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821|回复: 1

[报告文学] 杨旭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一:皇菊花开的季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皇菊花开的季节


杨旭


2017年的金秋十月,党的十九大会议在北京胜利召开,土地延包继续三十年不变,乡村振兴战略遍地开花,农业农村农民继续加大扶持,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面同步小康,举国上下一片欢腾。


这个时候,玉竹山上的金丝皇菊如期盛开!


人们走进玉竹村,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金黄,一千八百多亩菊花开得正酣,一簇簇、一片片,整个山坡好似披上了一层黄金,同时,菊花地里套种的柑橘也进入了成熟期,黄澄澄的,令人垂涎欲滴,吸引一大批游客前来赏菊花、采柑橘。


有人说:“金色产业”不仅美了乡村,更鼓了乡亲们的腰包。


有人感叹:“这里有山有水,有花有果,有香有色,真是太漂亮了,就像个世外桃源。”游客们边赏花,边摘桔尝桔。


有了观赏效应,村民们也找到活儿。菊花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光是采摘期,村民每天白天到地里把菊花采回来送到加工厂,园区以每天七十元的工资开给村民,晚上加工厂也是一片繁忙,男男女女把采回来的菊花一朵一朵均匀摆放在烘箱里,然后装入烘房,也获取了加班报酬。


“今年菊花开得很好,这两天天气正好,我们要把这些菊花摘去烘烤。”从毛家村来的安六春常年在园区务工,谈起这段时间的打工收入,心情高兴得不得了,他说:“每天加上加班,工资可达一百余元,光是两月花期的劳务收入,我可以收入近万元”。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园区发展的2500亩各类精品水果,加之以短养长的方式套种一千八百多亩的菊花,这种创新的做法让新滩、场坝、玉竹、高井等村六百多户群众得以就地就业,带动了近300户贫困户一千余人摘掉了贫困帽子。


如诗一样美丽的党建办公室主任卓敏写了一首“情深深,意蒙蒙”的散文诗发在了《同心桶井》的公共微信平台上,《@德江人,来桶井,把秋天带回家》——


走过撩人的春色,酷暑的夏阳

天的宽阔,地的无垠

摇曳在秋的情怀

满山的菊花

在属于自己的舞台,兀自绽放

村妇的刘海,在东张西望

簇拥着,尽显芳华

让彼此的邂逅成为无言的对白

用可爱而温柔的手

采撷一朵朵金黄

是堆积在背篓里的灿烂

是此物最相思的羁绊

一席滚烫,是生的坦荡荡

舒卷着挣开臂膀

再现初见时的浪漫

清香馥鼻而来

饮一心平静,诉一世衷肠

你来,我在这里等你

你不来,我去你的杯里

亲爱的你,还在犹豫什么?

来桶井,把秋天带回家!


杨东升也弄了一首诗,他说不知道是不是诗,反正自我感觉是有点文绉绉的样子,也发在《同心桶井》微信上,他整了一个勾引的标题《亲,你再不来,我要谢了》——


当金色的阳光与富贵的皇菊浑然一体的时候

美丽的玉竹山,游人如织

人们扶老携幼,携妻带崽

从四面八方,来到这脱贫攻坚的前线

感受一种精神的自强

在这里,你我纵情呼喊——

桶井,你统揽乌江的博大

承载历史的悠长

山回路转,你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我投进你的怀抱

在心灵深处

摆一个pose,留住馥郁的芬芳

于是,我们沐浴着扶贫的阳光

种下一片嫩绿

收获满筐金黄

看到了新时代美满幸福的希望

在同步小康的路上

你我牵手同行

拨动爱的琴弦

扭动优雅的舞姿

弹奏一曲脱贫攻坚的赞歌

你说

有梦开始的地方就有了希望


杨东升和卓敏的微信散文诗情真意切,同时也注入了勾引的元素,把开满金丝皇菊和结满精品水果的玉竹山描绘得云里雾里,其实,作者有绝对的解释权,并且可以承诺:“此故事绝不虚构!”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由于极贫乡的产业发展取得了这么好的效果,让人们仿佛看到了极贫桶井乡绝处逢生的希望。两篇微信在短时间内点击上万。也许,看到那温馨美丽的菊花图片,人们也敬奉着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都相约秋天的阳光,涌上了玉竹山。


玉竹山活了,玉竹山也火了!每天车水马龙,漫山遍野的游人,短裤穿在长裤外面的妖娆女人,戴着墨镜的浪荡公子,但是大多是对生活充满着向往的德江人,他们喝一杯菊花茶,然后摆一个pose,拍一张风景,把精彩带回家!

