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971|回复: 1

[小说天地] 杨旭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三:春风绿了乌江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风绿了乌江岸


杨旭


“不要打了!要出人命啦……”桶井塘边,混乱嘈杂,有人在厮打,有人在吼叫。


一群男男女女挑着水桶在排队取水。不讲理的安明江来迟了,怕取不上水又要赶往两千米以外的乌江,于是拼命往前面挤。


队列中等了好久也没轮上取水的女人曹莽娥,看到安明江挤到自己前面去了,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舅子杂种儿,你凭哪样挤到老娘前面去,老娘天不见亮就来排起队……”曹莽娥一边骂人一边放下水桶伸手去抓安明江的衣角,把安明江又拽了回来。


“我再依文依武排队,水就没得了。”安明江也大声吼了起来,又往前面挤。


后面的人看到安明江挤到前面去了,队列就乱了套,大家都一窝蜂似的往前面挤,还大声嚷嚷:“要不讲理大家都不讲理,谁家不需要水啊”。


曹莽娥气得喘着粗气,她举起手中的扁担,向安明江挑着的木桶砸去,木桶脱了钩,随着路边的高坎,直溜溜滚下了山坡。


人群一阵哄笑,一阵谩骂,安明江颜面扫地,脸色气得铁青,转过身将扁担砸向了曹莽娥,两人厮打起来。


“大家不要打了!槽中无食猪拱猪,天家不作美,干旱了这么久,人些都蔫了,还有心情打架?”德高望重的安四老爷站在井沿上,声音洪亮。


“这个桶井塘长期以来就像我们的母亲一样,供我们饮水,可是天这样干着,出来的水总是不够我们取,大家看,每天早上大家排成长长的队伍,可是后来的总是白白等了一早上,还得去乌江取水,既耽误了时间又得一肚子气……


“再说,我们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都是一家人,还有必要为争水扯皮打架吗?”


“安四老爷,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啊?”人群里有人在吼!


“我就以老族长的身份,定个规矩,从今天早上起,凡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孕妇和残疾人到桶井塘这里来取水,六十岁以下的有劳力的必须到乌江取水。”


安四老爷说完,挑着自己的空水桶简直向乌江方向走。


“四爷,你已经超过六十岁了,你就不用到乌江取水了呀!”一个年轻人追上来,拉住安四老爷的衣服不准他走。


“为了给大家树个榜样,我身子骨还硬朗,我给大家带个头,去乌江取水。”


在安四老爷的带动下,年轻人一个个挑上水桶往乌江走去,桶井塘又恢复了宁静。


安正碧老人回忆起曾经桶井因缺水而常常产生打架的事情,心情还总是那样激动不已——


春风绿了乌江岸

春风绿了乌江岸


穿越时空,时间飞越到2016年。


时值夏末,德江的大雨说来就来了。


德江县委大院的上空,闪电撕扯着乌云。乌云却又重新聚拢,空奔着,黑压压的,令人胆战心寒。有时,炸雷响处,一个圆圆的、像太阳一样的东西,发出耀眼的蓝光,从天上落到县委大院。这时乌云也耀武扬威地闪亮着,一眼看去就像一大群可怕的黑黝黝的鬼魂,穿着金缕丝绒衣服,挥舞着黄金铸成的、刚出炉就拿在手中的宝剑。他们的诅咒和威胁势如汹涌澎湃的巨浪,接连不断地驰向远方,发出像高山猝然崩裂,轰然倒地的巨响,把大地砸得粉碎……


县委办公大楼常委会议室气氛非常肃穆,室外电闪雷鸣,室内沉闷得有点让人喘不过气来,县委书记商友江用手敲了敲脑门,说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这是一场攻坚战,其任务的艰巨,我想大家都应该知道,绝不亚于当年推翻‘三座大山’攻克的任何一个堡垒,今天召集大家开会,就是要集众人之智,大家献计献策,为打赢桶井消除贫困这一场输不起的攻坚战做全面的谋划……”


县委常委其他成员在会议室坐成一圈,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种大战来临的氛围充溢着会场。


  “记得是2010年11月,我刚到德江任县委副书记,正好遇上乌江沙陀电站修建筑坝,乌江水位上升,海拔365线下乌江、新江、河坝三个行政村整体搬迁至煎茶和德江楠木园的后续处理工作,从那时候起,桶井就变成了23个村……”商友江补充介绍桶井的基本情况。


