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97|回复: 0

[小说天地] 《红杏出墙》第八章 得失之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7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杏出墙》第八章 得失之间

《红杏出墙》第八章 得失之间
第八章

得失之间

同学们:上课!(冬去冬来,春去春归;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坐地日行八万里,稀里糊涂转一圈。)马骏猛一回神,心想:拐了,乱码了!


这是千禧年仲春之际,马骏回到三尺讲台,重新拾起教鞭的第一天。


去年,一九九九,九九艳阳天,重阳节。重阳节登高这天,马骏和阿明进行了清盘。为干净利落的清盘,马骏除了主动退出商务培训中心办学这一块,同时也要求退出经营家具这一块,拿回自己的那一半本钱。紧接着,又处理了新华路的办公用房。至此以后,马骏和阿明不再有任何的利益纠葛了,舒坦了。


因为这种形式的清盘,马骏算是拍屁股走人,算是及其主动的成全了阿明,使其成为最大的赢家。所以处理起来,一切都很顺当,不会出什么麻烦。也就能有后来,能在同学关系上,一直维持着较好的关系。


至于经营家具这一块,为啥马骏也要一并退出呢。这不明摆着么,一个没任何监管的零售业务,只是阿明的小妹阿秋和妹夫阿顺俩夫妻在操持着,她俩会是省油的灯么!


2000年,刚过完春节,马骏就想去南边晒晒太阳、暖暖心,然后就一路南下去广州了。到了广州,刚安排完住处,马骏就坐车去往老熟人大庆那里,找约好的大庆吹阔子聊天喝茶去。


赵大庆,安徽合肥人,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本来大学毕业是分在合肥工业大学工作的,后来也是跟随了老婆,从合肥工大调到了贵州贵大。


赵大庆也是个不甘寂寞,不墨守成规,天生就是个不安分的人;是个这山望着那山高的人。大庆说过,说他也是受父辈的影响,把工作当成了打仗,总想着一仗接着一仗的往下打,幻想着每一仗都能出彩,都能惊天动地。


大庆刚从合肥调来贵阳没多久,就觉得这不是他想待的地方。熬到一九九八年,终于熬不住了,把心一横,决定南下,去实现他多年的愿望。老婆孩子暂且留在贵阳,自己一个人,一溜烟,从贵阳跑到了广州,就进到广州商学院去了。


大庆在调去广州之前,也是在马骏办的教学点承担过不少课程。什么广告学、公共关系学、市场营销学等等,他都上过。大庆原本学的是哲学,为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教学需要,自觉地调整了专业方向。又得益于自己善于思辨和融会贯通的能力,加之口才极佳,讲课很风趣,所以他讲的几门课都很受学生欢迎。


赵大庆在贵阳时,一家三口住在省工会一栋九层楼的顶层。九十年代开初几年,通讯及不发达,马骏每次送课表、送课酬去他那,往往爬上楼人却不在家,经常得往返几次才遇得着人。


几年后,到了九十年代后期,通讯条件就开始大有改观了。马骏这次去广州,就是提前给大庆打了电话的。马骏在电话里只是随便说说,说自己想到广州去,到珠江边去,看看是否还有花开二茬的机会,是否还能收获人生的第二春。电话那头的大庆,听了马骏的话,显得比马骏还兴奋、还激动,极力鼓动马骏赶快过去,他等着尽地主之谊。


马骏到了广州,安排好自己的住处,然后就从江北坐车去到珠江南边的商学院。马骏一下车,远远地看见了赵大庆。此时的赵大庆也看见了马骏。大庆向马骏挥了挥手,然后径直向马骏快步走来。握手时,大庆对马骏说,自己已站那等了好一会了。接着,一路寒暄,把马骏带去他校园里的家里。


大庆住在校园内的教工宿舍区,是一栋多层楼房的底层。客厅虽然不大,但他却也学着广东人,在一茶几上摆放一套潮汕茶具,似乎平时也玩起了功夫茶。


两人刚坐定,大庆就开始在两人面前的长条茶几上,手忙脚乱的操作起来。马骏看到大庆那不够娴熟的动作,也不忘调侃一下:“大庆,你这功夫还没到,手艺还不精哈!”大庆说:“这套茶具都没买回来多久,还没机会操作几次。今天算是难得的机会,在老兄面前班门弄斧了!”马骏说:“哪里哪里,我在家更不会如此复杂的泡喝茶。”


大庆和马骏就这么一边喝茶,一边闲侃。大庆讲他来广州商学院后,自己的工作状况和在校外做的一些不务正业的事。当然,马骏更对他在校外做的事感兴趣一些。马骏也对大庆讲了讲,自己此行的目的和一些想法。大庆听了,很赞成马骏的思路。并且说,马骏的想法跟现在的时机很合拍很对路。


闲侃一会后,大庆对马骏说:“要不我也参与和你一起干,我在学校的课并不多,时间精力都足够,并且这两年呆在广州跑的地方也不少,对各区域环境都很熟悉。”


“我们能联手当然最好了。我先来你这里,其实就是想找找感觉,看你有兴趣不。”


