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00|回复: 0

[身边好故事] 乐呵着的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7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乐呵着的故乡


杨聪训



春节期间,市、县电视台播出了松桃自治县乌罗镇黔龙社区居委会矮地榨村民组的村民们将时隔多年的龙灯又舞起了起来的消息。这个消息,让我百感交集,为故乡发生的变化而欣喜和高兴。


回首往昔,离开故乡矮地榨已有三十多个年头了。耍龙灯是一个体力活路,需要大帮争强好胜的年轻人。对于一个聚族而居的山窝子里的小山村来说,从两百年前由湖南迁移而来的一门杨氏宗亲,到如今已有10多房300多人丁了。



腊月二十八,堂哥打来电话,说寨子里几个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牵头,要把我们矮地榨时隔多年的耍龙灯传统习俗弄起来。问我能不能赶回去,与年轻人们一起“乐呵乐呵”?


堂哥说,没过几天,买锣鼓家什、黄龙标配的上百多套衣物和两条“泥龙”和“沙龙”就凑了起来。


这么多年,大家迫于生计,田土地里刨食,天南地北打工挣钱。如今,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好,修起了通村通组公路。大家造起了砖木结构的房屋,购置了大彩电、冼衣机、热水器,买上了小汽车,煮饭用了电饭煲,炒菜用上了电磁炉,几根塑料管就将水接到了厨房里……



而在我还未离开故乡,是懵懂少年的时景,众所周知,那年月,穿衣吃饭非常非常的困难,大人的衣物旧了改成小孩的,小孩的衣物破烂了便用山豆子(磨芋)打成浆做成一片片硬布片,又成了做鞋子的硬件家什……唯一的乐子也就只有在冰天雪地里,砍上几节如脚板大小的竹片,在圪篼火上将竹片五分之三的地方烤出滋滋冒出竹油的时候,用一圆棍横在冒油处的竹片上一压,手捏着竹片一头,轻轻往上一提,竹片便成了滑雪的工具。这样的玩耍,运动时大汗淋漓,全然不知冷的滋味,可一停下来,山里的寒风和衣单体弱的身躯就够呛了。


可日子要过呀。清明节这一天,大人小孩都会不约而同走出家门,带上镰刀提上几提自家用白纸打上几排半圆符号做成的“清明纸”,爬坡上坎来到土地坳老祖宗杨朝解的坟地里。老老少少簇坐在坟地周围,听着族中长者讲说老祖宗拓土创业的故事。说到有一年,天旱无雨,地里庄稼颗粒无收,库存不多的存粮只能撑到年底,来年的生计在谷收前成为一个大问题。怎么过日子,愁绪的阴影成了心魔,老祖宗茶饭不思,闷坐在堂屋里,堂屋横格里的小盒子的门不知什么原因无声无息地露出了一条小缝,从小缝里望去,耍龙灯必备锣鼓家什钻进了杨朝解的眼睛里。眼定神开,杨朝解手拍着大腿,嘴里高兴喊道:“有了!明年谷收前的粮食有来路了。”



用几把绝收的稻草扎成简单的龙灯,在大年初一,杨朝解带着他的十多个儿孙在自家院子里锣鼓暄天了起来。老祖宗说,过去我们耍龙灯,图的是好玩过过闹热年,在自家寨子里玩一玩,他村别寨派人来请,我们才去与他们同贺同庆,热闹热闹。今年我们换一个玩法,用这稻草打几个疙瘩,从龙头开始到龙尾用一根草绳串连着,这叫“草把把”龙灯。


见过世面经历了沧桑岁月的老祖宗果然如思所愿,一场别开生面的“草把把”龙灯,从大年初一耍到正月十五烧灯送神,虽然比往年多跑了一半的村寨,走村串寨入户多了百分之五十,可换来了家里粮仓一如往年那满仓满罐,柜子里“碎碎银两”也足够购买来年种苞谷栽洋芋犁地翻土插秧所需的农用家什。


荒年灾难在办法总比困难多的“穷则思变”中又乐滋滋度过了一个“光景年”。


每每清明时节,孩提的我们都要在土地坳老祖宗杨朝解的坟堂前接受这近似“传统”的不厌其烦的“龙门阵”入脑灌耳。



我们耍起“草把把灯”那年,也是一个年景欠收的苦岁月。全寨人的半大孩子总共十五六个,在腊月二十三晚上凑到生产队社房残留的牛栏猪圈里,附近人家将秋收的稻草晒干后,打垛堆放在那里。


清清楚楚记得,那天晚上尽管无风无雨无雪,但寒冬的冷意也让我们一个个缩着脖子,双手交叉塞进袖口里,环抱着身子,坐在稻草堆旁,还时不时用脚蹬踏几下,将稻草跺上几脚取暖。


不知谁的声音盖过了跺脚踩稻草的声音,大家短暂哑然后,不约而同想到一个法子:砍几根竹子,扎几把稻草,弄一个“草把把”龙灯,我们也去舞“草把把灯”。



如今,寨子里的年轻后生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日子越过越好。正如一个晚辈在微信群里写到:我们离开那个生我养我的家,远的有三四十年了,近的十年八年五年三年不等。我们体验着成功的乐趣与喜悦,分享着富裕生活的和谐与奋进。


如今,政策好了,通村通组联户的路是政府出钱修的水泥路。穿行在家家户户,不再是泥一脚水一脚。文化广场在几个寨子的中间,夜幕降临之时,华灯初放之际,现代版与过去时在那里成了人们谈古说今群舞欢歌的场所……我们向往的美好生活,不正是如此吗?


后生小伙们行动了起来,精品水果的嫩苗细枝摇曳在土地里,水库里的鱼儿不时跃出了水面,阳光、鱼儿、水花正成为一幅诗情画意的图卷……


寨子里屋舍的天空中,没有了千百年来文人墨客笔下那炊烟袅袅,古井水池旁更是看不见了挑水担肩的壮年大汉、牧童提罐取水的背影,远山中,茂密的树木与杂草竞相生长……


故乡如斯,故乡人如斯,故乡乐呵着,我乐呵着的故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