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99|回复: 0

[散文世界] 黄宁 ‖ 又是一年冬风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是一年冬风起

又是一年冬风起
黄宁


树叶在变黄变枯,衣服在加厚加重,阵阵冬风在告诉人们,又是一年冬来到。寒风不留情,岁月不饶人,从脚到头都是武装到极致的保暖设备,煨着火炉,开着空调仍感觉阵阵寒意。生活条件变好了,穿的取暖的都齐全了,为什么反而越感到冷了呢?于是在感叹这人是怎么了时,不禁回味起儿时的寒冬岁月来。


儿时岁月,正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经济极度匮乏,农村基本不通电,一到冬天,农村唯一的取暖设备就是那家家必有的或整齐规范或简单粗糙的用石头砌成的火坑。而唯一的燃料就是柴草,煮饭用,煮猪食用,取暖也用,一年四季只要有空都在努力的砍柴,我记忆中的童年生活就是在看牛和砍柴中交替进行的,于是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堆满了打捆小捆的柴草,冬天一到,便派上用场。


冬天的早晨,天亮后也要在父母的再三催促下才极不情愿的起床,因为天气冷,谁都想在温暖的被窝里多呆一会儿,况且起床后都是去做那单调乏味的活儿:看牛或砍柴。看牛还好些,相对自由,玩伴也多,也不会出什么力,更不会被刺啊草啊找麻烦。所以只要是父母说你今天看牛,你就高高兴兴的与小伙伴们赶着牛出发了,而如果是被安排砍柴,就要左邀右喊,邀齐了三五个小伙伴后,才磨磨蹭蹭的出发,那白晃晃的明霜和冷飕飕的寒风,是单薄的衣服无法对抗的,早就让人胆怯三分、兴致索然,浑身发抖,边走便商量到什么地方去砍,哪儿最近柴又最多。来到目的地后,大家先捡来一堆干柴草升火,围在一起把手脚暖和暖和,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后,看着自己破烂的解放鞋和满是冰口的两手,才无奈的慢慢腾腾的开始砍柴。边砍柴,边哈气,边埋怨,过了一会儿,经过运动产生热量后,全身开始暖和了,所有的冷气、怨气也消失了,山野间、草丛中又传来了愉悦的嘻嘻哈哈声,不久便也完成冬早晨的任务,扛着一早上的劳动成果有说有笑的回家了。


回到家,草草的吃过早饭后,便急匆匆的背起书包往学校跑,那时我们的学校被称为民办小学,只上半天课。但不管如何忙,有一件事是必须做的,就是带好上课时取暖的工具——用竹篾编织的简易火笼或者用废弃的脸盆通过铁丝加工而成的一种火盆,如果家庭条件允许,可在里面放上少许木炭,如果不允许,提着个空笼、空盆就去了。因为那时的校舍太过简陋,又在一个坳口上,四壁漏风,热天还凉快,冬天可就难招架了,所以人人带上一个取暖的火笼、火盆成了记忆中儿时读书的一道独特风景。来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学校周围山坡上找来干柴烧燃,为了燃得更快更旺,一个个都把火笼、火盆舞得通圆,一会儿干柴就燃尽了,燃尽后余下的那些明火,将就着取暖一节课,课一下,又找柴来烧,又取暖一节课,不知不觉便也过了一天。心灵手巧一点的可能既取了暖又听了课,而笨手笨脚的,可能整节课或整个下午都是把头埋在桌子底下,摆弄他的火去了,哪顾得上听什么课哦!那真是心酸而甜蜜的场景和记忆啊!现在想起来,都有点佩服那时的自己,佩服那一代的人们,总感觉其乐融融。


天一黑下来,家家户户吃完晚饭后,都在自家的火坑旁围团坐下,抱来一大抱柴草,升起了至今想起都暖遍全身的“飘飘火”(那时对这种火的一种称呼,如今更觉这种叫法的形象生动,想换成书面语竟也不能)。一家人谈天说地,火苗映在脸庞上,即使只有昏暗的煤油灯相伴,也感觉说不尽的温馨舒畅。特别是还有柴草燃烧时发出的噼噼啪啪的爆炸声,成了农村冬夜独有的乐曲,柴草爆炸后溅得一身火星一身灰也无所谓。左邻右舍有人来串门了,大人们便把陶制的土茶罐往火坑一放,边喝着香飘四壁的农家罐罐茶,边摆谈一些家长里短。小孩子则抱来红苕或洋芋,埋在热灰中,一会儿就可以享受一顿美美的夜宵了,那独有的味道,至今都口有余香,说不尽的享受,可惜成年后再难找到这种感觉了。


儿时的冬天便在这种种独有的暖意中缓慢的消逝,成了那一代人独有的记忆。


而如今,冬天才刚开始,我却萎缩着不敢出屋,淡远了冬的刻薄味道,日渐衰老的躯体已无法抵抗季节的变化。虽然青春已经老去,记忆却永不会老,那温馨的儿时经历,总算给寒冬送来缕缕暖意。这种经历和感受恐怕是隔代的人们无法想象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