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55|回复: 0

[社会热点] 史上最奇特的词人,每写一首词都要改词牌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所周知,宋词的写作离不开词牌。词牌就代表一首词的字数、断句、曲调、格律等等,即便宋词发展到后来脱离了音乐曲调,但词牌依然决定着词的平仄格律。但凡作词,无不按律而作!

但词牌也并非一成不变的,有的词人对词牌格律作出调整修缮,使得同一个词牌有多种格式格律,比如《瑞鹤仙》便有三种不同的格式。也有的词牌因一首绝世好词而被后人修改名称,譬如《念奴娇》便因苏东坡的《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词而被后人取其中名句改作《大江东去》。


b8d4514b5c5200cef57e997d3e78e9af_wmk.jpeg


诸如此类的修改词牌名虽不少见,但大多是后人修改。词人自己作词并修改词牌名的却不多见,而南宋有一位词人更为奇特,每作一首词都以所作词中的佳句来修改词牌名,可谓古今罕有!这位词人便是南宋的张辑,且来欣赏他的一首《疏帘淡月·秋思》:

疏帘淡月·秋思

南宋·张辑

梧桐雨细,渐滴作秋声,被风惊碎。润逼衣篝,线袅蕙炉沉水。悠悠岁月天涯醉。一分秋、一分憔悴。紫箫吹断,素笺恨切,夜寒鸿起。

又何苦、凄凉客里。负草堂春绿,竹溪空翠。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从前谙尽江湖味。听商歌、归兴千里。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



张辑作词学姜夔,风格大多风雅清淡,后世评价其类似于北宋秦观。但张辑有一个癖好,便是每每作词都以所作词中篇末之句修改词牌名,譬如其曾作《月下瓜州》便本是《乌夜啼》、《山渐青》本是《长相思》等等。而这首《疏帘淡月·秋思》也同样如此,原词牌本是《桂枝香》,张辑却取末句“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而改词牌名为《疏帘淡月》,也算是词史一奇!

这首《疏帘淡月》是首羁旅思乡词,上阕从秋日风雨写起,“梧桐雨”、“滴作秋声”、“风惊碎”从视觉听觉角度将秋风秋雨描绘地如泣如诉。紧接着一句再写房间内的景:熏烤湿衣、烟气袅袅!虽是写景,但已然将词人孤寂之情衬托而出。后数句则直抒情意:天涯流落、岁月催老、秋来憔悴!箫声、家书、孤鸿,一派萧索悲凉的意境,一派愁苦悲切的心情!情景相宜,极富感染力!




下阕数句则用典故表达对草堂竹溪的闲适生活的向往,紧接着笔锋一转,一句“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写出身世之悲,颇有世事沧桑之感!“从前谙尽江湖味。听商歌、归兴千里”则直接表白出羁旅天涯已久后的思乡怀归之意!结尾以景写来:“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意境迷离悲凉,言外之情悠悠不绝!这一句也是词人最得意的辞句,因而才会以“疏帘淡月”来作为词牌名!

张辑虽喜好以己之辞句修改词牌名,但其词确实颇有大家风范。这首《疏帘淡月》情景交融、虚实相映,用词用语清淡疏雅,看似平淡读来却耐人寻味。“一分秋、一分憔悴”、“落叶西风,吹老几番尘世”等句尤其动人心弦。而尾句“露侵宿酒,疏帘淡月,照人无寐”更是意蕴隽永,令人回味无穷!( 读书狗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