“能有机会跟你马兄一起合作,何乐而不为呢!你的为人、你的做事风格和踏实认真的态度,在这些上课老师的眼中,都看得很清楚,对你都有很好的口碑。记得你有一次送课酬,一天跑了三趟,爬三次九层楼,敲三次门我都不在家。有次晚上在楼下,你等了我一个多小时,一直等到我回家。就凭你这种执着、认真、又仔细的工作态度和风格,就很适合在这边来发展。”


“此一时彼一时,老黄历没得翻了。现今是退回到起点,能不能翻过这座山,越过这道坎,能否从头再来,还得看机缘、机会和各人的能耐了。”


接下来,马骏和大庆在珠江两岸,一起跑了两天,一路聊了两天。先找到一些眉目,理出了一些方案,然后逐渐完善和清晰起来。对于马骏来说,其中之一还是老本行。马骏确定,以迎合珠三角对产业工人的技术要求,开展培训高级技工这块业务。马不停蹄的,甚至连合作单位和合作企业都有意向了。其二,以大庆善于做策划文案的专长和已经积累的人脉资源,开办企业公关及营销策划公司。紧接着,大庆和马骏一起,来到珠江南岸的丽江花园,租下了一套房。他俩准备以此地址申办公司牌照和筹备办学事宜。


有道是,风雨难测,世事难料。如同临阵战士,正当卯足了劲,绷紧了弦,准备冲锋陷阵之时,后方却突然传出一声令喝:停止前进,后撤!想想,如此这般,这是啥滋味和感受呢。


毫无预兆的,马骏突然接到江宏打过去的一通电话。江宏在电话里,像放连珠炮似的,急切的在电话里说:“你出去玩这么久了,咋还不回来呢?学校打来几次电话了(马骏家里座机电话号码留给学校的),叫你回学校安排课。学校说上面有规定,不能再搞停薪留职了,说不回去后果自负。还有,儿子马上面临高考,你也得用点心陪陪。这么多年,你都很少管过,也算是儿子自觉,这高考前你起码也得看着点,就这一个关键时期。”


老婆的一通电话,马骏先是搞得晕乎乎。紧接着,又如一声惊雷,把马骏从梦中惊醒。马骏放下电话后,沉思良久。心想:是啊,自己都没好好管过儿子,都是老婆在操心,天天管着儿子的吃喝拉撒睡。是的,这个问题自己得想想,得好好想想。再说,自己早已过了不惑之年,快奔五的人了。这把年纪了,若被单位扔出了大门,再也回不去了咋办呢?是的,这也得好好想想。


连续两个晚上,马骏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最后,马骏终于想通了,想明白了,要的是什么了。马骏在心底,斩钉截铁的对自己说:回去,陪儿子高考去!心想:在这临近高考的关键时期,自己若不象征性的出点力,对自己也不好交代。要不,这培养儿子的功劳全是老婆的。


马骏决定回去了,几个月的房租也不要了。马骏对大庆说,既然房子都租好了,尽管培训业务搞不成了,但得把公司独自办起来。马骏走后,大庆找了两个学生帮忙,很快把策划公司办起来了,并一路办下去了。


自公司成立以后,大庆的业务开展得很不错。经常这活动那活动的,与老板们沏茶聊天谈方案,潇潇洒洒忙忙碌碌。不过,仅几年功夫,大庆的教书匠工作也就稀里糊涂被整脱了。


你说,一个这山望着那山高,不安分守己的人;一个不低调为驴,不埋头拉磨的人;而是一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整天为自己的个人事业忙活奔波的人;能不把自己视为鸡肋的工作整脱么!


校长的意思很明确,说大庆不务正业,心思不在教学上,学校得抓他做典型,杀鸡儆猴。的确如校长所忧虑的,那时的商学院,不务正业的多了去了,岂止一个赵大庆。


只是这赵大庆,本来就才调去没两年,在别人眼中都还只是一只长着绒毛的小鸡仔,居然也敢不把豆包当干粮,没把校长放在眼里,也大起胆子做那些人在曹营心在汉的事。校长真的很生气。校长生气了,就得找人撒气。心想,在这么多的骑墙人面前,我这当校长的不也得抓只小鸡仔来祭刀么。老辣的校长,一眼就盯上了赵大庆。对于赵大庆这只绒毛小鸡仔,校长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手到擒来,然后手起刀落,不就说宰就宰了么。


大庆在商学院,上的就是公共关系和营销策划之类的课程。因为他的课有自己的实战实例,所以课堂气氛很活跃,极具感染力。也就是说,他的课其实是很受学生欢迎的。


当马骏听大庆说,他被学校开了后,真为那位校长不合时宜的做法感到遗憾和惋惜。哀叹那位校长,真是有眼不识珠啊!


不过,这结局倒是大庆自己早就料到的,好像自己早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而迟迟没有来,今天终于等来了一样。大庆在电话里对马骏说,自己终于解脱了,可以毫无牵挂的放心做自己的事了!