“桶井,贫困的根源可以概括为有资源、没交通,有想法、没资金,有山地、没产业。这样看来,人家新闻记者将桶井乡的贫困现象描写成‘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就是空穴来风了。”县委副书记县长秦智坤对桶井这个地方的贫困作了简单的概括。


“在桶井的街头,有一口井型水塘,水很深,依山而居的村民常遇干旱的折磨,常年累月担着木桶到这口井塘里取水。这口井解了这片土地上乡亲们的饥渴之急,人们‘饮水思源’,将这地方用‘桶井’命名,铭记其恩德,于是在武陵德江的属地上就有了桶井土家族乡……”暗地里被称为“老桶井”的李兵常委由于连续三年联系桶井乡,对那里的情况知根知底,他继续说:“长期以来,桶井乡虽然与邻县沿河相接,但除了一条通往德江县城的弯多坡陡的公路外,再也找不到车辆通行的出境路。通村公路路面狭窄、路况极差,被人们戏称为‘泥巴路’,有些村甚至泥巴路都没有……”


列席常委会议的副县长张静霞婆家是桶井春塘村的,她对桶井也很有感情,对那里的情况也非常了解,她说:“人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然而在桶井那地方,靠山?你别想,山上除了稀稀拉拉的几根不成器的杂木外,就是满山的荒草和石头。靠水?只有是望江兴叹。乌江昼夜奔流,然而桶井人一直因为基础设施落后而无法抓住乌江自然资源的片毛麟甲……”


春风绿了乌江岸

春风绿了乌江岸

刚刚被提拔为县委常委的吴飞对桶井这个词语感到很陌生,因为自己工作了二十多年,就没有到过桶井这个地方,再说自己由于资历浅,也没得理由发表自己的意见,但为了尽快进入角色,也为了尽快了解桶井,他翻开《桶井乡基本情况》看了起来:


“桶井乡位于德江北部的乌江边上,明属蛮夷长官司水特姜图,新地图和水德江长官司图、德江村图及务川县隘头图共同管辖。清属思南府安化县,民国23年划为第四区稳坪区境内,民国32年撤区并为文化乡,下坪乡,木朗乡,桶井乡。历经岁月,分分合合,木朗乡并归文化乡,后于1992年合并下坪、桶井、文化三乡为桶井乡,辖26个村166个村民小组……   


“桶井乡辖1个社区22个行政村160个村民组,总人口6611户27440人,贫困人口10841人,全乡除同心社区以外,有贫困村22个,其中:一类贫困村18个,二类贫困村4个……”


“哇瑟,这还了得?这个乡的贫困人口比合兴、平原、楠杆、复兴和煎茶五个乡镇贫困人口的总和都还要多。整体脱贫,这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吴飞看完了简介,心里在暗暗发怵。


“正因为这样贫困,桶井乡才被确定为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省委、市委已经明确要求我们,在这样极端贫困的地方,打一场脱贫攻坚战,让桶井人与全县人民一道摘掉‘贫困帽’,同步步入小康社会……”商友江继续主持会议,他说:“在今后三年中,各级各部门将总投入26.58亿元资金,其中扶贫基金10.85亿元,部门资金15亿元,自筹资金4300万元,就桶井的交通、水利、电力、通讯、人居环境等基础设施建设进行拉网式扶贫,对产业、医疗、易地搬迁等重大领域进行决战性攻坚,请问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大家异口同声回答,但是明显感觉到,底气不是那样的足,因为大家还是有很多顾虑的,那地方,群众思想怎么样,产业如何发展,基础设施如何突破,这一系列的问题摆在大家的面前,到底怎么做,还云里雾里。


接下来的日子,桶井乡乌江两岸的土地开始悄然变化。最先是一群人进进出出,走村串寨,每家每户的地走,每家每户地看,然后省、市、县各级领导干部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省里的文件很快就下来了,文件分得很细,包括哪些人去桶井打攻坚战,怎么个打法等各个方面都作了精细化安排。


一段时间,走进德江县,听得最多的就是“桶井乡高配”这句话。何为高配?


