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02|回复: 0

[散文世界] 董振华 ‖ 苗疆思古情悠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jpg
董振华


黄柏山现指江口县民和镇清水一带,而在明清时期,则泛指民和、坝盘、大坪、坝黄等广袤区域,是铜仁府和思州府的交界地带,明万历“三山苗暴动”就是以黄柏山为主战场。站在黄柏山上,凝望空旷的天空和起伏的群山,感念那些为自由而斗争的灵魂,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泪下。



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为强化对新入版图的贵州的开发管理,朝廷开发麻阳至思南、常德至贵阳两条官道,将麻阳、铜仁、思南以及常德、怀化、思州、贵阳用两条线连接起来,第一条线叫思麻驿道,第二条叫苗疆走廊,马驿昼夜不停,将朝廷与苗疆紧紧捆在一起。


铜仁府与思州府交汇处的龙阳、都村、铁广坪三个村就是千里苗疆走廊入黔最重要的一段,自古以来就被称为“上三宝”;据传三个村都有很深的历史渊源,都是一块富饶宝地,以致于在龙阳村,现在还有一座保留着数十块清初古碑的三宝山,或就是“上三宝”称谓的来历。


进入坝盘镇,经胜利、合寨、张屯村后,沿着陡峭崎岖弯度大的十八道拐的辽板岩,进入都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杆寺庙旗帜迎风招展———观音山是个三四百余年的古道场,古碑已斑驳陆离,“康熙”字样依稀。传说从前人们从靖州、思州朝拜梵净山,路上险峻重重,常有死伤。一善士在此开建观音道场后,过往人员就平安无事了。除供奉观音外,还供奉如来诸佛。山上怪石林立,站在庙后最高山头上,四周绿树茵茵,天低野旷,整个上三宝尽收眼底。


从观音山向北眺望,数公里外的龙阳村六腊组三宝山一派氤氲。这是一个佛教寺庙遗址,为清康熙年间(1662-1722年)所建,现存有斑驳古碑,多为功德碑,记载信士捐款捐物,记事碑则难以辨出字迹字意。这里古树参天,松柏、银杏、枫树群落二十余亩,环境优雅,其中清道光铜仁知府敬文倡导保护树木的《敬树碑》,就保存在这里。


在都村团山组,一小山名铜锣山,由一面大锣和四面小锣样天然石块组成,能发出五种不同的声音,铿锵悦耳;而下面的一墩石头的发音则如铜鼓浑厚,被称为铜鼓石,后被掀入坡脚水塘,故水塘叫铜鼓塘,与铜锣山相映成趣。


传说元明时期团山组的村民经常受青罡苗族侵扰,村民为此建了一个屯,每晚都前去躲避,奔波劳顿,烦不胜烦,也就对华贸易懈怠。某次苗人来侵,快走到铜锣山时,铜锣与铜鼓响起,苗人认为村民有准备就撤退了。一连几次都如此,苗人首领派人潜入查看,才发现山上空无一人,是石头自动发出的锣鼓声音,苗人就把响鼓的石头推下塘,随后电闪雷鸣,掀石头的喽啰被雷打死。


电闪雷鸣打死人也只是传说,铜鼓我们自然也没有看见,但每年正月初一、八月初一当地群众用杀猪宰羊去朝拜救命的铜锣山却是事实。这两天,团山数百群众倾巢出动,在铜锣山脚敲锣打鼓放鞭炮表演傩戏傩技,把敬意献给山上的石头。


爬到铜锣山,只见一堆不规则的石头矗立在山巅乱石窝中,前面一块稍大,后面几块稍小,用石头、木棒敲打会发出五种不同的声音,仿佛石头里面是空的一样。古代音乐是宫商角徽羽五声音阶,不知这五种声音是否切合五声韵律,如果巧合,其价值不言而喻。


