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80|回复: 0

寻游虎渡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4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虎渡口是松桃苗族自治县木树镇与湖南省花垣县民乐镇交界处松桃河岸的一个古渡口,建于何时已无可考,但其近旁有新石器文化遗址,不远处的边城镇亦有旧石器文化遗址;春秋战国秦汉两晋及后各个时代亦都有文物出土,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汉代的錞于,为青铜质军乐器,5件套同时被发现,最高约1米。由此可见虎渡口的存在历史。

寻游虎渡口

寻游虎渡口

            寻访古渡口            

      在木树镇虎渡村东头一处河谷地带,也就是松桃河与龙塘河交汇,有一座雄峙河岸的石山,人谓之“虎”,近旁渡口由此得名“虎渡口”;周遭约有七八个与虎形山类似的山包,此地可堪群“虎”啸聚之地。远远看去,这些“虎”形态各异,雄姿纷呈,或伏地静卧,或回首盼顾,或俯首打盹,或傲立山头,或作饿虎扑羊之势,或呈悍虎逐鹿之状……群“虎”之间,一条蜿延曲折的青石板大道,自村寨东边探出头来,越过田野,翻过山坳,顺着河湾一直伸展到河边。因人迹稀少,大道早已掩映于荒草、荆棘、杂树丛之中。

      作为湘黔古驿道的一段,渡口是很方便寻找和易于辨认的,一是所在位置比较独特,一大河湾,河水较深,水流平缓,只因渡口多年不用渐被遗忘,驿道也随之变得荒凉;二是渡口在人们的印象中历史并不久远,在虎渡口大桥尚未修建之前,湘黔两省边区民众往来交流都需在此乘船过渡,而渡船工则从周边村寨有丰富经验的壮汉子中推选。

      因此,当地上了年纪的人,还依稀记得这样的场景:秋收之后,渡船工的家人,会挑上箩筐,去渡船的受益村寨逐户收取稻谷,称为“船浪”,也就是渡船工一年服务的报酬,至于每家给多少,则无硬性规定,全凭自愿。

      渡船工不能轻易离开渡船,一年四季基本就生活在船上,家在附近的,早晚有人送饭,家在远处或无家室的,就自己在河岸边搭个窝自做,情形极类沈从文《边城》中翠翠的爷爷,因为虎渡口与边城渡口相距也就四五十里水路。

      当年获清敕封的果勇侯、太子太傅、建威将军杨芳,一生征战,曾先后到新疆平叛、参与广东禁烟,但传说他每次回松桃老家都不敢经过虎渡口,害怕“羊”(杨)入虎口,总是另雇船从虎渡口外不远处的治坞渡口过河。

      不敢过虎渡口的,还有当年往返松桃河上的一些拉纤工。松桃河是松桃人民的母亲河,在历史上曾是松桃大地及梵净山东南腹地的生命线,松桃各地特别是梵净山区的特产如桐油、花生、蓝靛、药材、兽皮、香料、草烟以及木料等,都靠此运贩到沅陵、常德等地,然后买回所需之铁农具、陶瓷器、布匹、纸张及其他日常用品。返程船因逆水而行,只能雇拉纤工一步一步往上拖,河岸半壁上的纤道至今仍清晰可见。据说,每次船到虎渡口,货老板要让属相为羊或杨姓纤工绕道走,老板本人也属羊或姓杨亦需绕道。

寻游虎渡口

寻游虎渡口

            刍考木树汛            

      虎渡口自古是湘黔交界处松江河段的一个重要通道,所以官府很早就在其附近设置了军事机构“汛”,有的文献上也写作“讯”。《明史·刘宗周传》上有“刘、黄诸将,各有旧汛地”的记载。汛的主要职能是“盘汛行人,诘查奸盗”(《铜仁府志》)。

      孔尚任《桃花扇·投辕》:“适在汛地捉了一个面生可疑之人。”按清代兵制,凡千总、把总、外委所统率的绿营兵均称“汛”,其驻防巡逻的地区称“汛地”,一个汛的驻军多少不等,通常在五六十人;讯防兵以冷兵器为主,亦使用火枪等武器;汛兵头领以把总居多,按常规应为正七品或从七品,也有千总甚至更高层级的官员,如此则官衔会更高一些。洪江古商城育婴巷内,至今仍有“讯把总署”,它原有职能主要就是维护洪江渡口航运、商业活动秩序。

      木树汛的设置,说明虎渡口作为湘、黔两省的交通咽喉,在苗区的政治管理、军事防御、商业活动特别是维护松桃河航运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清朝初年,朝廷将全国划分为十一个战略军事区,区的军事长官为总督,省军事长官为提督或巡抚,省下为镇,镇的长官为总兵,镇下分协,协的长官为副将,协下设营,营的长官为参将、游击、都司、守备,营下设讯,讯的长官为千总、把总、外委千总、外委把总,讯下设塘,塘的长官为塘长。木树“汛”下还有哪些“塘”归其管辖,文献上没有记载,当地的地名等方面留下可考的资料也非常有限;渡口北边有一村寨名“水塘”,名称来历不详,不知是当年木树汛在那里设过“塘”这一管理机构所致,还是源于当地某个地标如水塘之类。

