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665|回复: 0

遇见茶园山,聆听500年时光的跫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8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汽车沿着一条逼仄的山路盘旋而上,弯弯曲曲指向白云深处。路边青翠的草木扑入眼帘,春风柔和地吹拂着我们的脸庞。初识茶园山,是在网上看到的一部名叫《察院山之恋》的乡愁微电影,我被影像中斑驳古旧的瓦房所吸引,由此产生了向往之情。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清明节,本是回乡祭祖的日子,奈何回家路途遥远,也不忍负明媚的春光,便想出去走走。恰逢铜仁市摄影家李铭亨老师邀请,去茶园山拍摄采风。终于有机会,亲身去感受茶园山,这历史遗留下来的跫音了。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阳光从辽阔的天空漫撒下来,一道金色的瀑布悬挂在空中,从田野间飘来阵阵油菜花香,一路上纯粹自然的风光令人心旷神怡。到达茶园山时,已是上午十点。我们下了车,刚从包里取出摄影器材,远远地就看见一个身穿浅黄色衣服的男子,站在大门口向我们招手。李老师说,那是我们此行的向导叫徐绍勇。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从迈上第一步台阶开始,我的心就变得凝重起来。石阶经历500多年的风剥雨蚀,渗漏出些许历史信息,从石头缝间,一些淡绿色的苔痕悄然滋生。这光滑、略有残缺的石阶,被无数双脚来回摩挲,留下足印和跫音,等待人们去走进茶园山,聆听历史的脉动和呼吸……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走到大门口,门匾上用粗黑的笔写着东海堂三个大字。徐绍勇在门口摆好桌椅,招呼我们坐下,他从屋里端来茶水时,胳膊下夹着一摞书。徐绍勇向我们介绍徐氏家族与茶园山的文化渊源。根据徐氏珍贵的族谱记载,茶园山又原名察院山,由徐氏第五十九世祖在广西按察使司任副使,将现属地改名为察院山。光绪府志记载:“素爱茶园山庄,晚年移家居之。”该府志《地理》志则载:“山在城东二十里,一名察院山,前明按察司副使徐以暹别业。”徐氏先祖徐以暹为躲避吴三桂战乱,带家族迁至今离铜仁城区10公里的茶园山,开启诗教耕读之风后,经过17代传承发展,创造了贵州乃至中国极为罕见的家族文化传奇。听着徐绍勇的介绍,我仿佛徜徉在历史里久久地没有走出来。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后来得知,徐绍勇是茶园山徐氏家族的第十七代传承人,他肩负着传承家族文化的重任。他说到家族文化时,眼神熠熠有光,引经据典,对古文化的史料信手拈来。徐宰六迁居铜仁,繁衍至今已17代人,前14代人皆以习文为主,几乎人人能诗善文,诗词格律工整,亦精于书画。500多年的历史,徐家人才辈出,能诗者有近一百八十人,徐訚、徐奭双峰并峙,在清朝初年以诗文翘楚中原;会试第六十二名进士、殿试二甲第六名翰林的徐如澍主编《铜仁府志》,参与《四库全书》的修编工程;徐楘选辑贵州开省以来第一部诗歌总集《全黔诗萃》;许韵兰是贵州历史上最早刊行诗集的女诗人。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聆听完历史,徐绍勇带我们去参观屋里的院落。进门便看到阳光泼洒出无数道光影,刚刷的新油漆掩饰不住板壁的古旧与斑驳,地上散乱地铺砌着青石板,或长或短,像一首首极具韵律的古诗词。