马骏从那次广州之行回来后,从此告别了江湖,回到了围墙之内。除了上课,其余时间都是待在家里,陪伴着儿子马驹。在马驹备战高考的期间里,马骏其实无事可做,能帮上忙的,也就是去到书店买了些试题试卷之类的助考资料。什么湖北黄冈、什么北京海淀、什么东城西城的,等等,悉数抱回家。


马骏翻了翻买回来的试题试卷,发现雷同的不在少数。有价值有特色,能起到举一反三的高质量试题,其实并不多。马骏就跟马驹说,自己得认真挑选,选出有质量有意义的题做一做;要慧眼识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马骏强调,任课老师安排的,自己得认真对付,好好练习就是。


马驹对待学习是自觉的,也是懂得讲求质量和效率的。这得益于马驹从小养成的习惯,知道只有学习效率提高了,提前完成了作业,才会结余出游玩和娱乐的时间。


马骏经常向儿子强调的,就是必须珍惜和重视老师上课的45分钟。马骏说,老师为那45分钟是做了充分准备的。如果课堂上不好好听课,回家又再请人重新辅导,这是最不明智,甚至可以说是很愚蠢的做法。本该在学校、在课堂上完成的学习任务,结果却让自己付出双倍甚至多倍的时间和精力;本该是速战速决、事半功倍的事,结果却因学习效率的降低,搞成了打疲劳之战;这不就是不明智的,甚至是愚蠢的做法么。


马骏历来强调的,凡是能在课堂上完成的,就要在课堂上完成;凡是能在学校完成的,就一定要在学校里完成。回到家里,如果没有了学习任务,就可以痛痛快快的玩。马骏绝不会在儿子完成了任务之后,再额外给儿子增加学习负担。如果这样做,对于家长来说,也是够愚蠢的。久而久之,小孩会用磨洋工来拖延时间,让你觉得他还有做不完的题。


再有就是,马骏历来对那些争虚名的光面子活不感兴趣。例如,马驹曾经在高二时期,说想报名参加全国高中生的数学、物理和化学三门学科的竞赛。马骏就说,那就仅当成一次检验自己学习成绩的机会吧,不要太把争得名次当回事。后来,学校说最多只能报两科,马驹就参加了数学和物理两门学科的竞赛。结果却是出乎意料的,物理取得贵州赛区二等奖,数学取得贵州赛区一等奖,并且也是当年一中的唯一一个数学一等奖。


临近高考填志愿阶段,尽管马驹在一中的几次模拟考试中,成绩都是很靠前的,理化有两次都是全校最高分。在高考前填报志愿时,马驹的外公也一再强调,说凭马驹的成绩,第一志愿完全可以考虑填清华北大。但马骏就是个求稳妥求保险的人,经过与马驹商量后,决定还是只在清华北大之外的学校挑选一所中意的。马骏的意见是,不只考虑学校,还得考虑专业。也就是说,不仅能考上第一志愿的学校,还要能实现自己所填报第一志愿的专业。马骏说,学习永远在路上,学习是伴随着整个人生的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自己得留有后劲,为后续继续深造留有余地。


最后是马驹自己确定下来的,决定报考浙江大学。选择的专业是当年最热门,并且在贵州仅录取一名的信息工程专业。后来马驹不仅以高出北大清华的录取线考入了浙大。入学后,浙大还额外奖励马驹一笔5000元的优质生源奖学金,以资鼓励。


高考结束以后,马骏买的那些试题试卷等复习资料,绝大部分都还是新的,动都没动过。其他熟人朋友家有小孩来年要高考,早早地就打了招呼的,等着接手马驹用过的这些被他们视为宝贝的教课书和复习资料。结果通通送给了他们。


马骏心想,对于高中生来说,如果都已经到了高考复习阶段了。这个时候,每个人的学习、理解和记忆,除了各自能力不同外,也还有各自建立起来的,适合自己独特个性的学习方法。如果抛弃了这些,寄希望于照猫画虎来模仿别人,效果肯定是不会很理想的。甚至还会如邯郸学步,失去了自我,走了败笔都难说。


当然,以上这些,只是马骏的一己之见,任何事都不能一概而论。再说,教育方法和学习方法本该是多样的、多面的,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一句话,适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儿子马驹上大学了,父亲马骏马放南山了;一张一弛,各得其所。正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这就是历史的必然。


千禧年之春,马骏回到了校园内。从此,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不闻窗外事,专心去拉磨了。驴的本分,就该如此么!


相关阅读


《红杏出墙》第一章  迎春花开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4269-1-1.html

《红杏出墙》第二章  天性使然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4386-1-1.html

《红杏出墙》第三章  旁门右道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251-1-1.html

《红杏出墙》第四章  一念之间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250-1-1.html

《红杏出墙》第五章  开山之作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879-1-1.html

《红杏出墙》第六章  鸡飞蛋打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5995-1-1.html

《红杏出墙》第七章  积重难返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6246-1-1.html

《红杏出墙》第八章  得失之间  http://bbs.tongren.gov.cn/thread-1414710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