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15|回复: 0

[散文世界] 周宣璞 ‖ 感悟梵净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3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感悟梵净山

感悟梵净山



感悟梵净山


周宣璞


印江归来,我逢人便说,算是呼吸了几天新鲜空气。


喝着梵净山的绿茶,在雨后空气暂时清新的西安城里写这篇文章,扭头看向窗外,简直有点错把古都当印江的恍惚了。


现如今,新鲜空气对国人来说,是奢侈品,要乘上飞机到千里之外,才能得到。


小的时候,贵州就是世上最远的地方。老家相邻村子里有个青年要到贵州去工作——当然不是贵阳市,而是“大深山”里的一个什么单位。在我们平原人的心中,“大深山”代表着山高路远,贫脊蛮荒。70年代,北方人去贵州,在一生最远去过二十里外县城的乡下人眼里,意味着生离死别。可是这青年上了几年学,有点知识,去了那里有机会吃上商品粮。全家人如临大难,此消息成为几个村子的话题,大家都觉得他简直是不孝。那些日子四里八村笼罩着灾难般的气息,据说他的家人搬来舅舅姑姑等亲戚,轮番苦劝。商品粮,贵州,这成为两难,折磨着青年和他的家人。青年去意已决,一意孤行,谁劝也不顶用,最后他爹娘痛心疾首说,罢罢罢,权当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飞机由西安飞到贵阳,竟然不足两小时,跟西安飞北京时间相等,这也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在我心中,总是以为,她在非常遥远的地方,看来,是我的无知了。现在交通如此发达,千里贵州一日还,或许再也不会出现家乡青年那样的“悲剧”了。


八年前到贵州,是飞到重庆。再早的十年前,乘火车从昆明到桂林,路过贵州,那时火车还没有提速,睡一觉醒来是山,再睡一觉醒来还是山,好像永远也走不出我家乡人说的“大深山”了。


早就听去过贵州的人说,贵州山水,实在是比桂林山水美多了,只是他们没有宣传。是啊,他们没有幸运邂逅一位诗人,咏出“贵州山水甲天下”之类的名句。好在这些年,贵州也注重了宣传推广,打开电视,天天都能听到“花海毕节,桃源铜仁,走遍大地神州,醉美多采贵州”。


飞机快要降落时,我看到云雾飘荡,群山延绵,湿润的空气似乎触手可摸。再向下降,看到一个个山坡,一片片农田,全是圆润曲折的线条,俨然一片人间仙境。完全跟黄土高原不一样的地貌和气候。飞机播音员将这里称为中国的“最后一片净土”,我们这些来自大西北,深受雾霾和沙尘困扰的人,在机仓里就想张嘴大口呼吸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不断告诉自己,这是雾,不是霾。只有雾,没有霾。那飘渺于山间的,那缭绕于公路上的,那静卧于田埂的,那一团一团扑向汽车,像孩子般调皮聚集起,被汽车冲散,又很快聚合的,是雾,是大自然的精灵,她们轻盈,秀丽,飘忽不定,仙姿婆娑,如梦似幻。


十天后,贵州作家肖江虹到西安时感叹,太平了,怎么到处这么平?一个山都没有,好没意思。而此时我也不断感叹,也太多山了,怎么到处都是山,到处都是雾,到处都是绿色,怎么空气能这么好?这真的是你们每天的生活吗?在我们那里要想有这样空气,这样景致,得开车几小时,行程百公里才能得到,怎么你们这里到处都是,随处可见,整个一天然氧吧,这也太奢侈了吧,大自然对你们,也太恩宠了吧。


美丽的风景总在路途遥远的地方。山路迢迢,重峦叠嶂,就像歌里唱的,“翻过了一山又一山,走过了一江又一江”。谁能数得清这里有多少山,多少水呢。这是一个由山组成的世界,山生水,水生绿,绿生万物。据说苗族皆为当年战乱时由中原迁来,为躲避追杀,他们一路南逃,由北方来到这里。山大沟深,容易藏身,山里又有吃的东西,用于保命。如此大山佑护,繁衍生息,逐渐形成了苗族。据当地朋友说,上世纪六零前年后,全国到处饿死人,而贵州省却死人较少,因为山里总有东西可吃。大山,以他宽广的胸怀及慷慨的奉献,保护着他的子民。