贵州高层决策者们用锐利的眼光盯紧了桶井乡,时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广智,现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慕德贵,时任省政协副主席陈海峰,现任政协主席罗宁,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徐静,现任省文化厅厅长张玉广,市委书记陈昌旭,市长陈少荣,县委书记商友江,县长秦智坤等领导多次率队到桶井乡调研,运筹帷幄,深思熟虑。


省委成立了由省委常委成员担任指挥长,文化厅厅长、市委书记任副指挥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为成员的桶井乡脱贫攻坚指挥部。省市县派出帮扶部门进驻桶井乡,组建了以文化厅副厅长姜刚杰任前线工作队队长,省文化厅、铜仁市文广局、德江县文广局、农牧科技局、桶井乡党政办子成员、各驻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组长、驻村干部、各村支书主任为成员的前线工作队。


县委常委领导由谁到桶井去带头打脱贫攻坚战?这个问题,县委召开常委会议商量再三,商友江征求班子成员意见时,有人说,吴飞工作雷厉风行,是个农村工作的实干家,敢闯,敢干,敢想,工作有思路,点子脉法多,适合去打攻坚战;也有人说吴飞工作靠的是一股子闯劲,风风火火,认定了要干的事就像板子上钉的钉子,九头驴也拉不回来,非干成不可;还有人说,吴飞在乡下工作了一二十年,农村工作有经验,也非常适合在农村基层抓脱贫攻坚工作!


春风绿了乌江岸

春风绿了乌江岸


商友江内心清楚,吴飞是在基层乡镇工作过多年的乡镇领导,所负责的工作都是农村工作中最让人头疼的差事。可不?早些年农村鸡毛蒜皮的矛盾纠纷多,农民法制意识淡薄的时候,他就做过长丰乡司法所所长。乡镇七站八所协调任务繁琐,这个婆婆妈妈的“管家”需要超强过硬的协调能力,他就当过长丰乡党政办公室主任。早些年,受多子多福陈旧思想观念的禁锢,村民生育观念落后,让农村计划生育工作成为政府工作中最头疼的事,那个时候,吴飞被提拔为复兴乡副乡长,专抓计划生育。2012年,德江境内杭瑞高速、沿德高速动工修建,过境合兴47千米,要拆迁,要安置,要征地,谁都知道,征地拆迁是“天下第一难事”,这个时候,吴飞又成了合兴乡的乡长,带领全乡干部身背雷锋包,手拿雨伞手电,穿梭在合兴那个小镇的村村寨寨。2012年,合兴镇市级示范小城镇开工建设,涉及征地512亩,拆迁房屋86栋,仅仅两年时间,拉通路网4000米,新建了杭瑞民族风情街、生态移民小区、月亮大田拆迁安置区,集镇人口净增468户2000余人,集镇扩容在原有基础上净增了2.5倍,同时发展茶叶产业助推集镇发展,做到了产城互动,链接了“城”和“市”的有机统一,杜绝了“有城无市”和“有市无城”的集镇发展空缺,还创新工作经验,整了个“党建派遣单”、“四心工作法”等先进做法助推了全面工作的开展,这么复杂的乡镇工作,谁在领头?又是吴飞,他当合兴镇党委书记,团结带领一班人在短时间内创造了合兴小城镇快速发展的合兴理念、合兴速度、合兴模式和合兴奇迹。2016年8月,五万多人口的煎茶重镇需要他,他又去煎茶任党委书记。


商友江找到吴飞谈话时,吴飞还一头雾水,他当时还在想,刚进常委,作为一名初出茅庐的县级“小兵”,去带队打脱贫攻坚战,这可不能开玩笑啊。再说,从上到下都一句话“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攻坚战”,凭自己的能力能胜任吗?万一经验不足打输了怎么办?


吴飞顾虑重重,但他看到商友江信任的目光,咬咬牙,接受了任务。


“请书记放心,保证完成组织交给我的政治任务!桶井不脱贫,我就不回来!”离开办公室时,吴飞向商友江郑重表了态。


于是,吴飞摇身一变又成了一场脱贫攻坚硬仗的前线指挥长。


“吴飞命苦,在农村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进城后还得回到农村。”这时候,在县城教书的妻子罗俸桃这样说。


吴飞可不这样认为,他诙谐的说“这样好啊,从农村来,到农村去!我们大会小会不是经常讲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同吴飞一起来桶井乡带领打脱贫攻坚硬仗的还有熊飞。


熊飞是一个农业专家,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与“农业”这个词有着离不开的关系。从德江县农业局能源站站长到常务副局长,期间还挂任平原乡党委副书记,从事农村行政领导工作,曾多次获得国家级农业科研方面的论文奖。