在都村大墥,有一石洞叫白壶洞,进入约十来米深处,一小孔现一精致白壶,用棍子插入仅一尺许,但整只手伸入却摸不到底,让人称奇。


许多地方都传说有灵物,不清楚这个白壶算不算都村的灵物?而都村,历史上曾叫都城,民国时期方更名,村中耆老都不缘因。


唯一能让老人们津津乐道的是陈圆圆与维屏公的传说。吴三桂灭明永历帝后,被康熙封为平西王,辖云贵,位高权重,独霸一方。清初削藩后,吴三桂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决定从云南起兵反清;他最放心不下的是倾国倾城的爱妾陈圆圆,还有自己的小儿子吴应麟,遂把他们交给铁广坪出来为仕的幕僚樊维屏。樊维屏一行在一队兵丁保护下,在马家寨放了个烟雾弹,然后潜入铁广坪。陈圆圆在昆明时,有事无事就喜欢去玉泉寺吃斋念佛,到铁广坪后即在铁广坪悬崖半山上也修了个玉泉寺,成天诵读经书,百年归世后葬于铁广坪樊氏祖坟山。陈圆圆的疑冢很大,比樊维屏之孙樊瑛坟的茔大许多,但无墓碑。从《樊氏家谱》中可知,陈圆圆是以樊维屏小妾身份来到铁广坪的,吴应麟也被写成随来子。吴三桂称帝后出兵不利,病死于衡山,遵遗嘱被秘密迁葬到铜仁漾头一神秘洞内,后人从一山洞中发现“昭武”字样玉玺等物件,而“昭武皇帝”就是吴三桂。传说樊维屏曾算出吴三桂是火龙星,只能走旱路,不能走水路,但吴三桂为了赶路,从清水江——舞阳河进入湖南,后灵柩也沿辰水而上。由此推断,他想和陈圆圆葬在一处,抑或是想隔近些。


数百年来,樊家子孙分布在铁广坪、谢桥、漾头等地,一直称陈圆圆为自己老祖婆,说坟茔在铁广坪的有,在漾头的也有,对一个风月场的红人顶礼膜拜。


清初,庞大势力的白莲教联合苗民共同起事,一黎姓总督带兵进入铜仁、思州围剿,白莲教和苗民被压缩到铁广坪一带。传说,军士在铁广坪和都村交汇处的寺庙前砍古木建木栏营,但砍一刀就无端倒下一个兵丁。黎总督将令旗插到寺庙门口,说菩萨您是前人所封我是后人所封,都是为了自己的职责,你不要为难我。


结果树成功砍掉,在庙边建木栏营(有史料称木桶营)继续围剿。后来,这里便成为苗民祭祖的重要场所。


仙人桥是上三宝中最值钱的宝。


这个景区面积约3平方公里,是一个景区相对集中、看点较多的景区,由仙人桥、仙人洞、乔角洞、七桥洞组成。仙人桥位于都村与龙阳村交汇处,是一天然大石桥,桥高87米,桥墩厚14米,桥面被当地百姓修建成通乡公路的一座天然桥梁,江口坝盘镇至万山大坪乡公路就从桥上通过。


桥上有天窗,桥墩里有溶洞,桥下溪流淙淙,蛙声如潮。


沿着仙人桥下一条小溪,经过一个六十余亩沼泽而下200米就到了仙人洞,仙人洞又称“美女晒羞”,一个巨大天然溶洞,小河在洞中蜿蜒流淌,洞中地势平坦,平均宽度20米,高度70米。洞中空旷深邃,钟乳石形态发达。仙人洞右侧是乔角洞,从都村发源的水由山背面流进2公里长的乔角洞,与仙人桥的水汇流进仙人洞,再流十公里出后注入七桥洞,然后进入万山区黄腊洞。


传说仙人为当地群众造福,打算一夜间修好一座桥,将完工时被土地菩萨学了声鸡叫,仙人以为天亮赶紧撤退,桥尚未完工,后发现是土地菩萨捣蛋,仙人就一耳光将其拍在仙人洞壁上,现仍有明显印迹。



其实上三宝就是一个苗族集中居住的区域,与附近的黄柏山连接成一个整体。而都村团山所遇到的青罡苗,其实就是我们所说的青苗,他们与红苗一起,分布在梵净山区的松桃、碧江、江口及黔东南一带,而在江口,主要分布在苗王坡、黄柏山、水银山、牛角山等处,史称“山苗”或“三山苗”。


明正统四年(1439年),黄柏山计沙苗苗总牌、苗金虫自立“统千侯”“统万侯”,联合洪江生苗起事反明,被总兵官肖授调马晔等率兵镇压。


明万历三十二年冬,巡抚郭子章上奏朝廷出兵讨伐“三山苗”,次年四月,总兵陈璘、参政洪澄源即率官军五千,加上土司衙门的土兵五千,攻水银山;监军布政使赵健率宣慰司兵万人,游击刘岳等督战。九十天余,攻下水银山,苗族首领吴老乔、侯兴、吴老成、石老四等壮烈牺牲。