婵英一边忙活着园区的事务,一边组织当地妇女同胞们在园区空闲的公路沿线做起了“地摊”生意——


有人把麻糖水特产摆在路边大声吆喝:“麻糖水麻糖水,美容养颜,甜心甜嘴,两杯下肚,幸福无数!”


有人把乌江鱼运到了山上,插上“正宗乌江鱼,假一赔十”的幌子。


有人就着路边空余地带摆起了露天烧烤,烤架上土豆、红薯、富含治病功能的野菜一应俱全,且生态环保。城里人吃厌了不知是从哪里运来的充满尿骚味的垃圾蔬菜,据说大多还是癌症病症的罪魁祸首,一看到这么生态原始的食物,胃口大开,把烧烤点围了个水泄不通。


皇菊盛开的玉竹山一天接着一天,就这样热闹非凡。


安六春每天在采摘菊花的同时,时不时瞟一眼那些陌生漂亮的女人,心里美滋滋的。他心里在盘算:自从上次县委书记到我家来看过我以后,我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以前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懒汉变成了一个勤快的劳动人民,从上了玉竹山园区长期务工以来,园区每月发放2500元工资,一年多以来,园区包吃包住,这山顶上也用不出去什么钱,到目前倒也有了三万多元的存款,按照近段时间基地管理的加班工资,到年底怎么着也能突破五万。


“反正我单身一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我早就脱贫了。”安六春还在想:“怎么也不能这样长期单身下去呀,怎么也要活出个样子来,脱了贫,还是要娶个媳妇,一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那才是我追求的最高目标。”


一个晚上,安六春把电话打到了支书毛老三那里:“支书,麻烦你明天去把我门上的那个贫困户牌牌取了,我要申请脱贫,我穷了这么些年,打了这么些年的单身,早就够了!”


“哟,安师傅是不是有了相好的了?不想单身了?”


“你别瞎猜,你挂个贫困户牌牌在我家门上,有哪个脑壳有问题看得上我?记到,这个月就帮我退了,我已经脱贫了!”


“看来,你在园区这几天还真见了世面哈,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一定看上了哪位漂亮的姑娘。”


“你扯淡,反正,你帮我退贫了,我再也不要当贫困户!”


“好!一定按你的指示贯彻落实到位!”毛老三心里很高兴。


婵英是个细心的热心肠,安六春从一穷二白到玉竹山务工以来,他的一举一动婵英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时常也在想:六春现在已经上路了,要是能帮他物色个对象促成他们的好事该多好啊。


无独有偶。很多事情总是在人们的预料之外。


那是一个霞光逐渐隐退的傍晚。喧闹了一天的玉竹山逐渐安静下来,婵英忙完了一天的接待,正在组织园区妇女员工们打扫卫生。


在一棵柑橘树下,有一个蜷缩的身影,婵英急忙走过去,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蹲在树下,好像很无助的样子。


婵英拉起那位女人,询问起了事情的原委。


蹲在柑橘树下的女人叫杜小萍,是对面沿河县夹石镇石灰乡的。


杜小萍与丈夫结婚后,生了一个胖嘟嘟的小子取名来富,一家人幸福满满。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丈夫在一次矿山安全事故中不幸遇难,杜小萍很是难过了好些日子,无耐地拉扯着可爱的儿子艰难地生活着。这几天听说对面玉竹山上热闹得很,确定去看看。


来到玉竹山,饱览了美丽的风光,正准备返回,可是肚子疼得厉害,可能是肠炎又犯了,再也无法行走。


婵英了解了杜小萍的情况,一边拉着她到接待处给她打来开水,心里总是在翻滚着几个词语:安六春,未婚,杜小萍,丈夫去世,孩子杜来富。可是他怎么也没有弄清楚,这几个人怎么总是在脑海里连在一起,呵呵,哦!对了!婵英一拍脑袋瓜,猛然想起了一件意义非常的好事——