      从洪江“讯把总署”的规制来看,“总署”办公房是一座单进三开间木质穿斗式二层建筑,回廊式布局,单檐重屋,斗拱造型;房屋面阔3间,其中明间面阔4.1米,两次间面阔均不相等,外围墙高9.1米,厚0.4米,楼房通高8.61米,一楼北边中央开大门上端设有挂檐,盖小青瓦,置金爪柱,地面铺青石板。整个建筑用料讲究,窗格雕花精美,木刻工艺精湛,天井居中,通风采光,四周栏杆壁面上,还刻有“对天勿欺,居仁由义,待人以恕,罔谈彼短”等训言警句,是把总的做人原则和为官要求。木树汛的“把总署”或“千总署”早已被毁,只剩下“衙门街”“府前街”之类地名。

      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八月初六,朝廷根据云贵广西总督鄂尔泰所上奏折,批准设置铜仁府理苗同知,以铜仁府副职移驻正大营为厅长官,专理苗务。雍正八年(1730年),将理苗同知府从正大营迁至长冲(今老松桃),改名松桃厅。而在正大营另设巡检司。雍正十一年,松桃厅由长冲移至蓼皋山下建城(今松桃县城)。次年移正大巡检司驻盘石营,在正大营另置县丞,同时,对松桃厅境内的军事机构设置作了调整,或合并,或迁移,形成了木树、大塘、落塘、长冲、干塘、臭脑、岩坳、构皮、康金、巴茅坪、大平茶等10多个汛的格局。这些汛的兵员,都统一归松桃协训练和调度。

      清嘉庆二年(1797年)十一月初三,升松桃厅为直隶军民厅,属贵东道,铜仁府辖地乌罗、平头著可二长官司拨归松桃。七年,设石岘卫。至道光十五年(1835年),松桃直隶厅辖1卫、2司、14讯(含木树汛),由贵州省直接管辖。

      中华民国二年(1913年),废府、厅,设县,包括木树汛在内的各汛均被裁汰。至此,“汛”作为护卫虎渡口的重要军事机构,在渡口近旁至少存在了约200年之久。

寻游虎渡口

寻游虎渡口

            再谒关帝庙            

      在大梵净山辐射的黔东北、黔北、黔东南区域,现存关帝庙已非常稀少,但松桃木树镇至今还保存了一座,大致位于木树社区中央,建于清道光二十五年,原址属于清代松桃直隶厅木树汛府前街区域,当年比较繁华的地带。

      关帝庙现已被周边民房紧围,只一条路可进。走过“东门街”之后,在村寨中七弯八拐一阵,迎面即见一堵斑驳破旧老墙,下部可见一窄窄石库门,即是关圣庙腰门,也叫侧门。穿过腰门,就来到庙内的天井。从现存的关帝庙来看,其结构布局比较独特,建筑进深为32米(不含被拆毁的后殿),面阔12米,占地面积384平方米。整体建筑座西朝东,以中轴线呈对称布局,依次分为戏楼、天井及南北封火墙、正殿、后殿,其中,后殿已不存。

      这座关帝庙结构独特,大异常见的庙宇建筑:一是天井南北两面不是古建筑常有的两厢,而是两堵封火山墙;二是天井与正殿间有一道隔墙,非完全敞开格局;三是庙宇名称被书写在正殿前隔墙上,不像常见的寺庙只将庙宇名称写于戏楼前的封火墙。或戏楼前封墙上也有庙宇名,只不过无人记得罢了。

      天井内有两棵桂花树,南面一棵树干胸径可双人合抱,北面一棵稍小,靠近泥土部分的树芯已朽败。站在天井内,给人以隐秘、阴凉、潮湿之感。北面、南面山墙上各镶2块和3块石碑,记录着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始建、捐资单位及个人名单等;天井东面按通常布局应是戏楼,但已不存,只有一栋3开间双层砖房,现为木树镇木树社区办公室楼;天井西面为正殿的前墙,正上方刻有“关帝庙”3个大字,周边有卷草、吉祥树、人物等图案,因其在破四旧时被人用石灰浆糊住而保留至今。

      正殿前墙南侧有一道门,可直通正殿,但正殿于“文革”中被毁,后来建了3间木房作为当时木树公社干部住房,再后为木树乡敬老院。新建敬老院后,空出的关帝庙,一些村民就在里面塑了3尊神像,年节皆有人前去烧纸祭拜。这些神无论从面部造型还是形体装束都可看出不是关公。