楼阁之间的木质板壁上,落满了厚厚的尘埃,显得古老而又沧桑。来到院子中,一些微小的植物从石板间探出头来,随风轻晃,在阳光的抚慰下,渐渐地招展出自己淡绿的手掌。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在一处石凳前,我看到上面雕刻着奇怪的图案,便向徐绍勇请教那图案的寓意。他让我仔细看图案纹理,经仔细辨认,上面雕刻的花纹像是一头羊。徐绍勇说徐氏家族几经战乱逃避于此,石凳上的羊寓意三阳开泰,即祈求好运降临的意思。目光沿着板壁向上,板壁上镶嵌着精致的窗群,除了被烟尘覆盖显现一片黝黑外,窗子还算保存的完整。或许正因为茶园山交通闭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才让这些镶嵌着历史刻度的窗群,得以完整地保留下来。伸手去擦拭上面的灰尘,生涩的烟灰在阳光中舞动,透过细细的颗粒看古朴的楼房,历史的形象更加立体了。临院子的一面门板,为了响应新农村建设的政策,覆盖在板壁表面的黝黑污垢已被刮去,板壁上涂满了新的油漆。院子边的土墙上残留着被整修的余韵,以至于看不见垮塌的痕迹。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穿行在茶园山的巷子中,走进一段悠久的历史里,石墙、板壁上的雕花镂窗,密质的细纹显出时间深处的匠心独运。出了门,沿着一台台石阶往上走,出现一道门,门匾上写着景山第。此时阳光正充盈,照在地上形成阴暗分明的线条。穿着红肚兜的大公鸡,从石阶上走下来,知趣地跳到路边上的石墙,为我们让路。或许那只大公鸡有点惧怕外人,在这里生活久了,害怕别人去惊扰它宁静的生活。我看见它的双脚显得无比踌躇,几次从门口探出身子来瞅一眼,然后又躲在门槛后面,这次它终于鼓起勇气了,大摇大摆地从上往下走。我们手里拿着相机,不停地按下快门,想将历史遗留下来的石墙不遗漏地框进相机里。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过了那道写着景山第的门,伫立在眼前的是两棵古槐树,一高一低,枝头正在抽芽。徐绍勇向我们介绍道,此处原本有三棵槐树,由徐家祖先徐镇所栽,当年徐镇在云南做官,退休时带回三棵槐树栽种茶园山。据《周礼·周官·朝士》记载:“朝士掌建邦外朝之法,面三槐,三公位焉。”门前栽三棵槐树,叫三槐堂,寓意子孙位列三公,将来可做国家栋梁。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槐树经历了400多年,还在抽枝发芽。风吹动那些苍老的枝条时,如倾诉,似吟唱,历史的跫音一遍遍在我们的耳畔回荡。时光像碎银,哗哗流逝。徐绍勇带领我们参观徐氏家族的文化展堂,板壁上挂着许多幅牌匾,一串串文字,被装裱起来。徐氏家族的文化脉络,像一个人身体里的血脉,看似杂乱无章,却又条理清晰。堂屋里挂着徐氏家训,通过家训我们可以看出徐氏家族有着严谨的家风,还能联想到这个家族文化兴盛的缘由。偏房中,保留着耕作的工具,犁铧、蓑衣、锄头……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我能叫出那些农用工具的名字,得益于童年劳动时的记忆。簸箕,镰刀,背篼……叫着这些熟悉的旧物,像叫着童年的玩伴,声腔里自然带着亲切的意味,忍不住想要去抚摸。我喜欢去古镇、古村落游玩的原因,是在旅途中遇见的一些事物能给我带来质朴的感动,那种感动是最纯粹的,不掺杂一丝功利。像此刻,站在茶园山这间偏屋里,阳光从窗棂钻进来,照射在厚厚的灰尘上,阴暗的地方得到光的普照,变得生动起来。蜘蛛慢条斯理地织网,它不去理会俗世的喧嚣,完全沉浸在游走的乐趣之中。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危峰高矗立,俯瞰白云流。