婵英想起安六春四十出头了,还是孑然一身。如今在玉竹山挣到了钱想取个媳妇过一个圆圆满满的小康生活,恰巧,好心肠的婵英碰上了死了丈夫的杜小萍。婵英大脑里一歇酝酿,确定撮合他们的好事,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安六春的帮扶干部何君,让何君去做媒。


“安六春已经申请脱贫了,要是能找个媳妇就更好了”,其实,婵英没有遇到杜小萍之前,安六春的帮扶干部何君把这句话在心里反反复复叨念了几天,他明白,安六春现在的家境根本不可能娶上媳妇,就算目前挣到了钱,可是房子还是那么烂。现在的女人可都开了眼界,不说像城里姑娘一样非要找个有房有车的,但起码得有个栖身之地,生活要有奔头嘛!像安六春这样的家庭环境,房子破烂不堪,摇摇欲坠,就算是人家姑娘瞎了眼也不会嫁给他。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何君在园区召集婵英和几个热心肠的员工朋友,把安六春的婚姻大事儿提出来,他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安六春不仅要脱贫,而且还要脱单,大家一起帮他想想办法。”任务布置下去,还真有人替他说媒,不过对方姑娘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不发病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的……对方话还没说完,何君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撮合这样的婚事等于是给他雪上加霜嘛!将来生个孩子要是有问题,他这一辈子搭进去了不说,下辈子都完了……”


婵英心里很明白,安六春要是有个安身的住房,杜小萍一定会同意的,于是,她揣着明白装糊涂说了一句:“可是正常女人谁会嫁给他?除非他能把房子重新修过。”


可就是这句话让何君想到了办法,他不再专注于帮安六春找媳妇,而是想办法让他实施住房改造。想改造住房也不是简单的事儿,首先得有钱啊!虽然政府按危房改造政策会有几万块钱的补贴,可是自己也得出一部分资金,安六春也就那靠打工挣来的三五万块钱,要是把这钱用来修房子了,不是又要把他逼上梁山吗?


何君去给安六春做思想工作要他改造住房,安六春说要是把钱搭进去了,自己怕又返贫了,确实也是个很难为情的事啊。


后来何君答应帮他贷款五万,再加上危房改造补贴款,可以把房子重新修过了。


在何君的号召下,村里的干部们纷纷帮忙出工出力,一栋八十平米的砖混住房几天时间就盖好了,安六春也搬进了新房。


接下来的日子,婵英和何君经常到乌江对面的杜小萍家去,帮杜小萍分析当前,考虑未来,说安六春现在变得如何如何的勤快……过程是艰辛的,结局却是美满的。


结婚了。这个消息瞬间在桶井乡的七村八寨传开了,姑娘媳妇、婶子大妈们早早地牵着孩子,抱着孙子守候在街道两边,等着新娘子的花车到来,人们小声议论着:


“寡妇出嫁还整这么大的排场!啧啧啧……”


“那可是能干的婵英和乡里的组织委员何君撮合的好事……”


“安六春和那个孤儿寡母能有今天这个样子真是祖上积德了,要不然这辈子只能当个老光棍了……”


何君驾驶私家车从石灰乡接来外地女人杜小萍,一起嫁进安家的还有杜小萍的四岁儿子。花车驶进桶井乡街口,何君打开天窗,让来富把上半身探出车外,双手挥动着鲜花和气球。安六春和杜小萍这对新人则摇下车窗,忙不迭地向守候在道路两边的乡亲们散发喜烟喜糖,一路挥手致谢。汽车缓行,车后面,穿红着绿的男女老少喜气洋洋地护送着这对新人向着毛家村前进。


毛家村安六春才修好的新房院子里,乡亲们簇拥而来,大家七脚八手,在坝子里摆上了桌子碗筷,在堂屋里铺上大红毯子,燃上火红的蜡烛,村支书毛老三开着玩笑,在大门上贴上了喜庆的婚联:“脱贫奔小康迎娶小萍,致富走大道我家来富”,围观人拍手叫好!大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善良的村民们把自己最真挚的祝福送给这个苦尽甘来的家庭。鞭炮声声,笑声阵阵。村主任当起了执礼先生,他满怀喜悦,高声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话未说完,安六春一把抢过了村主任的话筒,焦急地对着人群喊道:“何书记呢?婵英嬢嬢呢?”


