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838|回复: 0

[散文世界] 杨智勇 ‖ 弯弯的山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5 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弯弯的山路

弯弯的山路
杨智勇


弯弯的山路,载着我的梦延伸到了远方,思念也在远方;弯弯的山路,童年的欢笑在山路上徜徉,梦也在徜徉;弯弯的山路,我在远方痴痴的念想,念想在心头沉香。


岁月,是一首经久不息的老歌。浅浅的吟唱着属于大山深处最独有的歌谣。童年的我,就与大山结下了一段深深的情缘 。


我的童年是在山村度过的,童年的世界里,宁静的山村就是我梦中的桃花源。那里有高高的山岗、有我最稚嫩的歌谣、有我的任性撒娇,有我最无忧的欢笑。山路弯弯,我不怕山高水长,因为我知道,高高的山岗上,有无尽的鲜花野果。


那时的山里,没有电灯,用的还是煤油灯。灯光下的奶奶,常常戴着老花镜给父亲、我们缝补衣服,但最多的是给我做布鞋。煤油灯燃得久了,就会有灯花,一朵、两朵啥是好看。那时的我总喜欢去挑动着灯芯,好让灯更亮一些。奶奶总说,灯花结的多就是好的兆头,所以那时我常常做的就是数灯花了。每每看到结了四五个灯花,我总会高兴的手舞足蹈的。虽然煤油灯总有着一股煤油的味道,但不知道为什么,记忆中煤油灯是最温暖的灯。那星星点点的灯,总会勾起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后来才渐渐地明白,我所依恋的不过是奶奶所给的温情。或许,生命就是这样吧!美好的东西,总是那么容易逝去,就仿佛童年一般。我的心凝结着无数的灯花,可依旧留不住曾经的那份无忧与美好。多年的梦的深处,我依旧记得奶奶在煤油灯下做鞋的情形。一针一线,是奶奶密密的疼爱。


弯弯的山路,弯弯的这头,有着奶奶的小屋。小屋里有着属于我的童年的五彩斑斓,延伸了我儿时所有的梦想。梦,是那般的轻盈,有着童话的翅膀,是我在以后的人生路上想要靠近却始终无法靠近的地方。


弯弯的山路

弯弯的山路


山路弯弯,弯弯的山路有我深深的足迹,有我求索的身影,有我梦想的启航;山路弯弯,炼就了强健的身体,拼搏不服输的心灵,沿着弯弯的山路,我走向了山外,走向了梦想的城市。


山里,是避暑的好去处。夏夜,林间的蝉拼命的吹叫着。似乎想要将它所有的热情在这一季燃烧。风,是这个季节最美丽的邂逅。轻轻地,仿佛带着低低地呢喃,将所有的深情都交给了星空下歇凉的人们。


夏夜的星空下,爷爷奶奶最喜欢在小院里乘凉,每每这个时候,奶奶总会让我唱学校老师教的内容,而我最喜欢的就是唱这首歌了“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挂在天边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我一边唱着一边跳着,常常惹得爷爷奶奶笑声阵阵。山路弯弯,我的歌谣在山路上久久地回荡。现在想来,那是我岁月中最遥远、最温馨、最甜蜜的梦了!或许,小孩子天生就喜欢得到大人的认可与鼓励吧!每每看到爷爷奶奶笑的那般的欢乐,听着他们的赞扬,心中总会涌起一股自豪感。


我时常缠着叔叔们讲故事,听许多许多关于天空的故事。犹记得那时的我,总会痴痴的等着叔叔们的故事,故事听的多了,也就那么几个版本了。什么“嫦娥奔月”什么“牛郎织女”等等。“星星真的会眨眼睛”,小时候的我很是好奇,遥远的广寒宫上真的有玉兔嫦娥吗?叔叔说,七月七是牛郎织女鹊桥会的日子,可我为什么从来没有看见过鹊桥呢? 对于我那么多的为什么,叔叔们也烦了,到最后我记忆最深的故事就成了这样的版本了“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至今犹记得,那时的我两只手傻傻的撑着头,一本正经的等待着故事的结局。当然,故事是没有结局的,老和尚依旧重复着故事中的故事。然而,岁月的翩跹却带走了太多的过往。我追不上岁月的脚步,亦留不住那些匆匆而逝的美好。


弯弯的山路

弯弯的山路


在大山里,每天有着许多许多的农活,奶奶怕太阳晒到我,就让我躲在林间的小路上玩耍。我喜欢那种将自己置身与大山的感觉。我跟随着大山浅浅的呼吸。山里的鸟叫声是大山最美丽的歌谣;绿色的丛林是大山最美的衣裳。我时常坐在大山的怀抱里,聆听着大山深处的呢喃。我喜欢坐在高高的山岗上,看着那条弯弯的山路,凝望着田园间我熟悉的身影。偶尔唱着歌谣,偶尔去捕捉蝴蝶蜻蜓,但最多的是喜欢捉蝉。林间的松树上,此起彼伏的蝉鸣声,我轻放着脚步,踩着厚厚的松叶,脚下一片柔软。我少捉到蝉,总是惊的蝉到处乱飞,那只不过是儿时的乐趣罢了,无关是否捉到。那时的心,是一片洁白的云,不染尘埃、不沾忧愁。而那条林间的小路,就是绽放在我心上的一朵心花,芬芳自怡,没有岁月的痕迹,没有世事的沧桑。


山路弯弯,弯弯的两头,有着我最深的依恋。山路弯弯,弯弯的山路,是奶奶额头弯弯的皱纹。细细的皱纹刻下了岁月的斑驳的痕迹;细细的刻下了那些灯光下,最慈祥的画面。山路弯弯,延伸着遥远的远方……“奶奶,山的那一头是什么?”皎洁的月光下,我指着弯弯的山路问道。


