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381|回复: 2

[小说天地] 杨旭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四:极贫乡村的留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5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极贫乡村的留守


杨旭


吴飞和熊飞在第一次下乡遍访的路上遇到婵英的时候,婵英正背了一捆柴气喘吁吁地往家走。


在其他地方全部用电、煤气和天然气逐渐替换上山打柴这一繁重农活的时候,在桶井,留守妇女们排成一条线,每人背上一捆柴,在崎岖山路上艰难行走,间或有牛儿羊儿跟随前后,形成了乡村特有的风景,在扶贫干部的眼中,也逐渐成为了记忆中的乡愁。


家,对于这个留守在乌江岸边的年轻妇女来说,其实就是一个除了寂寞还是寂寞的栖身之所。那里,没有丈夫的怜爱,没有子女的娇嗔,自然,就没有了家的温暖。唯一拥有的就是家的下面那亘古不变悄无声息流淌着的乌江——


远望乌江,她悠闲自得沉睡在大山之间,云舒云卷伸腰振臂,从上蜿蜒而来,向下逶迤而去,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没留下印象中大江大河带给地方的繁盛景象,就像一个无关紧要的过客,你是你,我是我,各不相干。两岸的大山堆满了荒草和石头,偶尔有—片一片的树林,但也不成规模,更多的还是荒坡和石山。


极贫乡村的留守

极贫乡村的留守


正月十四,孩子们跟随舅舅到县城看炸龙灯表演去了,婵英家两口子的元宵夜饭吃得不是那样的欢畅,至今还印在婵英的脑海——


“英,我明天就要去东莞了,你在家就要辛苦了。”婵英的老公安明生喝下满满的两碗麻糖水,话匣子就打开了。


“你看,腊月二十八才到家,明天又要去了,乃逼(‘乃逼’为地方口头禅)前前后后算下来,回家也就一半月——”婵英还有一半没有说出来的话,噎在咽喉。


“这不是没有办法吗?修这个毛房子,水泥砖、砂子、师傅的工钱大部分都还欠着人家的,孩子们又要读书,这钱从哪里来啊?”


“反正这次我要和你一起去,让我一个人在家,就不说你想我我想你,问问良心,你忍心不?”


“这怎么行呢?年老体弱的母亲一人在家,生活不能自理,我们都走了,老人怎么办呢?”


“反正我不管……你说,这年轻轻的两个人,就这样长期分隔着,日子是个什么滋味?”


极贫乡村的留守

极贫乡村的留守


“等我们把账还清楚了,母亲过世以后,没有了磕磕绊绊,我带你一起出去走南闯北,打工赚钱——”说到这里,明生拿筷子的手敲了一下脑门,脸上现出一丝无奈的表情,责怪着自己:“哎,这是什么话啊,让人听出感觉好像是年老的母亲成了我们的绊脚石,巴不得老人家早点过世一样啊——”。


明生还在继续叨叨,婵英似听非听,两颗不争气的泪水从眼眶里冒了出来,顺着脸颊一路流淌,滴在面前盛满汤圆的碗里。婵英端起碗,喝了一口眼泪掺和的汤,那微量的咸味早已不知去向。


婵英在回味着明生回来的这段日子,腊月二十八回家,到大年三十那几天,每天与寨上的叔子哥弟们喝酒到半夜,醉得一塌糊涂,或者聚在桌上围着“长城”(德江方言:打麻将)决战通宵,睡上床就像一条被阉了的猪。初一到初三到娘家走了几天的亲戚,由于路程有点远,顺便等了一天,吃了娘家一个堂兄弟的乔迁喜酒才回来。初五回到家,该死的“大姨妈”没有让婵英允许不允许,像决提的洪水。这一半月的时间里,跟明生亲热的机会几乎没有。狗日的明生,大多时间喝酒死睡,一点也不主动,是不是在外面把挣到的血汗钱拿去逛了窑子。——这些,婵英无法弄清楚。其实清楚了又能怎么样呢?男人嘛,单身的时候总比女人办法要多。