人们把藏在人群中欢笑的何君和婵英推到台前来。“何书记,婵英嬢嬢,没有你们两个的撮合,就没有我安六春今天的幸福生活,你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今天拜堂之前我们两口子要先拜拜你们两位大恩人!”说着安六春拉着杜小萍就要双膝跪地行叩拜大礼。何君吓了一大跳,赶紧一手一个把这对新人扶起来,“使不得呀!担当不起!只要你们今后和和美美过日子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感恩了。”


婵英在一旁笑得很灿烂!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一段小插曲过后,热闹的婚礼继续进行。村主任开始“捉弄”新人,规定以下问题只能用“有什么了”回答,答不上来就要当众亲吻十秒钟。


村主任问:脱贫了,致富了,生活有啥了?


安六春答:有奔头了!


村主任又问:房子有了,媳妇有了,银行里有啥了?


安六春抢答:有钱了!


毛老三嗔怪安六春,下个问题让你媳妇来答,你莫抢。喜烟有了,喜酒有了,新娘有啥了?


村民们开始哄笑,杜小萍知道村主任想捉弄她,像初嫁娘一般禁不住红了脸低了头。


“有喜(方言怀孕)了!有喜了!”好多人在喊在叫。


毛老三问新人:“你们自己说有喜了没得?”


杜小萍扭过头把脸埋在安六春怀里,安六春鼓足勇气,用尽力气对着乡亲们喊了一嗓子:“有喜了!有喜了!”


“有喜了!有喜了!”好多人又跟着喊起来,欢笑声和着呼喊声在毛家村上空回荡。


忙完了安六春的喜事,所有的事情都恢复平静。可是,玉竹山上却平静不下来。


园区接待室里,合作社负责人刘继权反背着双手,走过来又走过去。其他合作社员工坐在沙发上也一筹莫展。最有江湖经验的湖南小伙江泽于都嘟着嘴不知道说什么,玉竹山上空气很沉闷。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加工出来的菊花除了游人当作地方特产带些回家外,大部分还是难以卖出去。原因很简单,主要是在市场上没有品牌,外面大千世界无人知晓……”刘继权一边走着,一边在思考,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如何打开销售的渠道,这是一个当前应该摆在首要位置的议程……”婵英当然没有读过好多书,但是这几年靠着自己见多识广,聪明勤快,也逐渐认识了许多字,明白了市场和销售这些新鲜的说法。


“万一都卖不出去,我们只好等乡里的产业发展基金得了以后,就收手不干了……”有部分社员居然打起了退堂鼓。


“你说这话还要不要良心?你以为政府的钱就是枪打来的?晓得不?套用国家的扶贫资金,有人来喊你去坐牢!”还是婵英明事理,板着脸批评着思想上不要求进步的社员。


“我看这样,虽然政府也在积极帮我们想办法,正在向相关部门申请QS认证,但是我们不能完全依靠政府,我们也要自己打些主意,看如何把菊花推向市场,能够销售出去。”刘继权继续在深思熟虑。


“可是,能打些什么主意呢?”大家都在思考。


“个人充分发挥自己的人脉资源,向外推销,能推销多少算多少。”


大家议论着,夜已经很深了。


这天晚上,婵英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丈夫两年多来没有回家,就是母亲过世都没有回来,说是在外面忙得很,不知道在干嘛。婵英回想起两年前,人们谣传丈夫在外面有了新的女人,把自己晾在了一边,马上派自家的小妹到广东探了个究竟,结果小妹到广东表面上看到的是丈夫天天和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在一起,当时婵英气得恨不得跑到广东把他大卸八块,后来在电话里,丈夫再三证明“天天跟随的那个女人是他的领导”后,就从来没有来过电话,是不是跟了别的女人,是不是在外面过得一塌糊涂无脸见人,婵英不得而知。想来想去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侍弄着她的手机。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婵英无聊地翻着手机上的屏幕画面,突然,“嘟嘟嘟……”一阵和弦手机铃声响起,随着就是微信“有新增新朋友”的提示,婵英想着这几年男人些无聊就专门背着自己的老婆找别的女人聊啊聊得不可开交,以为又是哪个无聊的男人,并不再理会。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过了几分钟,名为“菊缘”的陌生朋友添加好友的提示再一次响起,并且显示一行跳动的字:“你好,看到《同心桶井》转发的微信到处是菊花,上面有你的联系方式,请问你是否在生产菊花?”


