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402|回复: 0

[报告文学] 聂洁 ‖ 爱是永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是永恒.jpg
聂洁


与汪艳联系了几次,最后,终于在一个周末的晚上见到了。当时,她从老家五德镇地印村看望公公赶回来,吃过晚饭就等在学校门口,我们约见的地点在她办公室。就着一杯茶,我们聊起来。见她如此忙碌,不禁想起几年前散步时碰见她,她轻松愉悦地说:啊哈!现在咱也终于能享受到8小时的上班制度了!


此刻我就笑着对她说:


“汪校长又重操旧业,轻松日子没过上多久哦!”


只一脸平和的微笑。


1988年,刚刚师范毕业的汪艳不过19岁,分配到石阡县五德区地印乡小学。才从学校毕业的女孩子,独自在偏远的乡下生活习惯吗?


汪艳淡然一笑:“生活倒没有什么不习惯的。我本来就是农村姑娘,在家时那么苦那么累的农活都得干,分配到地印是去教书啊,教书总没有干农活辛苦吧!再说我喜欢这份职业。”


而接受我访谈的现在,她参加工作已经29个年头,当年的青涩女教师已经成长为眼前这位成熟的女校长。29年的小学教师到小学校长的经历,一路走来,身材瘦小的汪艳,依然衣着朴素,谈吐纯朴,浑身透出一股极其本真的自然状态,没有给人丝毫矫揉造作之感。


把汪艳这29年的工作经历梳理一遍,大致流程是这样的:在地印小学任教3年,1991年调到五德小学21年,直到2012年调进县城。在五德小学度过的21年人生时光,是她最重要的成长阶段。回想在五德小学的经历,汪艳说,1999年接手学校的办公室工作,是她转向行政工作的开端。2000年任校教导主任。从教学岗位转向行政岗位,刚开始是很有些费劲的。


“但是只要肯付出,一切困难都能克服。”她如是说。就是凭着一股对工作的热忱和干劲,汪艳成功从“汪老师”转型为“汪主任”,再到“汪校长”。


“我干的这一行也不是什么高科技,只要用心,愿意付出真情付出爱,舍得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孩子们身上,把学校当成自己家一样看待,把学生当成自己孩子来关爱,就没有做不好的事。”已在校长岗位十几年的汪艳,说起话来依然朴实无华。


“忙是我永远的主题。爱也是我永恒的心念。”汪艳和颜悦色的表情,看不出一丝不满或者抱怨。


“对于我来说,忙根本就不是事。任校领导职务后,整个学校的安全责任才是我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迫使我不敢懈怠丝毫。我的神经随时都是绷紧的,所以,只要是涉及学校安全的事,事无巨细,我都必须亲自把关。多年来就养成了我婆婆妈妈的琐碎习惯。比如每天都要去查看门窗是否关好,水电是否关闸。学生的精神面貌、思想状态怎么样啦,我都必须时时过问,一有时间就去学生中间,与他们聊天,交流。”


于2002年至2012年任职五德小学校长期间,学校实行寄宿制,符合条件的三年级以上学生都得在学校寄宿。汪艳每天都要呆在校园里,直到最后一间宿舍关灯,再到校园各个角落巡视一遍,看看门窗是否关好,水电是否关闸,确认各处都没有任何问题,才回到自己家。而此时,她自己的女儿已经花猫一样蜷缩在床上睡着了。她当上校长那年,女儿刚刚上一年级,正是需要照顾的时候。


说到女儿,刚才还面色平静,语气温婉的她,眼神黯然下去,声调也起了变化,说:“真的非常对不起女儿,我在这世上无愧于所有人,除了我的女儿……在她成长的最关键十年,虽然我就在她身边,但我根本无暇顾及她。她爸在另外一个乡镇上班,一个星期能回家一趟已经非常不错了,根本指望不上他来帮我。那时我们就住在学校教师宿舍,人家都认为,这么近,又是在学校这样的环境里,我对自己的女儿一定照顾得很好。其实恰恰相反,根本没时间去管她!常常是,我深夜回到家,女儿已经玩睡着了,脸不洗,脚不洗,全身脏得不忍目睹……学习也管不着。要是我那时候多一点时间关注女儿的学习,后来的高考她准能上个好些的大学啊!……”


“那时候的心思都被学校里的事占据了。你想啊,学校里那么多来自各个家庭的孩子,都是十来岁的年纪,正是从儿童到少年的转型期,而且绝大部分是留守孩子,心理变化非常大,情绪不稳定。我一有空就到他们寝室去,和他们聊天,观察他们的生活状态,关注他们的心理变化,让这些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多少感受到点温暖。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些孩子都很喜欢我,只要我去,就围着我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基本没有对我隐瞒的事。”


汪汪艳脸上又露出惯常的笑容。我留意了很久,一旦说起她的学校,说起她的学生娃娃们,她脸上这种笑容就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眼神也格外温柔,像有一缕春风拂过,你在她身边会感受到一股暖意,让人感觉安全,安心。


“当校长那么多年,有没有遇到让你着急上火的事?”


