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9046|回复: 2

[散文世界] 杨智勇 ‖ 沉睡的村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5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沉睡的村庄

沉睡的村庄

杨智勇


      盛夏时节,是一个迷人的季节,一个蓬勃、火热和翠绿张扬的季节。

      一个人的季节,显得有些空荡,一只黑白相间的蝴蝶,缓缓停落在对面杂乱却又蓬勃的芍药的身上看我发呆。无论是听竹林夜雨还是看溪水静流,无论是看群山苍翠还是听蝉声聒噪,投入故土的我的心潮总也平静不了。

      乡间小路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歌声与欢笑,甚至连路的影子也很难辨认出来,比人还要高出许多的芭茅花和蒿草紧紧地拥抱着它。我只得凭着昔日记忆用树枝探索着前方的路,蚱蜢扑愣扑愣地四下里逃散开去,许是极不欢迎我这个远来的陌生人。清清凉凉的露珠在叶尖纵情摇曳,水汽渐渐升腾、穿越从山巅斜斜地泄下来的澄净阳光,折射出七彩的殉烂,如若都市少女轻飞的衣裙,缓缓地曼妙地萦绕在山腰,给人生无限的遐想。露珠还不曾尽数散去,湿了衣裳,一缕风从山坳里迎来拥抱她回家的儿子。

      心情变得很复杂,既有欣喜也有悲凉,还夹杂着一丝兴奋和一点忧郁,还有一抹沉重……

      尤其渴望重温小时候躺在床上听雨的日子。我知道六月里是不会有那种沁人心脾细雨的,小时候听雨,其实听不出音乐也听不出心情,当然更听不出诗意来的,只是喜欢听,发至内心的喜欢雨珠敲打着屋顶瓦片和后山竹叶的声音。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下雨天就可以不下地干活,可以任由性子睡懒觉,最多也就是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出去牵放那条温和的老水牛,还可以骑在牛背上用自制的弓箭射杀各种自己想要射杀小鸟或是野兔,尽管直到今天我也从来不曾收获到一只猎物。但这并不影响到我看竹的心情。翠竹拔地而起,一片郁郁葱葱,千万绿叶入眼,如碧波微漾。

      多年来匆匆的脚步,在这一刻才真正意义上的停下来。

      闭上眼,静静地倾听竹节生长的声音,感受每一片竹叶在风中摇曳或是飘零的心情。一缕淡淡的、清凉的空气由鼻腔经大脑沁入心底,再缓缓地流向全身,仿佛第一杯冰啤在血液里畅游般酣畅淋漓,竟是舍不得睁开眼了。清风徐徐而来,耳际窸窸窣窣的叶片相互或拥抱,又或是轻舞的声音于心头弥漫开来,仿佛看见一片碧波荡漾的温柔的海水延展开来。渐渐地觉得肉体与灵魂一起飘飞了起来,然后轻轻地躺在竹梢的叶片之上,随清风起沉摇曳,随竹叶轻舞荡漾……

      任凭自己在意象的苍穹里翱翔、沉醉。这一刻,说不清是尘世迷失了世界还是我迷失了尘世,一切都在虚无缥缈里亦幻亦真……

      没有雨的夏天,蝴蝶与蝉是最为欣喜的了。

      蝉隐藏在浓密的翠叶里忘情地唱着,所有的鸟鸣或是给三岔五的蛙声在这高亢的声音里都显得黯然失色。而蝴蝶作为盛夏的舞者却全然不理会这热情的邀约,煽动着彩色的翅膀,一张一合之际,翩然翻飞于繁花绿叶之间,蜻蜓又怎能错过大自然这个绚烂的舞台,晶莹的薄翼在阳光下颤动,尽情地折射着太阳的光晕,曼妙地点水于清潭,轻盈地穿梭于叶尖。

      置身于故土这浩瀚的绿色诗行,聆听这无曲有韵的肆意高唱,铺天盖地的诗情画意里,是山野醉了?还是我醉了?

      小溪从后山的竹林里若隐若现而来,轻轻地绕过竹林和几株苍老得几近枯死的柿树,从老屋西侧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后又隐藏在浓密的茅草之中了。溪水仍旧是那么透澈、清凉,轻盈而又欢快,像极了古典画卷里某位佳人的芊芊玉指轻轻地拨弄着悠远的旋律,温雅、婉转、含蓄而又悠长。像是父老乡亲在倾诉着远去的的点点心事,又像是母亲在低语着对孩子的丝丝挂牵、声声呼唤。静静地坐在溪边那曾是洗衣洗菜的青石板上,涉足入水,聆听着这天籁般的乐章,任心绪飞扬、缠绵……看着这沉睡的丛林、荒凉的山野,曾经欢歌笑语的故土而今是如此的寂然。

      短短的十来年间,蒿草与杂木迅速地吞噬着大山的腹地,一座座衰败地老屋像一条条垂死的鱼,静静地躺在岁月长河的水草里等待着那必然的归宿,从山脚到山顶,恍若隔世。天很高也很蓝,没有风筝没有欢笑的天空显得尤为高远,没有锄头也没有猫狗的村庄是如此的空寂,绵亘不断的翠绿之中找不到几株庄稼的喜色,威严肃穆的厚重之中落下一片凄美的苍凉。

      水泥公路从山坳口蜿蜒而过,远远看去像一条死蛇,静悄悄地摆在那里,偶尔有汽车或是摩托经过才有给寂静的山林增添一丝生气。“一定要把家乡建设好”,公路边高耸的镇政府的宣传标语在不断更新,当初每一个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心底也都怀揣着一个这样的梦想,只不过在见识过都市的灿烂霓虹与繁华之后,就陆陆续续地回来将家中的父母妻儿接走了,贵阳、铜仁或是县里、镇上。前年春节之前,在村子里居住的人家越来越少。为此,许多乡亲还特地赶回来在祠堂办了最后一次丰盛的酒席。

      好多年没有享受过老家那热闹淳朴的坝坝席了。那些年,乡亲们或遇红白喜事,或逢起屋做寿,都要摆酒以贺,少则几桌,多则几十桌,据各家亲朋不等。从邻居家借来的桌子在院坝里排开,前来帮忙的厨师、杂工高谈说笑,围着临时搭建的灶台、厨房忙里忙外,四处飘满着菜香;远亲近朋、邻里乡亲,密密麻麻或坐或站,院坝洋溢着浓情。猪是自家喂的,鸡是自家养的,酒是自酿的高粱白酒,菜也多半出自自家地里。酒菜虽无法与酒店里的大鱼大肉相提并论,但那纯朴的民风,热闹的氛围又岂是酒店里的宴席可以比拟的!突然好想那凉拌猪耳朵的味道,仿佛又看见那一片片薄得透明的猪耳朵铺在一小堆豆芽菜上,散发着诱人的红油和花椒的香味,回味着那脆生生的味道,口水都忍不住的要掉下来了。

      夕阳西斜,夜幕低垂,看山峦张着大口不停呼喊着锄犁,所有的沉重与荒凉在温柔的落霞里被厚厚地包裹着、安抚着。深沉厚重的思绪,深深浅浅的怅然像是一道道山梁,渐渐模糊在蹉跎的夜色里,跄踉的脚步,一直走向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