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16|回复: 1

[小说天地] 杨旭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五:办公室的接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8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办公室的接访


杨旭


乡党委的脱贫攻坚第一次会议很简单,主要部署了全乡干部职工到各家各户认真走访,全面真实掌握贫困农户的基本情况,掌握制定桶井极贫乡脱贫攻坚实施方案第一手参考性资料,领导层也不例外,会议决定第二天一早就下队。

第二天早上,吴飞正准备打开办公室的门,遇到来访的群众,推迟了下队的时间。


三三两两的群众吵吵闹闹着从政府大院走来——


“政府这样对我们,我们就是不同意。”


“把我们的土地收去了,我们弄哪样来生活?土地是我们的命根子。”


“我那块地原来是一块土质相对较好的旱土。现在好了,大户给我们承包过去了,我想要种点玉米来养个猪都没有了,不晓得政府到底是要怎么干?”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大声吵嚷。径直向书记办公室走去,其实他们也不清楚,原先的书记已经调走到其他乡镇任职去了,现在的书记到底是哪个也不清楚,反正就在走廊上吵吵嚷嚷。


办公室的接访

办公室的接访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桶井极贫乡攻坚战启动之前,原先的乡政府领导班子确定在玉竹山上建一个山地农业园区,村里组建集体经济合作联社,将农户的土地集中流转出来,承包给大户发展规模化产业。这些土地其实也并不像他们说的土质怎么怎么好,都是在石旮旯里,耕作也不好操作,并且还缺水,遇到干旱年景,常常颗粒无收。大户有办法也有资本,买来运水车从乌江运水来浇灌,这样问题还不大。开始由驻村干部召集群众开会的时候,道理也给大家讲明了,通过村民代表大会一致达成了协议,把土地流转出来,年底可收流转金每亩一百元,农忙时候到地里参加务工获取劳动报酬每天七十元,三五年过后,园区产业做起来了,还可以用自家的土地入股分红。这不,群众啊,有时候就是想不通,事先签订协议合同搞得好好的,现在又有想法了,矛盾问题又出来了。


看着刚才一路发着牢骚走来的那几个人,吴飞心里在想,这些问题其实是些小问题,但是针对群众,针对涉及到这一群体切身利益的问题,还得细细给他们讲。


走进办公室的有两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有三个三十出头的妇女,还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他们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还没等吴飞询问,就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


“书记,你得给我做主,我没有了土地,靠什么吃饭?”事先说话的是那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


“人家大户将来用工人的时候嫌我们劳力差,不要我们怎么办?”一个中年妇女在说话。


“我们那个情况更为难,土地流转了,土地是大哥家的,流转金肯定得归他,他又不在这里居住,早就进城定居了。我又不得流转金,土地也耕作不成了。”这个三十出头的妇女说的可是家庭问题。


办公室的接访

办公室的接访

吴飞在对那个年轻妇女提出的家庭问题进行解释——


“妹子,你说的这个问题其实与我们这个园区流转土地没有多大关系,但是既然提出来了,我给你说说,你这个事情该怎么办。你大哥家的土地流转出来,租金按理说应该是归你大哥所有,而你大哥家已经进城定居,你可以和他协商一下,我估计他也不会在乎这几个土地流转金,会用来帮助你们的,再说你这个问题是你们两弟兄的家庭问题,如果你大哥硬是不同意把流转金给你,你也没得办法噻,毕竟那不是你的土地,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呢?……”


在熊飞的办公室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却坐在沙发上不肯离开,他反映的是这个月“为什么把我的低保取消了?”还扬言如果不把低保补上去,就要到县里去告状,就说乡里不把他们贫困群众当回事。


熊飞给老头递过来一杯热茶,笑盈盈的说:“老头子,你还是不要到县里去告我的状,好不好,有那样事情,我们坐下来好好商量,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商量?好吧,我前几年一直在吃低保,每个月都有三百多块,这三百多块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家当。这个月村里开民主评议会,把我的低保取消了,你说,我以后弄哪样来生活,还要不要人活呢?”


