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125|回复: 0

[身边好故事] 田光胜:川黔两地“先二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7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一个四川孤儿,只身来到贵州思南作继子也当继父,20年如一日劳心劳力撑起一个“儿多母苦”的家,长期悉心照料卧病在床的双老,不是亲生儿胜似亲生儿,不是亲生父胜似亲生父——

川黔两地“先二哥”

梁祖江

   生在四川泸州,居家贵州思南——倘若这是一个女人,演绎千里相亲的爱情故事,或许算不上出奇。而他,偏偏是一个大男人。



  作为一个男人,仅仅因为爱上一个女子,而甘愿寄人篱下,长相厮守,这或许也算不上出奇。而他,偏偏与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丧夫之妇缔结连理,成了眷属。

  就即便为续情缘,改名换姓,既作继子又当继父,这也非世间少有。偏偏他作继子,继父继母双双一病不起多年,不得不随时守候身边;当继父也是“儿多母苦”,磨难重重,自己到老也似乎没法长大。

  他,就是思南县邵家桥镇边江村田坝一组村民田光胜。

  中年入黔,幸遇迟到的爱

  田光胜,本不姓田,其名为继父所取。他原名先德钦,1952年8月24日出生于四川省合江县大桥镇长江村,今年已经66岁。

  斗转星移,世事沧桑。脸上早爬满皱纹的田光胜,已在思南整整生活了20年。如今不仅有继父继母,有妻子,有住房,还有继子继女以及一个亲生女儿,异乡已然成了真正的故乡。


  但尽管如此,田光胜依然乡音难改,嘴上还总是一口四川话。有乡亲甚至不知道他改换后的名字,大家多叫他“先二哥”。

  这众口一词的称呼里,透露的不关是田光胜在四川和贵州两地家庭中的一致排行,更是两地乡亲们对他为人谦和,始终与大家团结友爱的共同认定。

  乡亲们都说,20多年了,田光胜从未对人红过脸黑过心,更为与人扯过皮打过架,总是一说一个笑,让人觉得诚实老实,更让人觉得可亲可敬。

  如果说,是最初独在异乡举目无亲的生存处境,炼就了田光胜从不与人相争,甚至很多时候宁愿甘败下方的谦让品质,那么他与妻子的相敬如宾、对继父继母的忠诚孝道、对继子继女的精心呵护,则无疑是自小就融入了血液与骨髓的一种天性。

  田光胜还记得,因父母都去世得很早,自己自小就只得与哥哥相依为命。特别是父亲,早在他刚出世尚不满1岁的1953年,就因吃不饱而撒手归西。


  贫困的出身不仅让田光胜失去欢快的童年,饱尝了少年的艰辛,经受了青春的磨难,更为不幸的,是过了不惑之年还娶不了媳妇成不了家。

  追川军入黔之风,1998年秋,46岁的田光胜,独身来到贵州沿河,在乌江边一处建设工地挑砂子、拌砂浆、砌基脚,修码头。

  两个月后,田光胜又转战思林电站建设工地。不曾想,这一转,竟转出一段姻缘。

  这时,电站附近邵家桥镇边江村田坝一组的杨光平,已丧夫3年,正独自抚养着三个孩子,其中最小的才3岁,同时还赡养着两个均年近古稀的老人。而她自己,才刚过而立,年仅34岁。

  熟知田光胜与杨光平双方情况的当地乡亲中,有“好事者”乐当他们的红娘。于是,在1998年冬月20日这天,田光胜在田氏家族老幼、亲戚朋友的共同见证下,不仅成了杨光平的丈夫,还成了杨光平公婆田建玉、冉启芝的继子。

  勤奋创业,乐当家庭“川军”

  田建玉有两个儿子。当杨光平与他的小儿子结婚后,兄弟俩便很快分了家。分家后,因大儿子拆迁属于自己的半截老屋另建新居,杨光平与三个小孩、两个老人便只得挤住在一间木屋里居住。



  “寄人篱下”却无可“寄”。作为继子,初到田建玉家,田光胜眼见一贫如洗的家境,就首先想到要新修住房。他甚至躲着妻子,悄悄将自己在工地上务工挣得的300多元钱全部拿出来,到附近的乌江边一户人家定购了木料。

  这一举动,让开始对婚约还有些犹豫的杨光平吃下“定心丸”,尤其让两位老人觉得收认田光胜作为继子也十分靠谱。当田光胜随后将自己决心搞好家庭的想法说出来时,一家人便没有了任何异议。

  那时,由于不通公路,为了节省开支,修房造屋中,不论是搬运木头还是板料、瓦片,只要力所能及的,田光胜都一一独自用肩抗背磨。

  为了早早凑齐木匠的工资,在寨上帮忙中有人发给田光胜好的香烟,他也舍不得抽掉,而是拿到店里换回钱财。


  既省吃俭用又投工投劳的田光胜,不久之后,终于让一幢崭新的木房出现在了寨中。直到今天,这座新房仍让人刮目相看,它不仅屋里屋外的地面全部用水泥进行了硬化,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全部用木板进行了装修。远远看去,精致美观;置身其中,直让人感觉舒适温馨。

  最初几年,田光胜不仅在住房上费劲了心血,就连吃水问题也让他耗神不少。特别是一遇干旱,他每天就得早早起床,下到二三里路的乌江边,爬坡上坎挑回三四担水后,再才上山干活。

  85岁的冉启芝老人神智清醒,没有忘记田光胜的操劳。她回忆说:“自从田光胜到我家后,我老伴就从没有干过重的体力活,全都是他一个人在干。除了光胜,到哪里还找得到这样的儿子呀?!”