好像是条件反射,谈起菊花,婵英一下子来了兴趣,立即同意添加了好友。


婵英:“你好,我是在生产菊花,我们有近两千亩的菊花基地,有简单的加工烘房。请问,你对这个感兴趣吗?”


菊缘:“我是江西一家菊花公司的副总经理,我们主要收购金丝皇菊品种,我们品牌的‘玉皇菊’你看是不是有合作意向。”


婵英睡意全无,从床上跳下来,拉亮了电灯,坐在床边继续聊天。


婵英:“我们的菊花正好是你们需要的品牌金丝皇菊,并且我们的价格也非常合理,干花一般就两块钱一朵,由于目前在市场上没有品牌,销售很难,所以很希望与一家公司合作。”


菊缘:“哦,是这样啊?看来还真找对了哈。请问你们是那个地方呢?”


婵英:“嗯,我们是贵州的,知道不,贵州有二十个极贫乡镇,我们就是其中之一的桶井乡。”


菊缘:“咹,是不是哟,怎么这么巧啊?”


婵英:“什么巧啊?你也知道桶井乡啊?”


菊缘:“哎,老乡,我就是桶井人啊。看来能为家乡脱贫攻坚出点力也不枉了我这几年的打拼啊。”


婵英:“哎,家乡人办家乡事,这就好办了,你一定要帮我们找到销路啊。就算一个优秀的春晖使者为家乡的脱贫攻坚贡献了大大的力量啊。”


菊缘:“一定一定!马上把你们生产的菊花带点样品来江西,我们检测无公害后,签订合作销售协议书。”


婵英:“好!一言为定!”


……


那一晚,婵英睁着大大的眼睛高兴得一夜没睡。


第二天一早,婵英和合作社负责人刘继权一起,踏上了开往江西的动车。


婵英与江西玉皇菊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菊缘”见面是在鄱阳湖的一个小亭子里,公司就在鄱阳湖边上。婵英和刘继权早先到达预定地点的时候,“菊缘”还没有来,他们利用空余时间欣赏起了鄱阳湖优美的景色。


时值枯水季节,鄱阳湖水落滩出,野草丰茂,芦苇丛丛,湖畔峰岭绵延,沙山起伏,沃野千里,候鸟翩飞,牛羊倘佯。美丽富饶的鄱阳湖又一次勾起了婵英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无巧不成书,世间总有一些事让人意想不到。当“菊缘”副总来到亭子的时候,婵英与“菊缘”双双愣了一半天。


“嘿,啥子‘菊缘’哟,那不是两年来日夜思念的明生么?”婵英做梦也没有想到,说是桶井人的“菊缘”怎么就成了一直在广东务工的自己的丈夫!


明生也是惊愕不已,自己这几年抛家弃崽在外打拼,留下可怜的婵英在家坚守,嘿!没想到她还在家混出了名堂,还与大家一起搞现代农业产业园。


对望良久,婵英失声痛哭,然后是长长的拥抱。当晚,他们入驻鄱阳湖宾馆彻夜长谈,幸福的泪水一次又一次荡涤着两个激情储存很久的灵魂。


明生谈起了自己近年的经历,就是在两年前,明生背着家里的婵英把自己辛辛苦苦一年挣得的钱全部入股广东一家纸箱厂,想赚更多的钱给婵英一个出乎意料的惊喜。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纸箱厂在一次火灾中化为灰烬。


