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904|回复: 0

思南塘头,你的前世在何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5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位于思南城东南30千米处的塘头,自古为鱼米之乡、商贸重镇,是一个镶嵌在群山环境中的高原盆地。龙底江曲折而行,穿过万亩大坝,古镇塘头座落其中。大坝良田四千顷,年产双季稻,收获时金黄灿灿一片,极具观赏性。塘头古镇形成宋末,至明清繁荣极盛。其时食盐、油桐加工业、商贸兴旺发达,与石阡、镇远、思州三地通商频繁。众多川、陕商贾云集于此,建成当时出名的十大榨房、十大商号,被人们誉为“小南京”,并带来发达的文化教育,人才辈出。更有“图书东壁”“文笔西山”“文阁鸣凤”“万佛钟声”八大景观映衬,构成一派田园风光和繁华商贸景象图。


思南塘头,你的前世在何方?

张勇

思南塘头,你的前世在何方?

思南塘头,你的前世在何方?

清代思南府地图

思南塘头,你的前世在何方?

思南塘头,你的前世在何方?

清代思南府地图(局部)

打开电视,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这样的言情剧:有一天,突然有人告诉剧中的主人公,你是父母领养的,你过去的家不在这里!这样的情景会给人带来怎样的震撼呢?


现在,思南县塘头镇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形。


新中国成立后,一些历史研究者宣布,塘头在明清时期属于石阡府,并且出书、划图,大肆宣扬。时间长了,这个缪论就变成了真理,也成了官方定论。如思南县政府办、县民委1997年编写、出版的《思南乡镇概况》,以及“塘头镇政府网站”等,在介绍塘头的历史情况时,都说其原属思南宣慰司管辖,“永乐十一年(1413年)改属石阡府”,“民国三年(1914年)由石阡拨入思南”。


由于缪种流传,习非成是,这种错误说法在普通老百姓、读书人中就有了很大的市场。当本人指出这一错误时,有的人就不以为然,有网友说“所谓的塘头始终属于思南一说,未免太牵强,就好比谁能说得清楚‘夜郎’究竟是哪个地方吗?”还说:“有些需要考证的就不要在那里自认为了。”


那么,塘头在明清属于石阡府这个结论正确吗?难道属于思南是雾里看花,就那么难以考证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夜郎国”的年代久远,留下的史迹,特别是文字、图表不多,归属难定,自然就东西南北争“夜郎”了。因为明清两朝相距不远,有史书在,有《思南府志》在,自然可以一一对照分明了。


现存《思南府志》有两部:一部是明代《嘉靖思南府志》,这是贵州现存最早的地方府县志,也是贵州硕果仅存的三部明代地方府县志之一;另一部就是清代《道光思南府志》。


作为官修志书,《思南府志》根据官方档案,记载了当时辖区内的山川形势、户口丁徭、地亩钱粮、风俗人物、疆域险要等情况,其地方史料价值非其他任何材料所能相提并论。


翻开史书,《嘉靖思南府志》比较简约,其《地理志》之《里图》部分,只介绍了思南府所辖2县、4长官司管辖下的20里、19图的名称(郎溪蛮夷长官司编户1里,无图,下辖15洞),不见塘头之名。


清代,思南府管辖范围无大变,但县级单位调整为“领县三、长官司五”。由于《道光思南府志》比较完备、资料详细,并且在府城地图之外,又增加了府辖区地图(见图),使我们在160年后的今天,仍能对其辖区内地理情况一目了然。


自然,我们对于塘头的前世情况也就有了法定依据。


《道光思南府志》是保留塘头古代历史记录时间最早、最权威的书籍,从多方面介绍了清代的塘头情况:


一是《地理门》之“墟市”部分,介绍了清代的思南集镇情况:与府机关同城的安化县属南路墟市的有邵家桥、塘头、天生桥、大坝场、洋溪(今印江自治县洋溪镇)。当时的塘头集镇在“县南五十五里,铺民三百余户,场期六、十日”。在思南府辖区内,除思南府城、务川县城、印江县城这三座城市外,塘头仅次于沿河司(今沿河自治县县城)的“铺民四百余户”、大堡(今德江县城)的“铺民四百余户”、煎茶溪的“铺民四百余户”,是第四大集镇。


二是《营建门》之“关梁”部分,介绍了清代的思南关卡、桥梁情况:府南路之“芭蕉溪桥,在塘头场右,去城南六十里。塘池沟桥,在塘头场右,嘉庆二十年(1815年)思南府知府张经田捐修”。


三是《营建门》之“寺观”部分,介绍了清代的思南寺庙道观情况:


万佛寺(今塘头小学),在城南塘头,为殿三、阁一、门楼一,金碧璀璨、殿阁庄严。去寺数武,有梓潼阁,皆居人公建;永兴寺,在城南尧民里,寺外古藤一株,围尺许。蟠挐虬曲,长数丈;铜佛寺,在沙都,去城南五十里。寺有铜佛一,传为明蜀人铸造,舁(音余,意思是抬)至此,力不能举,居人建寺奉焉。乾隆时,重修上殿。道光二十年(1840年),僧静念重修。


