帮我解决了麻烦事。他先串通好了妇产科的医生,然后让我带小玉去,说是孕期健康体检。检查的时候,医生告诉她,说是宫外孕,对孕妇有极大的生命危险,得赶快终止妊娠。就这样,顺利的做了引产手术。”


“你这也算是天大的好消息么。你也不想想,那可是你的亲骨肉哦,你自己说的还是双胞胎。这可是笔大帐哦,什么帐都得还的,你也不算算。小玉那,你真的就这样,一切都不用管了?”


“近段时间,我还得去她那里,安慰照顾一下。等她恢复过来,我就想办法解脱!”


省医那位阿福,后来也是招了报应的。在当药房办副主任期间,吃采购药品的大量回扣,东窗事发被判了好几年,扔进了高墙内,到现在都还没有爬出来。


听了阿明刚才那番话,马骏心里骂道:你个流氓地痞王八蛋,干这么大伤天害理的事,你也心安,不怕遭报应,还如此心安理得,还感觉自己就像是喝下一小杯凉开水那么轻松。


马骏以此判定,这家伙是个危险分子,自己怕他再引来祸水殃及鱼池,决定趁早逃离他,赶快离他远点。


此时的马骏,身上已经有种魔鬼附体的感觉。好像这无形的魔鬼,正在往自己的灵魂里面钻,身上时时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过了春节,马骏和江宏商量后,自己悄悄跑到交通街,重新另外买了房。马骏已经有了恐惧感,没敢再告诉阿明,怕魔鬼跟着跑。可是,看到都快修好了的房子,却一直拖到年底才交房。年底得到了钥匙后,马骏才告诉阿明,说是江宏的同事转给自己的。这个时候,那里的房子早已经卖完了,阿明想买也买不到了。


一九九九年,马骏搬到交通街去了。后面再接着处理和阿明的经济利益问题。也就是得把钱从阿明那里分出来,因为钱都是由阿明管着的。当然,后面还有一系列事情的善后。


几年后,大概是二零零一年的九月份。一天中午,马骏经过富水南路,看到一身体单薄的女子,蹲在人行道马路牙子边。一只手支撑着行道树,低着头,看侧脸有点面熟的感觉。马骏在侧后方,试着喊了一声:小玉。她突然抬起了头,的确是小玉。她慢慢站了起来,叫了马骏一声:马叔叔!原来在培训中心,她是叫马骏马老师的。怎么一下改口了,马骏感觉很诧异,一时感觉不适应。


这时,马骏仔细打量着她,明显感觉眼前的小玉已与原先的小玉判若两人。脸上无血色,无光泽,脸也感觉变小了,颧骨比以前高,两个小酒窝也不见了。头发也像缺了营养,僵直着,少了柔性,没有了过去的飘逸感。昔日的鲜活亮丽已不复存在,马骏看着,为她感到几分悲凉,心生怜惜。


马骏问她:“你蹲在这里,无精打采的,是哪里不舒服吧!”


小玉说:“我从省医过来,本来想看一下有什么病。人太多,我就懒得看了,想从这坐车回我住的地方。”


马骏说:“走,那斜对面的琴行,是我和别人合伙开的,去我那喝口水休息一下吧。”


坐下后,马骏问:“小玉,莫非你这几年,一直是待在贵阳的。工作情况怎么样呢!”


小玉却顾左右而言他。一付酸楚的样子,却又突然强作起精神。然后愤愤然、满腔怒火的,说阿明玩弄了她,欺骗了她。她说,阿明告诉她,说自己马上要离婚了,只要有了小孩,然后一定要娶她的,把前途描绘得天花乱坠。结果把自己骗惨了,坑惨了。好端端的身体,都被他那个大流氓给完全整垮了。


马骏安慰道:“别太激动,你又说身体可能有病,就更需要心平气和,有话好好说,免得影响自己身体。”


小玉接着说:“今天我叫你马叔叔。其实我一直是把你当长辈的,只是原来没有这么叫。不晓得马叔叔知道不,我和阿明怀过孕,打过胎。好几个月了,是引的产。引产后不久,就很少看到阿明了。我住的那里,你和阿明去过一次,是知道的,住在顶层。动了那次手术,身体一直恢复得不好。开始,他给了点钱叫我买点营养品。后来他就什么也不管了,人也见不着了。有一次,我在街上发现了他的车,我就跟着他的车,找到了他家楼下。后来有两次,我就在他楼下等,叫他给钱看病,恢复好我的身体。他不但一分钱不给,还动手打我,用脚踢我。我扶着车门,都把我踢滚到车门底下睡起。他说,我再去到他家楼下,就见一次打一次。我后来不敢再去了。身体稍好些后,我去找了份工作,是针对外来人口的民办学校,给小学生上课。这上课也很累,常常头脑发晕,体力不支。我实在不想再干了,这学期开学我就辞职了,先养养身体再说。所以今天能凑巧在这里遇到你。”


整个过程,马骏看到她两只眼眶噙满泪水,随时有滴落的可能。马骏也只能是苍白无力的安慰几句。


马骏说:“你干脆就回江口去算了,在当地找份事做可能更好些,至少那里有家人、有亲人,互相有照应。”


小玉说:“我心不甘,我要暗地关注。我看他阿明有什么好结局;我看他能发达到什么程度。看看老天公平不,看他招不招报应。”


这小玉,说起话来,嘴巴倒是很利索,越说越激动。


马骏说:“这又何必呢,自己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年纪轻轻,来日方长。人生难免会一时走了弯路,会摔了跤,但只要能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前程仍然一片光明。千万别想不开,耽误了自己的一生。”


小玉说:“是的,马叔叔说的也是。”


马骏心想:一个羸弱小女子,虽然一付恹恹的样子,可内心也还是蛮强大的。


一番话,马骏从中看到了,她生命中仍然闪着光亮。希望她能坚定的站立起来,独立和自强起来。


一会后,小玉告辞了,比刚才更精神些了,款款而去。马骏目送她远去的背影,心里为她祝福:姑娘,人生路漫漫,一路走好。


相关阅读


《红杏出墙》第一章  迎春花开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4269-1-1.html

《红杏出墙》第二章  天性使然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4386-1-1.html

《红杏出墙》第三章  旁门右道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251-1-1.html

《红杏出墙》第四章  一念之间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250-1-1.html

《红杏出墙》第五章  开山之作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879-1-1.html

《红杏出墙》第六章  鸡飞蛋打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995-1-1.html

《红杏出墙》第七章  积重难返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6246-1-1.html

《红杏出墙》第八章  得失之间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710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