寻游虎渡口

寻游虎渡口


            寻访文物点            

      这次前来虎渡口的目的,主要是寻访一下当年众多文物的出土地点。由于出土文物点比较分散,加上这么多年来地表建筑物的增多,有的地点已难以辨认。

      由于这些文物大部分出土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少部分出土于八、九十年代,信息不畅通,通常是由知情人将文物情况上报大队(村委会),再传递到公社(乡政府),最后传到文物部门时已经过去了太长时间。文物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有时遇不到当事人,有时事件被当成大新闻传了出去,把出土物件说成了珍宝,当事人吱吱唔唔,不愿意说实话,甚至矢口否认。有不少文物,是经过反复做工作,开展法制宣传,动情晓理,甚至攀亲认友,才得以见上一面。这当中,最值得尊敬的是当年木树大队农民董玉芳一家,1962年2月,董玉芳在寨内一个叫读书董的地方劳动,发现5件虎钮錞、1件铜钲(残损)。他迅速清理了现场,再与弟弟一起把文物背回家后,再赶往大队、公社报告情况,之后又领着大队、公社干部到家里看实物,到出土地看现场。当晚,河对岸来了两个湖南人,要出600元钱将其买下。当时1个劳动日的工分只相当于4角钱,600块钱对于董家来说就是一笔巨资。但老董拒绝出售,他的行为得到了弟弟及全家人的支持。这之后,要从老董手上买宝贝的人络绎不绝,直到贵州省文化厅的专家赶到,接手了老董交付的文物。经鉴定,錞于、铜钲均为东汉稀有文物,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先后在虎渡营盘、治坞、水塘、向家寨、潮水、大屋等地发现有文物出土,这其中有铜洗、铜铎、铜铣(均为东汉之物)、“阆州之印”(唐代)、铜剑、铜杯、铜镜、方孔钱、铁刀、铁剑、铁如意、铁箭头、石权等等。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虎渡口发生了一件改写黔东大地历史的大事件:在松桃河与石龙河交汇的台地上,发现了制作比较精致的石斧。1980年6月,省文物部门派出专家来到虎渡口,采集到磨制石斧、石锛、夹砂红陶、灰陶片等。经过清理和鉴定,确定为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遗址面积3000多平方米,文化层厚约2米。1981年夏,省文化厅组织了专家对遗址进行局部发掘,又出土了磨制石斧、石锛、石质刮削器、石质打击器、绳纹夹砂陶片、方格纹夹砂陶片、鱼骨等物。之后,该文化遗址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除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外,遍布虎渡口悬崖绝壁上的悬棺葬遗址也非常古老。由于年代久远,悬棺壁龛里已空空如也,遂未对此进行发掘。但文物部门对距离虎渡口有百里之遥的松桃云落屯悬棺进行过清理并作过鉴定,确定为西晋时期之物。将虎渡口悬棺遗址与云落屯悬棺遗址进行比较,前者出现的年代更为久远,可以推测为秦汉时期甚至战国以远。按常理,位于虎渡口电站水淹区内的众多悬棺葬遗址,其出现年代晚于虎渡口悬棺遗址,但一定早于云落屯悬棺遗址。

      鉴于同一条河相距仅四五十华里的边城茶峒发现了多处旧石器文化遗址,我们有理由推测,在虎渡口下游及上游河段,完全有可能存在更多的古文化遗址。

寻游虎渡口

寻游虎渡口

            并不是尾声            

      在此次考察过程中,有人谈起一个很深刻的话题:历史上大凡靠近水运码头之地,最后都发展成集镇,出现过繁荣,为何木树却始终沉默安静如初?

      其实,在清朝中后期,木树汛外围区域曾出现过集市,但规模很小,在少部分川盐由此入湘之后,木树集市一度出现过短暂繁荣,却在民国初年,随着“汛”这一军事机构撤销、驻军移防,松桃河航运受到严重影响,加上虎渡口地处两省交界处,民情复杂,匪患严重,即走向萧条。后来,松桃经迓驾、茶峒至花垣公路开通,木树基本成为松桃东北区域经济地理上的死角,加上相继修建的虎渡口电站大坝、金银山电站大坝,松桃河失去通航条件,更使木树镇成为目前唯一没有集市的建制镇。

      细细数来,仅在木树镇虎渡口及周边区域,就存在着远至石器时代、近至现当代各个时期、量大质优的多类型资源,其时间跨度达数万年。这当中,有历史文化如古代文化遗址、出土文物、渡口纤道、寺庙建筑等,有民族文化如苗族传统节日、特色饮食、剌绣挑花、祭祀活动、婚育习俗等,有红色文化如红军战斗纪念地、抗战英烈墓、解放军战壕、边胞支队秘密集会点等,有自然风光如虎渡口群虎石山、电站黄金水道、石龙河峡谷、治坞河岸景区,也有本地特产如虎渡香橘、木树甜橙、潮水贡米、石龙河麻鱼等。但要把这些资源进行整合和提升,进而转化为社会资本,运用到当地的社会经济文化生态建设中去,还需要有高端的前瞻性规划、党员干部的奋力拼搏、人民群众的广泛动员和参与,以及上级部门的高度重视与大力支持。(吴国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