四是《食货门》之“图甲”部分,介绍了清代的思南府辖乡村组织情况:明朝的府管辖县、长官司,县、长官司之下又分设里、甲,与现在的县以下又设置乡镇、村一样。清朝继续施行明朝保甲制度,组织交粮纳税、征兵服役等活动,“其法,州县城乡十户立一牌长,十牌立一甲长,十甲立一保长。户给印牌,书其姓名丁口。出则注所往,入则稽所来(《清史稿·食货志》)”。这里的“保”就相当于明朝的“里”,约1000户,按照规定,“一保”为“一图”。清朝时,思南府直属六图,其中的“特姜图”下辖十甲,“六甲”管辖“地瓠……两江口”等地;“七甲”管辖“茅坝、尧民司、沙都、屯后……”等地。安化县属四图,其中的“水村图”下辖十甲,“一甲”管辖“邵家桥、塘头、磨石溪……”等地;“五甲”管辖“塘头、沙都、山羊岩、风磏(今风清)、来巷(嗙)、任半”。因为塘头人口多,即分属了几个“甲”来管理。


五是《食货门》之“积贮”部分,介绍了清代的思南府辖储备粮食仓库情况:


塘头仓一座,在万佛寺内,贮市石谷三十七石;尧民里中寨仓一座,在永兴寺内,贮市石谷八十六石六斗六升零。


六是《武备门》之“操防”部分,介绍了清代的思南府驻军情况:


分防塘头场汛马、步战、守兵二十六名。


清代实行旗、民分治政策,军队也分为旗营和绿营两大序列,旗营为京城部队或重要省份驻军,绿营为地方部队,编制总的来说是以“营”为基本单位,主要驻扎在府城以上城市,同级部队的人数都不一致。根据驻防地点的重要性,各设参将(正三品)、游击(从三品)、都司(正四品)、守备(正五品)等军官,清初思南设有参将,雍正十三年(1735年)最高武官降为游击。营以下无统一编制,而是分“汛”驻防,各汛分设“千总”(从六品)和“把总”(正七品),思南城内驻军有游击1人、守备1人、把总6人。汛以下又有“塘”“卡”“哨”等编制,最小不满10人。塘头驻有军队,说明地位比较重要。


七是《人物门》之“列女”部分,介绍了清代思南府许多妇女的典型事迹:“祁世柴妻猷氏,郡塘头人,盐运使司桢女……”“吴一仁妻刘氏,邑塘头人,拔贡悦曾次女……”“王启哲妻吴氏,邑塘头人,年十八适庠生启哲……”等等,都说明了塘头在清代的行政管权辖。


八是《艺文门》之“诗赋”部分,介绍了明清两代思南府的诗歌等文艺作品:作为官修地方志书,所录文学作品必须是本地籍人才著作,或是外地籍人描写本地风景、习俗、人物的杰作。作为一方重镇,《思南府志》中就有部分描写塘头的文学作品。清初安化知县、浙江山阴人姚夔就写了不少描写思南风景的诗,有《思唐草》等诗歌专著,其中部分作品,如《晚发塘头泊何家渡宿居民李家》《春雨宿塘头读杜长林诗》等,就全文收录在《思南府志》里。再如清代著名经学家、文学家、人口学家、江苏常州人洪亮吉,在担任贵州学政(相当于省教育厅长)期间,也留下了不少描写思南人物风景的诗,如《自塘头舟行至思南府城外》中就说:“青山至塘头,南北忽中断,惊流适有几叶舟,一半舟行半登岸……”诗的开头,描写了塘头到思南的地理特色:塘头大坝隔断了连绵的青山,水流湍急的乌江上,艄公在船上掌舵,纤夫在岸上拉纤……


以上种种,无不证明塘头集镇自古就是思南府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么,从什么时候起,塘头集镇在明清时期本来很明确的思南府户口,被人修改成石阡府了呢?


追根溯源,得从民国初年说起。


1913年,刚成立两年的民国政府除旧布新,在全国大规模开展行政区划改革,大力推行撤府设县、省直管县政策。


第二年,思南府治下各县纷纷离开,其余的长官司、直辖区也分别改设为县。其中,思南府直辖区,即原来的随府办事长官司、蛮夷长官司所属土地,也正式改设为思南县。


既然是大分家,另立户,首先就得分割财产。于是,按照规定,各县之间重新勘测、划定边界。


在思南县与邻县相互划拨插花地时,原由府机关直接管辖的地面,“近者距城数十里,远者二三百里之外”,但“划拨插花地之后,仅存十分之二”(《民国思南县志》)。当然,后来仍有多次小调整,但这次改革,基本奠定了现在的思南县边界。


其中,思南县的土地划出去后,分别拨给石阡、印江、凤泉(今凤冈)、德江、沿河、镇远等共6县,由外县划给思南县土地的,有石阡、印江、凤泉、德江、镇远、松桃、务川等共7个县。


