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44|回复: 0

[散文世界] 董振华 ‖ 穿越猴栖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1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穿越猴栖山

董振华

多年来,我一直养成一个习惯,就是每周周末抽出一天时间,与几个文友一起,找一个山脊或峡谷穿越一下,写点文章、搞成美篇,拍摄图片,多角度宣传一下,为全域旅游提供资料和推介,也挑战一下自己,锻炼锻炼身体,一举两得。


一条毛马路从董家坡弯弯曲曲地出发,一直向山上陡峭地延伸,我们的脚步也在延伸。回头一看,山下的平坝一派繁华:杭瑞高速、梵净山莲花大道车水马龙,太平河湿地公园绿树成荫,云舍、梭家人来人往都依稀可辨。而对面岑忙峡谷的座座山峰,则狰狞、巍峨地耸立云端。


一簇簇红叶像被鲜血浸泡了一样,醒目地傲然于各个山包,让我们疲惫的身躯顿时注入了提神液。开始以为是白麻栗,细细一看,叶片不像,是鸡蛋黄,霜降后的叶片就像血染了一样。在百度一查,鸡蛋黄的学名叫黄栌,是一种不错的观赏树种,北京香山就是这种。而在闵孝镇边江后面的山上,则是密密麻麻的红叶,比香山规模小不了多少。


我们也傲立于山巅了,俯视右侧峡谷,气势磅礴又郁郁葱葱,同伴们喊声叫声在峡谷回荡,谷底溪流潺潺,鸟声如喧。据说是一个无人区,里面蛇虫野兽猖獗,它的悬崖下面就是曾家港,顶端叫果坪。


果坪不大,三五户人家的样子,每户都有挂满果实的柿子树或板栗树,但高高在上,没人能打得下来。临路人家男主人叫高秀冬,69岁了,看起来才五十几岁的样子。我说你是仡佬族吗?他说户口本上是汉族。我知道1984年民族识别时高姓是明确为仡佬族,但好多仡佬人不愿意说自己是仡佬人,就写成苗族或汉族了。后来我听原双江镇书记吴帮华说,上面一片三个寨子只有二十来户人家,上面为了环保,就计划将他们整寨搬迁到县城,但部分老年人不愿意搬迁,就成了留守老人了。


在周围转转,稍做休息,我们决定向东北方向出发横穿猴栖山,到太平下山。主人家热情,送我们到寨子上面的岔路口,然后告诉我们,上一坡下一坡再上一坡再下一坡,到达石家,路就大套了。


与其说路,不如说是刺窠窠。我们披荆斩棘,穿过人多高草的荒土,钻进竹林,步履蹒跚。好不容易爬上第一个山坳,左边悬崖,右边高岩,正前方极目处,是太平的钵盂山。这个天坑所在这一带就叫猴栖山。开始以为叫黑栖山,但随后陪农夫山泉勘探队赶来探路的高秀冬,说两者都有,老班子传下来的,我就更认为这里是叫猴栖山了。


山脚的河对岸就是“云舍”,吉首大学的土家语研究专家叶德书研究的结果是“猴子喝水的地方”,而三峡大学土家语研究专家张伟权则说是“栽秧”的意思。从自然条件来看,两个说法都有可能,梵净山麓猴子成群,云舍周围的岑忙、水银坡、沙茂山就是猴类聚集之所,云舍肯定曾是猴群的乐园;而云舍位于省溪司后院,是省溪司家族发大后开辟的后勤基地,大田大坝的肯定是栽秧打谷的地方。两个月前张伟权教授来到江口,特地去云舍实地看了一下,他认为从地形地貌和读音来看,译成“猴子喝水的地方”也是恰当的。这次我们到了这个叫猴栖山的地方,再俯视云舍片区,不由得对已去世的叶德书教授产生由衷的敬意。


下天坑的路颇为难走,路陡峭不说,关键是长期阴暗潮湿,路滑难行。左边的悬崖几只老鹰掠过,平添几分寒意,加上林大阴森,以至于马奶子、红果都不怎么吸引得了我们。下得谷底,有左中右三条隐约可见的路,以右边为大。我朝右边走了一段,竟然到悬崖边,江梵公路的车来车往清晰可见。黄昌俊喊我,你走错了!我赶紧返到分路口,朝中间的茅窠施施而行。越过直径约五六百米的天坑底,又开始爬上坡路。我朝走过的路方向看,太阳刺眼地阻挠我的视线,看得不甚清楚,隐约地觉得,这个天坑就如世外桃源,用密林、荆棘和悬崖将这里与外界隔绝。


听人说,身体不是十分健壮的人,不要走阴暗潮湿的地方,否则会对身体造成影响,譬如这猴栖山,我等就不该多来。也是,老鹰出没的地方,绝对的阴森恐怖,人少的话会被吓着的。又有人说,人要学会阴阳平衡,你老在阳光下,会产生狂躁,在阴暗地方呆一呆,会让人平静下来。同行的医生李华英也是这种观点。她说,夫妻之间,不要随便分床分房睡,睡在一起哪怕什么也不干,也会让卧室有一种无形的和谐。


同伴的女儿十岁,古灵精怪,聪明伶俐,野外运动也是一把好手,比我这个半老头子强很多,她坚持要和我一起走,因为我爱人与她同姓,她叫我声姑爷。我们跟着黄昌俊走在前面,小姑娘缠着我一路给她讲故事;王文学他们六七个在后面,摆pos拍照,臭美至极。上坡的路比下坡容易些,可以借助小竹子的力量抓着前行。阳光从竹林缝隙中透过来,带来了温馨,赶走了心中的寒意和恐惧,徒增了些许力量。上得天坑边缘顶端,终于松了口气,但随后又钻入一片茂密的竹林,人活动的痕迹明显许多,走了十多分钟的样子,竹林中偶尔夹杂着一根杉树,我说,马上就是大路了,因为几米高的半大杉树不会长在无人烟的地方。


果不其然,转个弯就看到一幢破烂的房子和一个烤烟棚,这里便是石家。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太平乡政府来这里民族识别,这几家人不晓得自己姓什么,只晓得叫什么,而且方言音特重。工作人员看他们的生活习惯后,认为他们是苗族,就给他们上户口,明确他们姓石,之后他们便有了明确的姓氏和民族了。现在他们都搬到太平街上居住了,只剩下几幢破房、烤烟棚、几十亩荒土,但两树结满果实的柑橘树,虽然仅人多高,但仍顽强地向我们昭示:石家欢迎你!


从石家寨后翻山,就到了白鹤山的入口,白鹤山也称白雀寺,传说是妙善修行处所。这座山传承着多年的文脉,我们陪客人来考察过两次。天色将晚,山下就是太平镇了,我们又和农夫山泉勘探队会合在一起了,他们在山下的太平镇老街温泉旁,投资了5亿元搞了个矿泉水项目,正在勘测高压线架设路线。我们边走边聊,对未来的发展充满了憧憬。


不知不觉间,已是晚霞满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