印江除了山川秀美,空气清新外,大部分古村落、古村寨保留完好,自然环境、生态环境良好。在朗溪镇,有保存完好的土司遗址、古巷道等,永义乡有千年紫薇树,合水镇有蔡氏造纸法,新业乡有古代廊桥兴隆桥、近五百年历史的文昌阁……到处与之相伴的是,河水清清,不论今昔何年,不管来者何人,公路边兀自流淌。我们惊叹,一个县域之内,竟然有如此多各具特色、价值很高的景点。当然,这也要得益于大山的闭塞,交通的不便。在某种意义上,闭塞也是一种保护层,形成一种屏障,使得珍贵的文物、原始的部落、纯朴的民风得以安静从容地固守一方。而北方大平原,曾经的国之中央,朝廷近土,肥沃富饶的九州大地,四面通透,一览无遗,坦如大案,任人擀碾,新风新尚,总是迅速占领,各项新政,也能朝发午至,天黑前得以落实。人与物,事和情,根本没有喘息回旋的余地,哪里有时间让你权衡和思考。稍微有点历史韵味的处所,早就在破四旧、闹革命、城市化的各式新风之中土崩瓦解,片甲无存。现在看来,保留中华传统文化符号最多的地方,继承中华民族传统与精神最好的地方,倒是最远的地方,比如这处于西南边陲的云贵广等地,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给中华民族幽了一默。


土司古营盘遗址有两百年历史,石材建筑,错落有致,没有大平原的占地多少亩,房屋几十间,却有山下脚的衡守与心机。她依山而建,别致精巧,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站在门前的小小院落一侧,尽可俯视整个村寨,查看子民的一举一动,瞭望来处的细枝末节。而人在抵达营盘的路上,得弯腰弓身,做爬坡状,像是早早给首领行礼。当年土司的雄心壮志和统治地位显见是不可动摇。土司的后人,如今在这里过着安静从容的生活,对外来参观者,落落大方,不卑不亢,仿佛没有什么能打扰他们平和的日子与内心。


几天里,所行之处,看山,听水,闻鸟鸣,竟然还邂逅了一群猴子。


先是有人发现,一只,两只,三四只,啊,一群猴子,探头探脑出现在山路边,从树上下来,攀藤条而来。人看猴子,猴子观看我们。伴随着惊呼声,我们停下车来。外来者没有准备,不曾给猴子任何见面礼,只是纷纷拿出相机手机对着人家拍来拍去,侵犯了猴子的肖像权,打扰了人家的正常生活,就想有报复行动,县文联主席提醒大家,小心猴子抢相机。四只大猴凑在一起,经过短暂而周密的商量,突然围攻了文联主席,抓伤了他的腿,又迅速跑开。想这些猴子可能看出谁是客人谁是主人,对我们远道而来的,倒还算客气,所幸没有造成伤害。“要不,我们就太过意不去了。”文联主席王翔说。可是,伤了他,我们心里也过意不去啊。他为了我们,叫猴子抓得小腿上满是伤痕。大家心怀愧疚,围着他争相察看伤口,瞎着急没办法。他说,没关系的,这种事在这里经常发生,我们常路过这里,猴子都认得我们。得知他到最近的一个医疗点打了封闭针,我们稍微放心了一些。


印江之行的保留节目和压轴戏,当属梵净山无疑。


就像人有美丑之分、高下之别,山当然也有不同。有默默无名的群山,寂寂无声的小山,更有名山大川、险山峻峰,他们或因形态,或因气候,或因植被物产,或因传说而闻名天下,他们是山之中的精英,山之中的龙凤。深藏于黔东北的梵净山,就是集所有优势于一身,而吸引着天下人的目光和络绎不绝前来的脚步。


此行大长学问之处,就是知道了梵净山乃我国五大佛教名山之一,是唯一的弥勒道场。当然,他的佛教功能在我们这等俗人眼里,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我们只是为他的险峻,他的原始森林,他的十里不同天而惊叹。


早上大雨,得到消息说山道湿滑,如果雨不停,就不能上山。


等待好像也不着急,能不能上山其实无所谓,对我们来说,印江处处美景,处处鸟语花香,空气沁人心脾。我私下里想,就算是在此小小山庄盘桓一天,休息停歇,屋檐下听雨望山也挺惬意。领略美景是好,期待美景的过程也是好的。