具体来说,思南县划给石阡县的有杜家寨、直桥、石榴坡、葛荣、乐化等5处;石阡县划给思南县的有芭蕉溪、苗民司、坝头、仁和场、红石梁、洪家坝、募溪岩、水田坝等8处(《民国思南县志》)。


从这次辖区变化的地名来看,调整前,塘头集镇、尧民司、沙都、屯后、风磏(今风清)、两江口等现在塘头、板桥等乡镇辖区内的土地,在明清时期一直属于思南府直管或同城的安化县管辖。调整后,芭蕉溪、苗民司、坝头、仁和场、红石梁等地方才从石阡县划过来。这说明,历史上的思南和石阡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包容;也说明现在的塘头镇辖区中,确有部分土地从石阡划过来,但是,塘头集镇等核心部分,自古以来就是明白无误的思南属地。


本来,对于这件事情的变化过程,在整个民国时期都是很清楚,并各方公认的。如《民国德江县志·地理志》,在其“疆域沿革”部分里,列举了德江县政府历史上所管辖的“墟市”,明确指出,其县属南路墟市有“邵家桥、塘头、天生桥、大坝场、洋溪”。


再如《民国思南县志》,在记载民国后思南县成立的学校时,也详有说明:


塘头高等小学,民国三年(1914年)该地绅耆立。此地原系德江县管辖,后因划拨插花改入思南属。先仅一国民学校,无毕业生。七年(1918年),经知事马震崑提倡改组小学校,附设国民学校。校址在该地万佛寺内……


按照当时的学校标准,国民学校(即初小),学制四年,读完后再升入学制三年的高等小学(即高小)。这里的记载说明:塘头原来属于德江县管辖。塘头高等小学是本地人成立的一所民办学校,最初是只有一至四年级的初等小学,1918年,由思南县长马震崑提议,改组成一至七年级的完全小学。


需特别指出的是,明清时的德江县地,就是思南的管辖范围,其前身是安化县。在明清时期,不论是设在思南府城的水特姜长官司,还是改设为县后迟至1882年才搬迁出去的安化县,始终都是思南府的辖区。就如现在的思南人,也同时是贵州人一样,按照标准,明清时的安化县人,也同时是思南府人。同一个道理,安化县辖地,当然也就是思南府辖地。


民国一转眼就过去了,由于长期兵荒马乱、匪灾蜂起,在新旧政权交替之间,地方的官方文书档案大都化为灰烬;新中国成立后,“破四旧”“闹文革”“烧字画”“砸古董”,政治运动接踵而至。随着时间的流逝,本地知道历史情况的人们日渐凋零,事实的真相就慢慢地尘封在岁月的泥土里。


改革开放后,寻找尘封的历史记忆、开展地域文化研究的热情,又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此时,热心思南文化的地方人士,早已远离了时间的关节点,而外地的所谓专家们,又大都不愿去实地求证。但是,那些雨打风吹后的老地名,有的还默默地伫立在原地,有的却等不到有心人的来临,就因为人们的好恶而消失在历史的风中。


这些消失了的地名里,就有从石阡划拨过来的“苗民司”。历史上,石阡府辖一县三长官司,即石阡长官司、苗民长官司、葛彰葛商长官司,领龙泉县。《石阡府志》卷二载:


苗民长官司,唐为洋川县,武德二十年改属义州,贞观四年改属夷州。宋为乐源,属珍州。明洪武十年置苗民司,属思南宣慰司,明永乐十一年改属石阡府,土百户、土吏目各一员。清康熙五十年裁。


这段话概括了苗民司的历史。后来,县级政治待遇被撤销,但该土司曾经的辉煌,却以“苗民司”这个地名形式而留存下来。到了民国,在撤府设县、互拨插花地后,“苗民司”从石阡划给思南,不但户籍变了,名字也很快被改变。


有人问:苗民长官司有自己的地名吗?


据《贵州图经新志·地理志》载,苗民长官司在“府城北七十里,洪武十年置于碧林”。郭子璋《黔记》《同治石阡府志》也说在“壁林”,《读史方舆纪要·贵州》也说在府西北,“地名曰壁林”。


数十年兵连祸接,数不清的你争我斗,慢慢地,当初的“苗民司”何时被改名,就成了一个越渐让人糊涂的问题。


不过,有的所谓专家,既不去村寨走访田夫野老,也不到山间地头查看墓志碑铭,只是坐在书斋里翻书、看字。一天,有人突然眼前一亮:尧民司,这就是苗民司啊。这样,在有的专家的书里,尧民司、苗民司因为一字之差,就被人合二为一了。同时,还有的人发挥了想象:苗民司作为一个县级政权,按照现代政府的情况,其驻地不应该只是一个小山寨,应该是水源、土地、交通等综合条件较好,并有一定规模的集镇。放眼四野,只有塘头集镇各项条件兼备。好了,就是它了,苗民司就在塘头了。


就这样,在历代土司都没有同意的情况下,“苗民长官司”驻地就进行了搬迁。也许,土司们在地下会纳闷:塘头这块肥土,我们日思夜想,总是弄不到手,怎么突然就变了天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