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13|回复: 0

[以案说法]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贵州贩毒团伙33人终覆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为本案公开开庭时审判团队在庭审现场。袁家荣 摄


  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祝川,以免费提供食宿、毒品吸食、支付报酬等方式逐渐网罗了多名不法分子,形成了分工明确、层级清晰的毒品贩卖团伙。对外自称“安顺市最大的毒枭”的祝川,为增加隐秘性,还通过支付宝、微信转账等形式支付毒资。经过警方历时6个多月的蹲守、跟踪,一举打掉了这个贩毒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33人。该案起诉到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历经三次庭审,时长20余小时,通过对书证、物证、证人证言、鉴定意见等证据的举证、质证,重现了该贩毒团伙的犯罪脉络。庭审现场他们矢口否认自己的多项犯罪事实,但在铁证面前,该贩毒团伙成员均受到了应有的惩处。

  1

  低价毒品牵出贩毒团伙

  2015年3月,关岭警方在打击零包毒品犯罪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林柯贩卖的低价毒品引起了警方的注意。通常情况下,一份毒品的价格低于地下市场价格20%以上,就说明在附近可能存在毒品批发交易。警方抓住这一线索继续深挖,一个毒品贩卖网络逐渐浮出水面。为了进一步摸清该贩毒网络团队的人员结构和组织分工,关岭警方决定对林柯进行抓捕。

  2015年4月14日,林柯外出进行毒品交易后准备回家,行至镇宁县城关镇南街,突然3个彪形大汉向他冲了过来。林柯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犯罪事实已经暴露,便向街坊大声呼救。直到警察亮出警官证,前来“营救”的街坊才停手,林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收缴冰毒12.65克,麻古0.56克。据林柯交代,他的毒品来源于一名叫祝川的中年男子,警方开始锁定祝川。

  2017年7月22日21时许,在沪昆高速公路安顺南收费站,曾安若、水阳与祝川商量好冰毒价格后随即从贵阳出发。两个小时后,行至事先约好的交易地点,水阳下车将事先准备好的现金交给祝川,祝川交给他约400克冰毒。拿回冰毒的水阳将其放置在他与曾安若所开车辆的副驾驶脚垫处。交易结束后,两人堂而皇之地准备将装有近500克毒品的车辆开回贵阳。行至安顺南收费站时,收费站的停车杆并没有正常抬起。曾安若有所察觉,准备**,但是跟踪在他们后面的警方车辆很快断了他们的后路,无处可逃的曾安若当场交出了透明晶体状物5袋。经鉴定,分装的5袋透明晶体状物检出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两拨毒贩的上线均指向祝川,警方开始部署对祝川进行全面摸排,很快关岭警方摸清了祝川两处贩毒窝点。为了更加准确的摸清祝川贩毒团伙的网络结构及其犯罪活动方式,警方开始对祝川活动轨迹进行无缝跟踪。

  2

  日夜蹲守逐一抓捕

  从2015年4月开始,关岭警方开始跟踪祝川。几个月下来,警方分别在重要贩毒窝点轮流蹲守,保证祝川及同伙行踪24小时不离开视线。蹲守的干警只能在面包车里吃、喝、睡。这样长时间的盯梢不仅对干警体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对他们的精神也是一种折磨。然而,警方为了能够彻底摸清贩毒网络,一直按兵不动。与此同时,误以为平安无事的犯罪团伙日趋猖獗,交易频率渐渐增加,毒品交易数量增多,甚至在街头巷尾手持毒品、招摇过市,肆无忌惮地租车完成毒品交易。

  2015年8月4日23时许,已经准备睡觉的出租车司机舒国武突然接到一通电话,一个女人想要包车去安顺,问他接不接这单生意。舒国武表示自己已经喝过酒,不能出车,但是可以联系同是跑出租车的儿子舒斌。23时30分左右,舒斌接上了这名女子,开车前往安顺。一路兜兜转转,舒斌终于开到了女子所要前往的目的地。然而女子并没有急于下车,也没有将舒斌遣走。过了一会儿,她告诉舒斌有些饿了,要到附近吃点东西,请他再等等,一会还要乘坐他的出租车回到关岭。十几分钟后,女子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上车,舒斌开车返回关岭县,在到达关岭收费站时,警方拦下舒斌的车。警察出示工作证之后,开始在车上进行搜查,很快警方找到黑色塑料袋并对其进行封装称重。随后,将舒斌及女子带回关岭县公安局。后经鉴定,当晚共查获了69.52克冰毒和4.8克麻古。