雾重晴凝雨,山寒夏亦秋。

松篁兼石吼,猿鹤逐人游。

转忆逃秦日,萧萧木叶愁。

——(宋)徐奭


天地高阔,云影舒卷。在这美好的春光里,我们全然不知时光的流逝。走在灰朴的石板路上,鞋底沾满了苔痕,看着古色古香的木房青瓦,瞬间就产生了一种与世无争的想法。在一处房屋后面,摆放着柴火、晒天、畚箕、扁担……触景生情,我渐渐生出一股酸楚的暖意,对旧日的情景充满了无限的追忆和想象。仿佛回到了故乡,从瓦片间袅袅升起一缕炊烟,母亲一遍遍唤着我的乳名。看着眼前的一切,充满着饱实的人间烟火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往高处走,房屋的格局就能尽收眼底。瓦房一片连着一片,纵横交错,在微风吹拂下,树叶映在地上的影子斑驳陆离,像一幅未完工的水墨画。在一处院坝里,遇见一位老人坐在堂屋门口晒太阳。我们走上前去问她的岁数,老奶奶回答说今年90岁了。对此我感到非常诧异,老奶奶90高龄,仍然能清晰地听到我们的问话。徐绍勇说她平时还做一些活路。我看着院坝边散乱地摆放着木头,一把生了锈的斧头,横躺在柴木上。若非亲眼所见,谁会想到90岁高龄的老奶奶还能劈柴做饭呢?她脸上密布着皱纹,时不时露出祥和的笑容。茶园山空气清新,气候适宜人居住。徐奭曾经写过一首诗《茶园山文化综述》,“危峰高矗立,俯瞰白云流。雾重晴凝雨,山寒夏亦秋。松篁兼石吼,猿鹤逐人游。转忆逃秦日,萧萧木叶愁。”从这首诗中,我们可以看出茶园山的地理环境,充满着柔美情调而又有雄居山巅的恢宏之势。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的青石古巷,青砖青瓦,依山顺势,层叠而上;房屋坐东朝西,背靠山林,错落有致;时值春季,百花竞相开放,缕缕清香萦绕在空气中,惹得蜂蝶流连忘返。来到一处房屋,徐哥说此处是以前私塾的遗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座有着二层楼的木房出现在眼前。二楼上的栏杆和窗棂上还挂着旧时的风景,但一切显得很落寂。一楼的门窗已遗失。用篾头编制的门,遮挡不住历史的风雨。当初徐家历史上那些文人,大多数从这私塾开始受到教育的启蒙,然后以读入仕,又以仕助读兴教,以此形成良好氛围和发展递进序列。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徐绍勇因家中来客人,先行离开,我和李老师沿着古巷子继续走。此时太阳正在我们头顶上漫步,我们用镜头记录着这个美丽的地方,一组组风景风情就像一帧帧意境绝美的画。在这里,会让人产生眷念乡土的味道,勤劳的农妇头上戴着斗笠,肩膀扛着锄头,这是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人们以淳朴的忠厚,在茶园山这片丰沃的土地上哺育着,繁衍着,生息着。房屋上炊烟袅绕,老人正出早工回来,大娘坐在屋里用簸箕筛绿豆,细密的像翡翠一样的圆珠子,随着她肩膀的抖动,在簸箕里翻来滚去。她娴熟的动作,让我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和大多数乡村相比,茶园山除了有浓厚的家族文化以外,难能可贵的是这里还保留着原始的农耕方式。时值清明节,回乡祭祖的人络绎不绝。在茶园山随处可见,诗意生活的图景,老母鸡护着一群小鸡啄食,一幅温馨动人的画卷徐徐展开;猫睡醒后,趴在一捆柴火上慵懒地舒展着自己的腰身,这一幕显得滑稽又可爱;矮墙上一盆仙人掌热烈地生长,不管多贫瘠的土地,它们只需要一小抔土就能够养活自己。历史的跫音,在木楼、石墙、农具、窗棂上回响。而这里又是宁静祥和的,人们自给自足,与世无争。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临近下午一点,我们才从寨上走出来,站在公路边,我们看着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淡淡的白云。不时有下地的农民,从大门口走出来。有牵马者,头戴一顶红色帽子,手杵着一根清翠的竹竿,马被一根绳索牵引着紧跟其后。我们就这样远远地望着,他把马牵到溪边饮水,柔软的柳枝在空中随风微微地摇曳。田埂上,有人肩上挑着扁担,扁担两边悬挂着两只桶,不知道什么东西在桶里晃动,撞击着桶壁。一串串悠扬的乡间小调,在春风的吹送中传来,一切显得那么惬意悠然。一个母亲牵着女儿的手,慢慢地走下台阶。回乡祭祖的女孩,手捧着菊花,走在石巷子里,像一道新的靓丽的风景。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在公路上,一位老人肩上扛着数根竹子,慢悠悠地向我们走来,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见面,他就问我们吃饭了没?如果没有吃就去他家吃。质朴的乡音中,表现出茶园山人的热情好客。我们婉拒了他的邀请,准备沿着公路再去拍点照片。在溪边发现一颗槐树,倒伏着生长,身子几乎贴近了地面。枝头生命的盎然与肢体的荒凉极不相符,我们在树旁拍照,太阳的光影斜斜地照射在脸上。惠风清浅,时光凝滞不前,从城市带来的杂念荡然无存。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四面皆被树丛环绕,公路曲曲绕绕,菜园里的油菜花灿烂如锦,蒜苗的叶子从郁青到墨绿,凋谢后的桃花露出一副惨淡的面容。菜园边,有几捆绑扎好的竹子依靠着树干,像长途跋涉的人,走累了停下来歇息一样。我们俯视着村寨,清明节的太阳,用祥瑞的光晕轻轻地覆盖着茶园山,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心中注入一份温暖。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公路沿边,有一处水井,清澈的泉水汩汩往外流淌,我在想那一泓泉水,肯定是茶园山历史的见证者。有水源,才会有人居住,这口井肯定用甘甜的乳汁哺育过徐氏人和过往的来客。大山深处,藏着这么诗意的村寨,外界人很难知道。李老师用航拍拍的照片,像一块硕大的拼图,那是人和自然共同完成的创意。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聚集着青瓦木房,掩映于绿树丛林,处处散发着浓浓的人文气息。我们从寨子的边缘再次进寨,看见木楼上蜜蜂飞窜,来来回回地搬运花粉,一派和谐繁荣的景象。倒是偌大的房屋,没有人常年的居住,显得无比空荡。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对茶园山的造访就以这样缅怀的方式结束,如若他日还有机会,我还愿意去茶园山走一遭。再看看青瓦木屋,苔痕青青的石阶,庭院中的古旧泥墙,板壁上雕花镂窗。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茶园山:历史遗留的跫音


南飞鸢/文  李铭亨/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