办公室的接访

办公室的接访


“村里的民主评议会议为什么就把你的低保取消了呢?他们为什么?是啊,取消了拿什么来过日子啊?”熊飞显得也很着急。


“他们说,我家有儿有女,孩子些都有能力赡养我,应该把我的低保用来救助其他比我更老火的群众,我就不信了,还有哪凯比我还老火。”


“那你的孩子些在哪里呢?”


“儿子有能耐,杀广东进厂挣到了钱,在城里买了房,买了车,还开了一家灯饰批发部。女儿早就嫁人了,女婿不错,在外县一个乡里的中学教书。”


熊飞终于弄清楚了老头低保被取消的真正原因了。嘿,桶井这些人啊,儿子开小车住洋房,开批发部,女婿教书,老头却要吃低保。


办公室的接访

办公室的接访


“嘿,怎么不对呢?县城开灯饰批发部,广东挣了钱,还买车买房,怎么这人就像我县城居住旁边的那家灯饰批发部呢?哦,对了,桶井的,还经常一起喝茶吹牛呢,一定是他!昨晚还在电话联系呢,说今天来桶井了。”熊飞心里感到好笑,暗暗给老头支了一个招,说:“老头子,你反映的事我已经记在我的心里了,我也知道你今天来这里,你儿子肯定不知道,至于你低保吃得成吃不成,就看你的表现了。”


“那要我怎么做呢?”老头有些迫不及待。


“我给你写个字条,你拿去找你的儿子,问他帮我办的那事情办得怎么样?好不好?”


“哦,这个啊,小事情,领导咋不早说呢?他今天正好回来了。”


熊飞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我是桶井乡乡长熊飞,你父亲到乡里来要低保,这事你看着办。”


老头拿着字条高高兴兴的走了——


苦口婆心的解释,明理的群众心里的疑问在逐一敞亮,但是总有一部分群众,心里总有解不开的结。


办公室的接访

办公室的接访


接访在继续进行,去了三三两两,又来了七七八八。


拿着字条的老头刚走到乡政府门口,碰见了村里明事理的杜仨爷,就把到乡里的情况向杜仨爷进行了描述,总之一句话,“新来的乡长好说话!”


杜仨爷接过字条看了看:“嘿,不对呀,这个字条你看懂了没,人家乡长和你儿子是老熟人,你这样去扫了你儿子的皮,你还把这字条送给你儿子,几十大岁了还去做这种事,听说你前几年的低保就是去耍赖要来的,你真不应该,儿女都有出息,硬要去为难人家政府干什么呢?”


“啥?他们是老熟人?哎呀!这个郎凯(德江方言:郎凯以为怎么)要得哦,我不能给我的儿女丢了面子,算了,还是不要这个低保了,每个月他们给我的零花钱都用不完,我还去要什么低保呢?真是不像话。”


提醒教育那个老头子的杜仨爷是乌江边上一个精明能干的老头,听人们说,他的人生有许许多多的传奇故事。




作者简介


杨旭,男,土家族,大专学历。1975年8月出生于贵州省德江县合兴镇,教过书,种过地,外出浙江务过工。喜欢文学和新闻写作,现已有1000多篇文学和新闻作品散见于报刊网络。自选出版《铺子湾那些事》和《决战桶井  我们在冲锋》新闻作品集和报告文学《情满乌江》,先后主编合兴镇《扶阳足音》和桶井乡《同心桶井》公众微信。2013年被铜仁网站评选为散文社区优秀版主,2014年荣获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5年和2016年为贵州作家网签约作家。


延伸阅读——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一:皇菊花开的季节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二:拆网箱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三:春风绿了乌江岸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四:极贫乡村的留守 ​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五:办公室的接访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六:杜仨爷的故事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七:极贫山村的风情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八:思想贫困的透视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九:找准村里的当家人

情满乌江·长篇报告文学连载之十:闲话传来乌江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14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大家提出宝贵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