  警方根据“长线经营、逐级突破、不惊上线”的破案策略,在不惊动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从最底层开始逐级击破、适时抓捕。其中最困难的就是要不惊动上线,交易现场警方只能在远处监控。如果祝川等人不先行离去,就必须提前在下线可能途经的回程地点布控,确保每一次行动都能“人赃俱获”。

  2015年9月11日,缉毒警察花应勇早上匆匆吃完早餐,就开着面包车到指定地点轮换彻夜未眠的同事。从4月跟踪祝川开始,关岭警方在西秀区、开发区、镇宁县警方的协作支持下,陆续对12名涉嫌毒品犯罪的嫌疑人刑事拘留,对4名因吸食毒品的违法人员行政拘留。花应勇和同事们虽然“身心俱惫”,但在盯梢时,从不允许自己有半点马虎,在积极收集完善相关证据的同时,一旦发现祝川及同伙开始行动,便立即安排布控,争取让不法分子早日落网。

  当天17时左右,祝川拿着红色铁皮盒和“正山小种”“安吉珍稀白茶”两个塑料袋驱车出发。花应勇和同事在保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一直跟踪着祝川。16时,祝川在茂茗加油站附近停下。根据警方经验,这应该就是祝川和下线商量好的交易地点。现在,就只需要静候下线的出场。十分钟后,一辆三菱轿车在路边停下,一名男子从车上走下来。花应勇突然吃了一惊,满脸惊诧。原来下车的这名男子叫做孟和平,是花应勇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儿。孟和平在关岭当地做一些小工程,平日里也算是有头有脸。花应勇来不及处理自己复杂的思绪,马上通知同事,安排布控。

  不一会儿,孟和平拿着红色铁盒和两个塑料袋,并从安顺西收费站上了高速,在关岭收费站,孟和平被提前布控的警方拦下,下车后看到表情严肃的“发小”——花应勇,孟和平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自己贩卖毒品的事实已完全暴露。当晚孟和平对车上搜出的共计74.41克的冰毒和麻古供认不讳。

  3

  收网之战打掉团伙

  通过6个多月艰苦绝卓的侦查,关岭警方已逐步摸清以祝川为首的涉案团伙各层次涉案成员的具体身份和动态轨迹,并掌握了详细的贩毒网络团伙的动态情况。祝川通过电话与远在广州的周列简谈好毒品数量及价格之后,由周列简通过客车将毒品发往安顺。为逃避打击,祝川贩毒犯罪团伙内部分工明确,自祝川而下,由第二层级负责去车站取货收款等,第三层级负责分销,第四层级负责进行毒品零包贩卖。

  2015年10月17日12时许,周列简在番禺叫了一个“跑腿”的,要求将一个黑色行李箱送到广佛路口汽车站货运部。是日下午,货运部老板将箱子和一条烟交给了沈家卧铺从广州到安顺的长途客运司机。这两件物品都是有人从广州托运到安顺的。货运部老板并不知道,在箱子里装了近1000克毒品,而那条香烟的发货人和收货人都来自关岭警方。18日下午,客运汽车抵达安顺站,司机通知两名收货人前来取货。18时左右,吴鸣和范静现身车站,但是一辆停在附近的小轿车引起了他们的警觉。两人驾着摩托车在外围不停的兜着圈子。那辆引起他们警觉的小轿车正是关岭警方提前布控在那里观察情况的。为避免破坏整个行动,关岭警方缉毒警察当机立断,从小轿车上下来,前往客车处取走香烟并驱车驶离。吴鸣这才放松警惕,取走了行李箱。

  当他们准备离开停车场时,警方果断行动,将两人抓获。此时,提前在7个据点布控的警方同时展开抓捕行动,关岭警方在广州警方的协助下,在广州成功将周列简抓获,在安顺将祝川抓获,在西秀区金座灯饰城将犯罪团伙主要成员苏安石、杨欢等抓获。至此,祝川贩毒团伙共3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缴获冰毒等毒品共计4057.15克,收缴涉案车辆5台,毒资12135元。

  2016年8月17日、2016年12月16日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祝川团伙贩毒案,2017年7月26日,安顺中院就安顺市检察院补充对被告人祝川的起诉部分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庭审中,祝川对公诉机关指控的7桩起诉事实进行否认,其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祝川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排除合理怀疑。