明生投入的那些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打了水漂,好一段时间,心情都在很大的失落之中,他常常在想,那些钱完全可以让自己的整个家脱贫了,还能给家人买几件漂漂亮亮的新衣服。于是,明生越想越觉得愧对婵英,愧对家中的亲人,痛下决心,决定与家人失联,并且在心里暗暗对婵英许下承诺:“此生要是不混出个人模狗样儿,无脸见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明生遇上了江西一个菊花生产基地的大户,那是个漂亮的女人,名叫余莉。


见到余莉的时候,余莉正提着红色女士包走过斑马线,被快速驶来的一辆摩托车拽倒在地上,然而那辆肇事摩托早已不知去向,余莉躺在地上,艰难的想站起来,可是无能为力。


明生凭做人的本能,二话不说,搀扶起余莉,打了出租车,急忙向医院赶去!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余莉其实伤势也不大,只是被摩托车吓到摔倒在地上造成软组织受伤而已。为了感谢明生的好心肠,也看到明生为人处世的善良,了解了明生的情况,余莉决定让明生到自己的玉皇菊开发有限公司来上班。


明生凭着自己劳动人民朴实忠诚的本色,得到公司员工的支持,也得到余莉的器重,短短几个月时间在公司就坐上了副总经理。


于是就出现了人们传说中的以及婵英的妹妹打探到的“明生整天跟随一个女人进进出出,成双成对的。”


明生在余莉的指导下,认真学习,掌握了菊花生产与加工系列技术,并且在一定范围内让“玉皇菊”打开了市场。目前公司正在扩大基地寻求合作项目,明生也正在打算办完了这个合作项目,特意回老家,完成曾经向婵英许下的承诺:“改变孩子们的就学环境,把婵英带到外面去看看世界!”


嘿,没想到,这个合作项目居然找到了婵英!


女人眼泪就是多。婵英再一次用纸巾擦干了再一次涌出来的幸福的泪水,也谈起了自己两年来的辛酸,婆婆的病如何严重,导致最后远离世间,谈起自己如何进入精准扶贫系统,如何入股合作社与大家一起建设现代农业园区……


接下来的日子,明生解决了菊花销售问题,玉竹山又热闹了起来。


虽然时近冬季,玉竹山却是一片暖意浓浓、喜获丰收。这天,这里正在举行玉竹村农民专业合作社第一次贫困户分红大会。贫困户社员围站队排列,等着领取股东分红。


“安六子,五百元。”


“安六春,三百六十元。”


“安正有,一千元。”


大家嘻嘻哈哈,现场一片欢腾!


前来参加分红会的不仅有入股的贫困户、还有非入股的贫困户、非贫困户,他们看到入股贫困户得到分红,纷纷发出感叹,“当初村两委和婵英他们动员我们加入合作社发展农业园区,我们不肯,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看来加入合作社还真的能挣到钱啊,村两委是真正带动我们群众发展产业脱贫致富啊!刘继权婵英他们也确实是我们的领头人”。


有户贫困户领到分红资金非常喜悦,高兴着说,“国家扶贫政策好啊,不仅帮助我们贫困户投入资金发展产业,我们还可用流转土地获得租金,参与务工还能拿报酬,年底还有分红”。合作社及时兑现了贫困户投资收益红利,每户贫困户第一次分红平均分到红利四百至一千元,真正实现了合作社“利民、惠民”,玉竹山上,到处都能看到群众那一张张写满幸福的笑脸。


皇菊花开的季节

皇菊花开的季节


作者简介


杨旭,男,土家族,大专学历。1975年8月出生于贵州省德江县合兴镇,教过书,种过地,外出浙江务过工。喜欢文学和新闻写作,现已有1000多篇文学和新闻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自选出版《铺子湾那些事》和《决战桶井  我们在冲锋》新闻作品集和报告文学《情满乌江》,先后主编合兴镇《扶阳足音》和桶井乡《同心桶井》公众微信。2013年被铜仁网站评选为散文社区优秀版主,2014年荣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5年和2016年为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


延伸阅读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一:皇菊花开的季节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二:拆网箱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三:春风绿了乌江岸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四:极贫乡村的留守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五:办公室的接访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六:杜仨爷的故事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七:极贫山村的风情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八:思想贫困的透视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九:找准村里的当家人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十:闲话传来乌江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