贵州大晴天似乎很少,更没有我们北方的热辣辣大太阳,纵然有点湿气,来一阵大风,吹拂干净。这里雨水多,山高而密集,山重水复,热气湿气无处扩散,一切浸在湿润里,环绕着,缱绻不去,循环往复,雨化湿气,湿气变水,水降大地,大地聚敛湿气……如此天上人间,重名家笔下的铜仁复物化。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女人的皮肤好,相当于天天做着水蒸美容疗法,嗓子铃铛一般甜脆,开口说话唱歌,就像是山间泉水淙淙。


一会儿传来消息,山上并没有下雨。一行人快速出发,有人提醒山顶上冷,大家都带了厚衣服。


进山的路很长,如果步行得走半天。早已成熟的景区,备有电瓶车,游人可乘坐抵达山脚下。大约十分钟的车程,充分感受了惊险刺激的车技,驾车人每个都可参加拍摄电影里飚车障碍赛。年轻人每天驾车在山路上飞奔行驶,有几道弯,几棵树,有几只鸟在欢唱,几条水在流淌,他们定是烂熟于心吧。


乘览车的三十分钟,就是俯视梵净山的美好旅程,真正的人在画中游,人在雾中行。脚下是绿色的海洋,间或各色花树,说不上名的植物,层层叠叠的植被,覆盖、包裹着群山。我们不时穿行于雾中,一忽儿窗外什么都看不见了,好像要把我们引渡到一个陌生的境界,一会儿又走出雾团。云雾调皮地扑打追随着我们,像多情的仙子,窗外顾盼,然后挥手作别,被风牵着,缓缓飘移走了,也或许是我们览车上升,她无意追随,转身去了。此时我们如在梦中,所处半空,莫不是人间仙境吗?怪不得佛教会找名山仙境做落脚点。在山势的上升中,攀登的艰辛中,山顶的爽风中,或许能感悟佛的境界与思索吧。生命的旅程,最终都要依托宗教来完成诸多疑问和解答。这依托着高山流水,向着高处的攀升,也是一个叩问肉身和回索自我的旅程,我们来自哪里,去往哪里,生命的尽头,有无知觉,有无来世往生?凡胎肉身在世间的游走,到底有无神的注视和牵引?这世上自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有一个神秘的所在,我们看不到,听不到,但必得相信,她在,她无处不在。


下得览车,还有一段阶梯要攀爬。雾更浓重,空气更清新,吸到肺里的每一口都似珍宝,玉声玲琅,嘤咛呢喃。水气打湿了衣裳,裹湿了头发,脸庞蒙了一层微米般的细碎水珠,是大自然妙不可言的馈赠。


最美的景致在山顶,此处金顶更险更狭更鬼魅,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攀上山顶。要经历些思想斗争。终于,给自己打气,来一次实乃不易,怎么也要走到路的尽头,登上最险要的顶峰。


或许是身在此山不知险,跟着前面的人,手脚并用,不问路程,只管攀爬。


下山之后,才仔细看那座山的照片,导游图上称他为蘑菇峰,我却觉他更像男性器官。充盈勃满,雄健挺拔,傲然挺立于天地之间。山为雄,水为雌,这座雄性的山用这种完美的造型示人,或许就是大自然一个智慧的隐喻呢。或许这就是无数善男信女对他征服、膜拜的原因呢。不怕艰险,不畏苦厄,也要登上金顶之顶,感受这里的大风与云雾。山风犀利,岚带有声,像洁白纱巾被利风抽打,细雨如飞,打湿所有的人,我们大声惊呼,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征服,沐浴在神仙境界。我们立于山的顶端,庆幸自己刚才最后一程攀登的抉择,感受着征服与被征服的喜悦,领受着大自然的无私馈赠。


今天写作此文的我,突然开悟,那时,是世界为我们打开一扇神秘而圣洁的大门,大自然的隐语,无处不在。


金顶是梵净山的器官,它用最完美的造型,向天地昭示虔诚与力量。而上天降下云雾,滋润沐浴着它。金风玉露,云雨有意,生生不息,书写着天地万物的真谛,护佑着天下苍生。


我实乃肉身凡胎,俗世之人,要书写梵净山的美妙与华彩,定是力不能及,说得太多太白,就有亵渎之意。或许这世上有些玄机,不易说破,只在心间悟受最好。就此打住,留存对神的敬畏和对大自然的仰望。


作者简介


周瑄璞  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著有长篇小说《人丁》《夏日残梦》《我的黑夜比白天多》《疑似爱情》,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十月》《作家》《芳草》等杂志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小说被转载和收入年选、进入年度小说排行榜。获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第三届“柳青文学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