  庭审现场经过漫长的举证、质证以及双方法庭辩论,祝川团伙贩毒脉络逐渐清晰。安顺中院认为:被告人祝川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制规定,单独贩卖毒品8次,计贩卖甲基苯丙胺晶体(俗称冰毒)996.5克,甲基苯丙胺片剂(俗称麻古)43.24克,海洛因1.17克,合计1040.91克,随后,被告人祝川为贩卖毒品,以免费提供食宿、免费提供毒品吸食、支付报酬、销售毒品提成等方式网罗了多名被告人帮助其贩卖毒品,形成以祝川为首,以吴鸣、范静、苏安石、杨欢等为成员的贩毒团伙计贩卖甲基苯丙胺晶体2091.94克,甲基苯丙胺片剂14.42克,氯胺胴63.42克,共计2168.88克,前述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对于存放于金座灯饰城被查获的26.47克甲基苯丙胺晶体由于是该贩卖毒品团伙的待售毒品,被告人祝川、吴鸣、苏安石、杨欢当对此负责,而被告人祝川藏匿于千禧花园出租屋及镇宁县城关镇的甲基苯丙胺晶体及片剂其他被告人并不知晓,故其他被告人对此二处查获的毒品不承担责任。

  4

  被告人家属泪洒法庭

  2018年1月25日,祝川团伙贩卖毒品案宣判。在安顺中院大法庭的旁听席上,坐满了被告人家属。审判长陈佳宏宣读判决书:“被告人祝川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吴鸣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海璨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当陈佳宏宣读至此,旁听席传来了被告人亲属们的哭声。

  宣判结束后,海璨的母亲和未婚妻一直坐在法院的台阶上,迟迟不肯离去。

  原来在庭审现场,海璨一直辩称自己没有贩毒,他只是因为帮助祝川处理违章记录,因此常常前往祝川所在的出租屋。案发当天,他也只是碰巧要给吴鸣送笔记本电脑,才会出现在金座灯饰城。家人一直以为海璨这次的确没有贩卖毒品。加上辩护人的无罪辩护,更给让家人充满信心,以为海璨会被判决无罪当庭释放。但是根据多名证人证言,海璨的支付宝转账记录以及技术侦查资料,最终法院认为:被告人海璨曾因犯非法持有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又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晶体100克,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属累犯和毒品再犯,应当从重处罚。宣判当日,涉及祝川团伙贩毒案的7名主要成员全部获罪。其他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也在另案处理中得到了自己应有的惩罚。

  该案的成功侦破审结,清除了长期以来在安顺市西秀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关岭县、镇宁县的贩毒团伙,2016年,关岭县成功创建了国家无毒害示范县,2018年以来,关岭县警方再未查获一起毒品零包贩售。目前,安顺市正在推进建全国禁毒示范城市。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普法讲堂

  近年来,毒品需求市场和毒品交易的高额利润刺激毒品犯罪不断升级,导致毒品犯罪不断向团伙化、职业化方向发展,犯罪手段更加隐蔽,涉案地域更加广泛,次生犯罪危害更加突出,查缉、审判难度进一步加大。毒品问题一日不绝,禁毒斗争一刻不止,如何更加行之有效的打击犯罪是全社会面临的巨大考验。

  一是严格遵循国家相关法律,把好案件事实关、证据关、程序关和法律适用关,一方面“当严则严”,始终保持对毒品案件的高压态势,对犯罪情节严重、主观恶性深的被告人依法予以严惩,体现法律的威严和惩戒作用;另一方面“当宽则宽”,对那些收到金钱引诱而走上协助贩毒人员实施运输毒品行为的“马仔”,或社会危害不大、主观恶性不深,具有坦白、立功等法定从宽情节的被告人,以及犯罪情节较轻的初犯、偶犯,依法予以从宽处理,正确把握宽严相济刑事政策。

  二是进一步加强公检法等部门的沟通协调。本案中贩毒团伙人员众多、分工明确、手段隐蔽、涉案地广,给侦破、取证、审判增加了难度。当地公检法部门协调联动,通过召开联席会议,案件质量评析会等方式,加强对毒品犯罪案件证据收集、固定的指导,明确技术侦查证据转化形式,规范讯问犯罪嫌疑人视频影像资料,互通禁毒工作情况,使案件依法顺利审结。


(来源:中国法院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