“山的那头就是大地方,等你长大了,就到外面去,看大世面挣大钱!”奶奶抚摸着我的头,慈祥的说着。在老一辈的眼中,挣大钱就是有出息了。这是山里人世世代代的梦,渴望着走出大山,可以在外面的世界开创一片天地。直到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外面的世界会给你一个新的开始,但心的依恋却始终留在了这片大山的深处。依恋,依恋这里的风,带着林间泥土的气息,带着松树芬芳的气息;迷恋,迷恋着这里的宁静,鸟语花香,自有着属于山林独特的宁静。可是,生活,容不得你的沉迷,所以,离开也是必然的结果。


等我长大了,也接奶奶到外面去,我承诺着。那样的月夜,那样的星空,似乎只属于我童年的记忆。就仿佛童年于我似乎也只是一个梦一样,而梦一样的童年,就仿佛那年星空一样美丽,而我,终只是在梦里。


那时的心中暗自记下了奶奶的话,原来,山路的尽头,是繁华而我也要走出去。我想象着长大以后可以走出去,过奶奶说的好生活。可当我真正走出去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些关于大山的记忆才是我心中最深的依恋。


弯弯的山路

弯弯的山路

山路弯弯,山里人在来来回回中摸索着远方的道路。春去秋来,莺飞草长,山里人依旧寻找着远方的路。风,夹杂着泥土的气息,带着所有山里人熟悉的、眷恋的气息,在山路上久久地弥漫着。


山路弯弯,延伸着遥远的希望。远方的远方,有着繁华的天堂。山路弯弯,久经岁月的沧桑,沉淀了所有山里人的企盼。离开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而生活最终的眷恋却留在了大山的深处。叔叔们相继离开了大山,他们说要去远方。远方的远方,从此成为奶奶最牵挂的地方。奶奶时常在小院的坝子里凝望,凝望着那条弯弯的山路。我看见了奶奶眼中的思念,额头上细细的皱纹中亦写满了思念。


路,会有尽头吗?不会,路没有尽头。那么人生呢?人生的路亦没有尽头。不管风雨泥泞,你都必须勇敢的走下去。妈妈的牵挂,是那煤油灯下的千层底布鞋,是那“临行密密缝,夜恐迟迟归”牵挂。只是,牵挂在那条山路上延伸了一年又一年,冗长而又揪心。


后来,奶奶离开了。我不知道,人是否真的有灵魂 ,如果有,我知道,奶奶一定不舍得离去。爷爷说,奶奶是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永远在天空上守候着她儿女们。叔叔们回来了,看着床头柜上奶奶放着的是叔叔们厚厚的书信还有没有做完的布鞋,叔叔们哭的肝肠寸断。那夜的雨下一夜,那夜的风也在低低地呜咽。我没有想到生死的离别会来的那么的快,所以我安慰着自己“奶奶就是那颗最亮的星星”。只是,阴雨的日子里,星星是否也会哭泣呢?


我时常幻想着奶奶没有离开,我依旧会在弯弯的山路上扯着嗓门喊:“奶奶,我回来了!”可是,除了阵阵的回音,再也没有奶奶乐呵呵的应答声了。山路没有尽头,思念怎么会有尽头呢?


弯弯的山路

弯弯的山路

没有奶奶的老屋,也没有了欢笑。后来,我由于家中的原因,也少去老屋了。在后来,我渐渐长大,离开了故乡,离开了家人。那时候,我亦明白了叔叔们当年的无奈与奶奶的思念了。思念愈浓,久而愈重,那条小小的山路上再也没有了我欢快的笑声,再也没有了我依恋的身影。渐渐地,我开始害怕靠近那条小路,害怕靠近那幢老屋。因为,我害怕思念会泛滥,我害怕碰触老屋那斑驳的墙壁,害怕看见老屋那孤零零的身影。或许,我是懦弱的。我选择了逃避,但我知道,我终逃不出我的心,心不会欺骗我。不管我是否回去,我的心依旧会痛,会思念。思念,是远去的人儿,在心头酿的一壶老酒,思念越长酒越醇香。而痛苦,是人生的一部分,我无法逃离,所以我必须面对。


在去年的年末,我回过一次老家。那高高的山岗上,我依稀着曾经的身影,奶奶的笑容依旧在我的心头萦绕。走在曾经熟悉的,弯弯的小路上,野草早已经肆意的长开。脚下的路上,曾经的欢笑掠过,心头一片潮湿。儿时的小树,早已经长高。奶奶的田地间,也没有了庄稼欢快的成长,野草早已经蔓延,一如我心头蔓延的忧伤。


走近那幢老屋,那幢装载着我所有童年美梦的老屋也只剩下断瓦残垣了。我的心,抽泣着,每靠近一步,就痛一分。时间过的太快,我终留不住那些美丽的过往,留不住那些美好的记忆,留不住那些记忆中的人。寒风中,老屋孤零零的在山林中颤抖,犹如一位古稀的老人,那般的孤独,那般的无助。可我能做什么呢?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只能静静地回忆感伤,只能静静地将你凝望,任凭回忆潮湿我的心,任凭泪水迷蒙我的双眼。这个世间,本就没有永恒,逝去的终已经逝去了。我们唯有面对、前进……记忆镌刻在心底的最深处,那些温馨的画面终成为了流年最美的沉香。


弯弯的山路,我在你的臂弯里成长;弯弯的山路,我在你的怀抱中寻找着梦的翅膀;弯弯的山路,请容我将你刻进我的心底,连同我爱的人们和儿时的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