“有啊!经常遇到这种事。”


她说在五德小学的时候,遇到学生生病,她都要亲自带去医院看病,乡镇学校没有校医。而孩子们绝大部分是没有钱的,医药费得由她垫付。有的孩子家庭实在困难,她就没有收垫付的药费了。这样的事每年都有好几起。


有次凌晨一点多,宿管敲开她家的门,说有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发高烧。响声把睡梦中的女儿也惊醒了,汪艳对女儿稍作安抚,关上房门就跟着宿管向学生宿舍赶去。乡镇医院没有医生值班,她又跑去敲开了医生家的门。待一切安顿好,已快天亮。疲惫不堪的汪艳回到家中,见到女儿蒙在被子里,她把被子轻轻揭开,女儿蜷缩成一团,熟睡的脸上还有泪痕。当时女儿才7岁,汪艳的心里一阵难过。第二天,她问女儿,昨晚是不是哭过。年幼的女儿说:“我一个人在家睡觉害怕,就哭了,但是不敢大声哭,又很害怕,就蒙在被窝里哭。后来就哭睡着了,都不知道你哪时回来的。妈妈你以后不要留我一个人在家睡觉了,我真的很害怕。我对女儿真的很愧疚……”


那时不管是几点钟、天气怎么样、自己的孩子是否有人带,只要是学生有事,必须立马赶去处理。别人是每天8小时上班制度,她是24小时上班制度,保证随叫随到。


“你的8小时上班制,就只享受了两年吧?”


她笑说:“是呀!刚好两年。2014年,县里要新建实验小学,又把我调过来,当时我任副校长,协助新学校的筹建工作。新学校里的杂事多如牛毛!虽没当校长,也忙得不可开交。第二年,校长调走,又让我来当校长!看看,轻松日子没过上几天!”


“那么,你觉得在县城里的小学当校长与在乡镇小学当校长,哪里压力更大呢?”


“都差不多,安全责任都重如泰山。在这里,建校头两年也是寄宿制,每天晚上回家都是深夜11点以后。得等娃娃们都睡了,我再在学校里各处检查一下,觉得放心了才回家。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我丈夫对于我的晚归都习以为常了,要是某天回去稍早一点,他还会吃惊:呵呵,今天娃娃些居然睡得这么早啊,你都回来了!现在我们没有再收寄宿学生,晚上才轻松一点。”


“终于说到你的丈夫了!说说看,他对你的工作支持吗?你们夫妻分居也是好多年了吧?”


“就是啊!我们1992年结婚,到现在25年,直到2012年我调进县城,才结束夫妻分居,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顿了一下她又接着说:“但实验小学还是寄宿制的时候,我每天也是要深夜回家才能相聚。你想吧,我每天清早7点以前要离开家,7点必须赶到学校,学生开始吃早餐。从清早7点开始,一直要到深夜11点才回到家。整个白天,我们夫妻见不到面的。”


“你丈夫没有意见吗?”


“习惯了啊。现在女儿大学都毕业了,家里没有更多负担。孩子还小的时候,我也比现在忙,他在另外一个乡镇上班,一个星期能回趟家就不错了,根本指望不上他来搭把手。所以现在他也比较理解支持我的工作。夫妻之间贵在彼此理解吧!唉,只是对孩子,我们两个大人心里都是有愧的!”


“你觉得在乡镇小学当校长与跟县城小学当校长,区别大吗?”


“当然大啦!师资力量就不一样。还有教学设施、家长的教育意识、期望值等等,都大不一样。在县城,各种条件相对好些,但是家长的期望值也更高,老师的教学压力就很大。为了把我们这个新建的小学办得有特色,我与学校的老师们没少花功夫。我们探索出一条具有特色的教学路子,采取两个具体的措施:一是狠抓‘4+2’特色教育,注重培养学生的特长,我们学校具体以舞蹈、古筝、钢琴为主打;二是让传统文化进校园:每天的下午2:30-2:55,举办诵读经典、书法练习活动。这些举措得到社会及家长广泛好评。”


的确如此。石阡县实验小学从办学之初到现在,不过短短三年时间,好评如潮,生源不断攀升。办学之初,设计容纳人数是800人,这个学期已经突破1200人。我想,这当然与学校有这样一位极具责任心的校长分不开。


其实,我眼前这位文静的女校长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庞大感人之事,她就如一位邻家母亲,用呵护自己孩子般的细心与热情呵护着学生,点点滴滴,都是细小入微的事,却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几十年来一直坚持把小事做好,这就了不起,即所谓“贵在坚持”。所以,实验小学开办才三年,石阡人都知道了这位叫汪艳的校长,是如何有责任心,爱校如家,爱生如子。各种荣誉也接踵而至,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等等。


对于这些,汪校长只是淡淡一笑:“能够得到学生和家长的认同才是最好的奖赏。我最开心的事就是被一群娃娃围着,嘻嘻哈哈,问长问短。我在孩子们中间的时候是最快乐的,你看看我的网名就叫‘好心情’——我的好心情都是孩子们带给我的啊!”


说话间,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起身准备离开。这位校长关上房门后,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看见走廊尽头卫生间灯是开着的,叫我等等,走过去看了看。回来说,是去看看卫生间水关好没。走到楼下操场上,她又指给我看各栋教学楼的功能。突然,她的眼睛停留在右手边二楼的一间教室里。那间房里透出微弱的光,似乎电脑屏幕没关。她嘴里嘀咕着,走到门卫室跟门卫说,去看看二楼的那间教室是不是电脑忘记关了,把电源关掉。


“你真是细心!”


“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改不了啦!不过细心点好啊,就是这些婆婆妈妈的琐碎习惯,才使得我在这么多年的校长生涯里没有出过安全事故。”


依然一脸微笑。依然一腔热爱。


路灯下,我这才仔细打量下这位“汪校长”。她的脸上从没有化过妆,连最简单的描眉都没有。纯天然的样子,最本真的神情。但是有一缕微笑一直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脸庞,所以她有一份由内散发出的温和安详的美。我想这是好心情给她带来的美丽,是她成天待在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中间的结果。这位女校长,才如此温暖,如此让人心安。


因为爱是她心中永恒的主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