万历三十七年三月,明神宗授胡桂芳出任贵州巡抚,推行休养生息政策,恢复农业生产,稳定百姓生活。其间,贵州总兵官马孔英以黄柏山苗患不绝为由,拟在黄柏山建立营哨,而后调兵突袭,一举消灭黄柏山苗。不料军情泄露,反被黄柏山苗先发制人所败。马孔英一生战功赫赫,首吃败仗,觉得脸上无光,不但隐匿战败之事不上报,还诱捕苗寨头人石阿四虚报为生擒,以私通苗寨罪污蔑并擅杀方应明、张朝相等军将,然后谎报战功以求升赏,被胡桂芳查明真相,上奏朝廷予以弹劾。


明万历四十年秋,驻铜仁之贵州总兵邓钟到六龙山剿苗,见山势险峻,遂令山下居民在农历八月十五延巫赛神,引诱山上苗民下山观看跳神祭祀,自己率一百多精锐偷袭六龙山,此即史称的“将军一夜破六龙”,残余黄柏山、水银山一带迁徙。


万历四十二年,朝廷在凯文龙家寨建立凯文哨,抽官胜营、提溪营、白水哨共计四十六名营兵驻守。第二年二月,凯文哨被黄柏山苗民首领龙朝贵率兵攻破。朝廷命胡桂芳亲率黔鄂川湘四省兵力协力进剿,黄柏山苗民寡不敌众,四散逃亡。苗王龙朝贵逃藏到黄柏山下的黄腊洞,死葬洞中数百米深处。明朝廷还找到其父的坟墓,用四座石塔安放于坟墓四方,以镇其龙脉、毁其风水,意图使龙氏家族世世代代出不了人才。但之后龙氏家族依旧人才辈出,龙朝贵在四保村的后人近二十年来就有六十多人考上大学,成为远近闻名的秀才村。


明崇祯年间(1611—1644年),受贵州巡抚指派,都司佥书陶弘谟统领偏桥卫通济营,经过数年努力,平定了所谓的“三山苗乱”,并勒石记载于凯文营至竹山路旁。摩崖石刻约1.5米高、0.7米宽。由于碑文斑驳陆离,十分难辨,故而当地群众一直以为是竹山村与清水村的山林分界碑。摩崖前面明显另立碑一块,但只留下碑的基脚,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没看见过。


摩崖的碑文为:大明崇祯元年统通济营都司佥书陶弘谟荡平三山勒石为记。我们查阅史料发现,是贵州巡抚胡桂芳平定的三山苗,但摩崖上却只有小小的都司佥书的名字,或许只是小军官想名垂青史所为而已。


暮霭沉沉楚天阔,整个长江流域和部分黄河流域,都曾是苗民的天下。蚩尤与黄帝、炎帝中原逐鹿后,被压缩到长江流域。之后在宋元时期,朝廷扶持当地的望族,封其为宣慰使司、军民蛮夷长官司,代为管理当地政务,削弱大大小小苗王的权力。于是就有了思南、思州宣慰使司及提溪、省溪等处军民蛮夷长官司。在明初,朝廷实施“赶苗夺业”,将苗民从广袤的平原、坝子赶到荒芜的大山上,形成“高山苗、水侗家、仡佬住在山旮旯”格局。苗民被从富饶的长江中下游平原赶到荒芜的武陵山区,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清顺治年间,朝廷实施“赶苗拓业”,进一步压缩苗民的生存空间,部分苗民流落到东南亚的越南、老挝、缅甸一带,有国不可依,有家不敢回,有泪不轻弹。


在赶苗夺业中,苗王坡的苗族男人曾被赶尽杀绝,只剩下几个视死如归的女人和嗷嗷待哺的孩子。官兵也有心慈手软的,就放过了他们,使苗王坡一脉保留了下来,就有了“苗王苗王,全靠婆娘”的说法。


不论是夷还是蛮,都是朝廷对少数民族的蔑称。据《史记》《山海经》记载,舜帝放欢兜于崇山(即梵净山一带),以变南蛮。土家族、苗族都被视为蛮夷之辈,故而朝廷在西南少数民族集中区域设置军民蛮夷长官司。从土家、苗族的服饰、生活习惯、语言来看,他们或应就是一支,因为我们先人流下来的诗句是“土家是一抔土,苗家是一枝花,苗在土中长,土苗不分家”。


现在,各民族和睦相处,共同发展,谱写了新的篇章,而无论是苗民的断肠地、还是祭祖地,都只作为历史的记忆,启迪人们更加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