“我在外面也不容易啊,每天天不亮就上班,集装箱工厂里轰轰的声音,吵得人不得安宁,还得抱着大块小块的铁皮来回跑。不都是为了这个家么……”明生还在继续叨叨。


极贫乡村的留守

极贫乡村的留守


婵英不再说话。


明天,就是今晚天亮以后,这个人又要走了。婵英抓紧时间把锅碗瓢盆收拾干净,借故肚子不舒服上床睡了,明生还算笨得可以,他抽了一支烟,随后也跟着进了卧室。


那一晚,夜色旖旎,婵英搂着微有醉意的明生折腾了半宿——


明生又去广东了。婵英背着柴走到院子里。那才用水泥砖垒好的房子没有装修,也没有安装门,几个空旷的大门用木板简易的遮着。满地的柴草垃圾散落了一地,鸡们抖着翅膀扯长脖子“喔喔喔”地吼,一只傲慢的公鸡微微张开翅膀围着母鸡打着圈,一条黄色的大狗睡在阶阳坎上,看到主人回来,一骨碌爬起来围着主人的裤管,调皮的又吠又嗅又舔。院一角的猪栏里,猪们七脚八手往门栏上爬,不时发出“熬熬”的叫声。母亲在床上呻吟的声音从里屋传出来,婵英知道:这些牲口和床上的母亲都饿了。


刷锅、煮饭、炒菜、煮猪食。婵英先安顿好饿了的牲口,然后帮母亲盛了一碗稀糊糊的汤饭,自己盛了一碗坐在灶门前的火塘边也扒拉起来。


“爱你不是两三天……”饭还没有吃完,兜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婵英一边摸出电话,一边在想:扯淡,不是两三天是多少啊,有人真心实意爱我一天就足够了。


“喂,妈,你吃饭没有?我们要交资料费、补课费六百五十元钱,学校要求你来参加家长会,商量这个交钱的事,你得来不?”电话是在县城读高中的大女儿打来的。


极贫乡村的留守

极贫乡村的留守

“你和你们老师讲,就说家长不在家,外出打工了,在家的奶奶走不动,家长会就不能来参加了,至于交钱的事,我问哈你爸爸,看他们这个月结账没有,有了就帮你汇来。”


哼,要钱就直接说交呗,还要开家长会,那不是叫你交了钱还得按手模印证明是家长自愿交的,与他们额外收费无关。婵英挂了电话,心里窝着一肚子气,想起自己的命苦,不由得又流下泪来——


小时候,婵英在娘家是大姐,下面有两个弟弟。重男轻女的父母亲就让两个弟弟读书,自己读到三年级就被父亲留在家里帮忙打理家务:煮饭、喂猪,打猪草。到了婚嫁的年龄,父亲看上了同村明生家和尚岩那满山坡的几块肥土地,说是那是发家致富的本钱,就把她嫁给了比他大六岁的明生。结婚后,连续生了两个女孩,秉承上一辈传宗接代的老思想,东躲西藏超生了一个,才有了继承家业的小儿子。两个女儿逐渐长大,大女儿到县城读高中,二女儿在乡里进初一,小儿子在村里读小学。现在的就读条件就是好,都是寄宿制学校,连读小学都吃住在学校,也得周末才回来一次。家里除了那些用来备用盐巴钱的牲口,就剩下床上躺着的生病的婆。家里家外、油盐酱醋、礼尚往来一股脑儿压在了婵英的肩上,风韵十足的农家妇女,在乌江岸边的深山中肩挑背驮,逐渐老去——四十五岁啊,婵英,妇女中花样的季节。


乌江边上,婵英的艰苦生活只是许许多多桶井贫困群众的一个缩影。吴飞和熊飞心里清楚,要打攻坚战,首先得对全乡情况来一个“全面掌握”。




作者简介


杨旭,男,土家族,大专学历。1975年8月出生于贵州省德江县合兴镇,教过书,种过地,外出浙江务过工。喜欢文学和新闻写作,现已有1000多篇文学和新闻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自选出版《铺子湾那些事》和《决战桶井  我们在冲锋》新闻作品集和报告文学《情满乌江》,先后主编合兴镇《扶阳足音》和桶井乡《同心桶井》公众微信。2013年被铜仁网站评选为散文社区优秀版主,2014年荣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5年和2016年为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


延伸阅读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一:皇菊花开的季节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二:拆网箱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三:春风绿了乌江岸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四:极贫乡村的留守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五:办公室的接访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六:杜仨爷的故事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七:极贫山村的风情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八:思想贫困的透视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九:找准村里的当家人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十:闲话传来乌江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25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