  重担在肩的田光胜,从不言苦,从不叫累,因为毕竟苦中有甜。1999年,与他续为夫妻后的杨光平,为他平安生下一个女儿。

  甜中当然也有苦。随着四个子女陆续长大,大的要结婚,小的要读书,家庭经济负担越来越重,有时甚至压得只能靠干农活养家糊口的田光胜喘不过气来。


  让田光胜至今仍觉得有愧的是,2008年,大女儿出嫁时,没有任何家用电器,仅有被子、锅碗瓢盆等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

  近些年,为了供子女们读书上学,田光胜决心不再仅仅只种苞谷、水稻等传统农作物,他要另想办法,另找路子挣钱。

  功夫不负有心人。而今,田光胜不仅建起蔬菜基地,各个时节均有他所生产的新鲜蔬菜上市。同时,还建起了养猪场,每年养猪数十头。此外,大规模养蜂,住房和圈舍的墙壁挂满了蜂桶,呜呜的蜂鸣就是一支致富乐曲。

  失败乃成功之母。田光胜在养殖业上就吃亏不少。去年,刚刚新修不久的圈舍竟然失了一回火,10多头仔猪被一下子活活烧死。

  经历了这次挫折,让田光胜更加懂得生产生活不易的道理,他必须始终保持坚强,才能稳稳撑起一个底子极薄、人多地少的家。

  双老久病,胜似亲生儿

  虽然吃尽了苦头,但田光胜硬是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让一个一穷二白的家庭,很快度过了难关,不仅环境面貌焕然一新,而且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殷实。


  然而,命运仿佛有意要跟这个自小就不幸的孤儿作对。早在8年前,田光胜的继母突然双目失明了,不仅不能外出走动,大白天呆在家里也是伸手难见五指,就连吃饭也得端到手里,还不时需要继子、媳妇喂养。

  被如此拖累了5年之后,另一个不幸居然又降临到这个本就度日如年的家庭。也就是3年前的一天,田光胜的继父意外摔断腿,此后便一直卧床不起至今,也是连进食也不时需要喂送。

  既要照顾病人,又要挣钱养家,这让年迈体衰的田光胜何以承受得起?一开始他有时也禁不住暗地里哭,有时甚至喝闷酒,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坚强,而今不但戒酒了,而且还经常乐呵呵的,脸上总是挂满了笑容。


  面对两位生活均不能自理的老人,田光胜总是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坚持每天微笑着将热饭热菜递到他们手中,并亲手帮他们穿衣,洗漱,喂饭,按摩,烫脚,倒大小便。

  为了让老人们吃好吃饱,田光胜在煮饭炒菜时,宁可自己受委屈,也总是首先满足他们的味口。冉启芝老人说:“我家这个儿子,总是想得周到。上街称了肉回来,总是安排媳妇,要将就我们两个老的,在锅里多煮一会儿。”

  近些年,就为了照顾好两位老人,田光胜很少回到自己的老家。他记得,20年间里,只是自己的哥哥去世、孙女出嫁时等回过几趟。而且,每次都总是速去速回。

  不仅如此,特别是近两年来,就是到附近的乡场赶集,田光胜也总是不敢久留,上了街就得抓紧办事,超过两三小时家中催促的电话就会响起。

  都说成功的背后必定有一个成功的女人。其实,坚强的男人背后也有一个坚强的女人。田光胜更是如此。在丧夫之后,亲朋们大多劝杨光平离家出走,有亲朋甚至动员其不要刚刚怀上个把月的小孩。但她丢不下两位老人,留了下来,并说再苦再累也要过上“不在人前不在人后”的日子。

  如果说留下来的杨光平,遇上田光胜是她人生的大幸,那么田光胜遇上杨光平,也是他人生的大幸。这些年,他们夫妻双方总是相亲相爱,和和气气,互帮互助,战胜着一个又一个的家庭困难。

  对于自己所作的一切,田光胜没有任何深刻的理由。他只是说,孝老爱亲是传统美德,自己丢了,子女们也会跟着丢掉。自己渐渐老了,必须做给他们看,让他们懂得生活中一些最基本的道理,所谓“以老换小”。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田光胜不时回忆起四川的亲人们,回忆起曾经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带着妻子回到四川,并最终魂归故里。

  “死后不需要耗费任何钱财去土葬,只把骨灰撒在老家的山水草木间就好。”田光胜说,“但我必须先完成责任,与妻子一起陪两位老人走完一生,把儿女们抚养成人。”

  对于这朴素的愿望,不但他的儿女们不愿意,乡亲们也不愿意,都希望田光胜永远留在思南,留在他们身边,留在他们的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