春风绿了乌江岸

春风绿了乌江岸


由于工作出色,组织上安排他到合兴农业大镇任党委书记。其时,熊飞在合兴短时间内完成了集镇1.5千米长的老街改造,与合兴党政一班人拟定了黔东北全域旅游示范镇的发展思路,各项农业产业与乡村旅游按照“接二连三”的发展思路搞得轰轰烈烈,组织上将他提拔为县政府党组成员。


这不,桶井乡定点包干脱贫攻坚战打响,其中的产业发展脱贫一批尤为重要。在石漠化程度非常深的桶井乡,农业产业的发展,也是一块脱贫攻坚的硬骨头,谁来带着啃?熊飞!组织上想到了被称为农业专家的熊飞。


于是,在人大的提名推荐和选举中,县政府党组成员熊飞当选了桶井乡的乡长,与吴飞一道团结带领同样有着丰富农村工作经验的党政班子成员战斗在脱贫攻坚主战场最前线。


一段时间,德江街头巷尾,桶井旮旯角落,就有了“高配”、“两飞”寓意桶井乡在脱贫攻坚战中飞黄腾达这些茶余饭后的趣谈——


作战得需要士兵。桶井乡党委、政府连同临时聘用的驾驶员和三支一扶的“大学生村官”一起算,也就65个工作人员。


“这怎么行呢?就凭这65个人,专门用来数这20多个亿的扶贫资金怕都要数上一年半载,何谈三年打赢脱贫攻坚战呢?”面对乡里分管人事的组织委员吴高鹏关于干部严重欠缺的报告,吴飞大脑里一团糟,他立即安排办公室的人员拟定《关于桶井乡脱贫攻坚工作人员严重欠缺的报告》,当天签发,安排人专程呈送县委办和县委组织部。


九月下旬,德江县委下文明确,派驻17名驻村第一书记、考入德江的20个新上岗干部,其工资、组织关系全部转至桶井乡,选派了40名科级干部到桶井深度贫困村任党支部书记和“第一书记”。并且,在脱贫攻坚期内,所有下派支书在任职期间,专职从事深度贫困村工作,与原单位(原任职务)业务脱钩,一律由任职村所在乡党委统一领导、统一管理、统一考核。


于是,桶井的20个深度贫困村迎来了40多名城里下来的下派支书和“第一书记”,他们在这里,立下了“不脱贫不脱钩”的铿锵誓言,以昂扬的斗志和鏖战极贫的信心,赴战区,熟战情,召开村班子会、党员大会、村组干部会,组组群众加入了脱贫攻坚的战场,用心做好产业规划布局,全面吹响了深度贫困村脱贫攻坚的号角,为深度贫困村群众带去了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决心和信心。


以战斗的方式,以作战的姿态,以战役的攻势,完成一个神圣使命,让千万贫困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创新与创造。当年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打败国民党八百万大军、 推翻“三座大山”的军事传统和天才指挥艺术,将被用来指挥桶井人打响这场艰苦卓绝的脱贫攻坚战,可谓和平年代难得一见的奇观。


看,此时此刻,在江边村寨的泥路上,—辆辆卡车卷起阵阵尘土,一台台挖掘机传来阵阵轰鸣,一个个熟悉的身影走村串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场输不起的战争,在这个乌江边上的桶井极贫乡,在平静的大山深处悄然打响。


极贫桶井乡脱贫攻坚的故事,就从乡村妇女婵英的留守生活开始了。




作者简介


杨旭,男,土家族,大专学历。1975年8月出生于贵州省德江县合兴镇,教过书,种过地,外出浙江务过工。喜欢文学和新闻写作,现已有1000多篇文学和新闻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自选出版《铺子湾那些事》和《决战桶井  我们在冲锋》新闻作品集和报告文学《情满乌江》,先后主编合兴镇《扶阳足音》和桶井乡《同心桶井》公众微信。2013年被铜仁网站评选为散文社区优秀版主,2014年荣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5年和2016年为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


延伸阅读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一:皇菊花开的季节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二:拆网箱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三:春风绿了乌江岸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四:极贫乡村的留守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五:办公室的接访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六:杜仨爷的故事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七:极贫山村的风情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八:思想贫困的透视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九:找准村里的当家人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十:闲话传来乌江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