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451|回复: 0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应志刚


小时候,我经常坐在屋后的山坡上,看夕阳下的村庄,升腾起炊烟袅袅。


我不知道,炊烟是否化作了云霞,四处流浪。


在若干年后的某月某天,一个挣扎在都市街头的男人,空茫的眼神越过林立的高楼,在尘埃里哭泣。


他知道,再也回不到那个烟霞烂漫的日子。


祖母在小院里喊,“阿囝啊,回屋吃饭嘞!”


祖父牵着牛,穿过朦胧的光线,那只盛满野果的背篓,越来越清晰。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贵州的山,比我老家的山还要高,九曲十八弯,车子贴着悬崖峭壁,在接近九十度的车道转弯。


云彩仿佛就在眼前,触手可及,仿若我心里深埋的那份乡愁,时不时跑出来,似针锥。


又见炊烟升起,在那座叫做楼上的古寨,晨起的阳光似上苍慈悲的注视,澄净、安详。


我并不急于去亲近这恍如故乡的村寨,站在高高的山顶,踌躇的像个离家多年的男人,该如何去抚慰暌违已久的妻儿。


停下脚步,望着炊烟散去,坐在一块岩石上,默默地抽了两根烟。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群山如黛,村寨依山而居,层层梯田随山峦起伏,清风送来稻浪的芬芳。


一条小径通往村落,初秋的气息已经弥漫,落叶在石路翻滚。


老旧的木房子,门扉敞开的院落,像一位孤单的老人,在岁月中无声等待,每一位终究还要回来的游子。


檐梁和门板挂满了金黄的苞谷和红艳的辣椒,喜庆的红色对联,在潮湿的眼眶里,逐渐褪去了色彩。


唯有墙角的那一株三角梅,开得绚烂,不为谁等待,欢喜了就开,难过了就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古老的村寨都是这样。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年轻人从江西南昌跋山涉水到贵州讨生活,走到这里的时候,或许是感觉累了,也或者是遇见了一位有趣的女子,反正他是不走了。


年轻人很勤劳,在山里开垦出一片片农田,种上了苞谷、水稻,山上的泉水漫过田野,淌过来时的路,汇入江河,向他的故土捎去平安的讯息。


春来冬去,时光的年轮,眷顾着年轻人的子子孙孙,在大山深处繁衍出勃勃生机。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山里的时光很慢,老人抱着娃娃在院子的树荫下打着瞌睡,外乡人经过的气息,让老人从睡意中朦胧醒来。


孩子也醒了,嘟起嘴对我吹着口水泡泡,又伸出手来要我抱抱,新生命的香氛,让人温暖。


不时有孩子过来串门,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这里摸摸那里碰碰,老人只顾他们去玩。


等到要走了,老人小步跑进屋里,抓了一把山果出来,塞在孩子的手里。


我看着孩子手里的野果子,想着自己儿时在村子里东家进西家出的场景,想起祖母把山果子分给别家小孩时,我满地打滚嚎啕大哭的样子。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我问孩子,“果子酸吗?”


看着她把果子放进嘴里咀嚼,对我点点头,扑闪着大眼睛不说话。


其实,我的嘴里已经积满了口水,那种滋味很难受,在一个孩子的面前吞咽口水,那实在狼狈。


小孩子跟了一段路,我好几次忍不住去看她手里的果子。


路边的墙缝里长满了小番茄,望见几枚熟透了的,连忙摘了放进嘴里,总算掩护了我的馋相,和着满嘴的口水咽了下去。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在村寨的底处,我掏出水来解渴。孩子指着我手里的瓶子说,“那个不好喝。”


我以为是孩子渴了在寻找借口,就把瓶子递给她,“你要喝吗?”


孩子摇摇头,过来拉我的手,把我带到了一处茅屋遮蔽的水潭。


那一泓潭水的前方有一道石壁,汩汩不绝的泉水,从深入石壁的竹筒喷涌而出。


我学着孩子的样子,躬身捧了一口泉水来喝。


“甜吗?”孩子得意地望着我。


我笑了笑,倒空了瓶里的水,往里注入满握的清凉。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孩子咯咯笑着,蹦跳着跑进了一处人家,我再也没有遇见她。


我迷失在古寨的小道,从这家的前院穿过那家的后院,又从人家的厨房跑进了中屋。


忽然,好似时光穿越,置身于旧时的诗书人家,古朴的八仙桌、太师椅,虽已残旧,却盖不住当年的气势。


抬眼,见一块“听雨”牌匾,架不住凝神静气,题词者的落款,竟是清代书法、文学、金石名家,官至内阁大学士的翁方纲。


转身,又遇见“耕读传家”四字,细看,却是清末书法家、实业家黄自元手书。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这里的老人说不清祖上的典故,他们只是忙着自己的事情,任由我这个外乡人在他们的房子里走来走去。


我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血脉基因,让他们安然于大山里贫瘠的时光,但我知道,那份淡然的背后,掩藏着一个家族曾经的繁华。


只是流年似水,看破了红尘万丈,他们恪守着祖训,守着老屋,守着屋后的大山,守着屋前从苍翠到金黄的几亩水田。


旧物不言,时光未必惊雪。


只有在狭窄的小巷与他们相逢,那擦身而过的风,你才恍惚看见一个孤独的剑客,从历史的风尘中走来。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敲黑板记重点            

楼上古寨

↓↓↓↓

石阡楼上古寨位于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国荣乡,古称“寨纪”,始建于明弘治六年,是一座以周氏家族为主的血缘村落。


楼上古建筑群以梓潼宫为核心,由古宅、古巷、屯卡、古井、古墓等组成,被誉为“佛顶山下的明清古村落”,2008年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古寨坐东北面西南,依山而建,其整体布局为“寿”字形结构,所有巷道均为青石铺就。青石板两旁,是清一色的青瓦木屋,且都是明清建筑。


家家户户的木窗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或梅花、或蜻蜓、或蝴蝶、或喜鹊,富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寨中拥有一大片古树,由紫薇、丹桂、红枫、柏树组成,据考证,这些古树的树龄在300年以上。最为奇特的是七株枫树呈“北斗星”形状分布,枫树上栖息着上千只苍鹭,却从不到其它古树上居住、停留。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铜仁大山里的这座古寨,隐居着一群侠客

作者简介


应志刚,浙江宁波人,任职媒体20载,曾任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人民网苏南频道新闻中心主任、中国日报网江苏频道总编;2015年创办苏州博采众创传媒有限公司;乐途灵感旅行家(2018年度央视形象代言人)、同程旅行家、驴妈妈旅行达人、途牛大玩家、中国国家地理网专栏作者,已出版《混在美女如云的日子》、《最高使命》、《突然有了乡愁》、《散落一地的温柔》等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