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84|回复: 0

[身边好故事] 压不垮的雷首山——“癌症支书”余启良的初心纪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4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压不垮的雷首山

——“癌症支书”余启良的初心纪事

罗立军



九分山水一亩地,种粮一年数粒粒。曾经的石阡县坪地场乡雷首山村,路不通,电不来,水不畅,居住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要脱贫,不知要等到何年。贫困就如同一座座大山,压在雷首山群众的肩头,苦不堪言。


越是要被压倒,越就不能服气。余启良带着群众一起挖山路,搞产业,水、电、路、讯全面畅通,雷首山已经不再是旧时模样。看着肆意生长的石榴、烤烟、李子,群山叠嶂中金银点点,仿佛大声呼喊着:雷首山是压不垮的!


第一个发出这吼声的,就是余启良,从一个党员干部的后人,到一个致富能人,再到一个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铁人”,每个群众都对他竖起大拇指。然而他却是“癌症支书”。


从父亲手里接过的使命  是两代人的初心


再次见到余启良,消瘦许多,湿冷的天气让他感到更加难受。他依旧早早来到村委会,调度精准扶贫“两摸一查”工作。


有的人劝说他多休息,或者避开早上的雾水再来工作,众人好意被他婉拒,他说“赶我的父母,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


余启良的父亲曾经担任过坪地场乡党委书记,母亲也长期担任村妇联主任一职。那时的坪地场,最大的困难就是吃水。余启良说,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母亲钻山洞找过水,每次找不到水的时候,母亲刻在脸上的失望和不甘心,就像喀斯特溶洞里的石钟乳,清晰明显地刻画在他的心里。


当时母亲和村干部为了找水,往往要到很远的地方去,地方上有些人说,有的山洞活人是不能去的,母亲没有考虑过,毅然跟着其他村干部拿着镰刀进去了。


对于父亲,余启良说得很少。他说,见到父亲的机会很少,即使偶尔回趟家,都在别家地里帮忙。小的时候走路到乡里赶场,脚都磨出了泡,父亲工作路过,也没有让自己坐车。自始自终,余启良的父亲没有对孩子们说过一句内疚的话,说得更多的反而是:你要主动入党,做一些好事、实事。


父亲的话一直影响着余启良,即使在身患癌症的情况下,依旧奔忙在雷首山的田间地头,如同一副压不垮的铁扁担,担起雷首山群众的脱贫使命。


口袋里的六份药  是一份赤诚担当


大家熟悉的余启良是一个“拼命三郎”,但没有几个人能够知道他的口袋里时常揣着的几份药。


2016年春节,余启良被诊断患上肺癌,医生告诫他最多还有两年的时间,最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妻子李光群劝他到外面去走走,余启良拒绝了。从医院回来,他依旧扎在村里事务里,当时全村还有一半的路没有硬化,产业几乎没出效果。余启良带着村干部查地形、找项目,千方百计地要把路修通,把产业跟进。群众看在眼里,记在心里,2016年第十一届村两委换届选举时,大家明知道他患有癌症,19名党员还是把代表全村意愿的选票投向了余启良。


2013年当选村委会主任的时候,余启良当着几百人的面承诺过,要保证水、电、路实现“三通”。后又当选支书,路的问题就像一个心结,让余启良茶饭不思。


余启良不分白天黑夜,带着村干部扑在修路前线,哪里有纠纷,余启良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哪里需要协调,余启良骑着摩托车就往乡里跑。


这期间,余启良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脑海中总是想着一条条硬化路走进家家户户,癌症的折磨也让他越来越痛苦。期间,他跑过几次重庆,短短的几天治疗后又扑到村里。


雷首山村大多数时间阴雨绵绵、气温偏低,这种环境对他的病情无疑雪上加霜。为了不耽误工作,他时常戴着帽子、口罩,穿着棉大衣、披着护腿上工地,下现场。有一次修建联组路过程中,临乡一群众因沟通不畅阻路,余启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笑脸做完解释工作。对方见他顶着酷暑穿得这么厚,感动得主动放弃征地要求,配合道路修建。


路是大家的致富希望。余启良2000年从坪地场乡供销社下岗过后,先后做过生猪生意,2010年,又带头办起牛羊养殖场。羊场在高高的山坡上,一条不叫路的泥泞路让运输成本增加了不少。许多人劝他先把这条路修通,余启良坚决不干:全村的路没有修通之前这条路坚决不修。到2018年底,全村9个村民组都联通了硬化路,这条小路才算修通。


确诊之后,余启良每天都需要按时吃药,但往往工作起来就忘记了。妻子李光群每天早上起来,先把中药熬好装袋,再把西药分好类,一件一件总共6样,放在他的口袋里。几次在村委会吃午饭时,有人说:我们吃饭他吃药,余启良笑呵呵地说:我吃的是安心药!


确实,他在,大家才安心,每天六份安心药,既安了他的心,也安了群众的心。


不幸不曾压垮他  雷首山一般坚挺的脊梁


在许多因病返贫的家庭中,不幸就像一场巨浪,把幸福拍到看不见的海底。在余启良身上,父子患病的不幸却没有压垮这个家庭。他时常跟人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的精神贫困了,就治不好全村人的贫病。


2019年1月,余启良参加新华社举办的“中国网事·感动2018”颁奖典礼,在典礼的第二天就捂住嘴巴流了血。这个时候的他,药已经停止了,止痛药也失去了作用。但面临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他记挂的却是,村里的路灯没安好,卫生设施还不完善、果园的人工工资等问题。


妻子李光群极力反对他到北京领奖,但知道他想在这里争取更多的支持建设雷首山,也就没有坚持,一路陪同他到北京。


这个瘦小的女人是家中真正的顶梁柱,早在铜仁城区开火锅店的她,原本已经过上了幸福生活,但丈夫和儿子相继患病,丈夫一心想要把人生最后的热量注入家乡雷首山,李光群抛下了“老板娘”的身份帮助余启良撑起这个家。


2015年,儿子余波患上了肺气肿,长期治疗无效,基本丧失劳动力。起初李光群想着把儿子带到外面去治疗,始料不及的是,丈夫也患上了更为严重的肺癌。面对丈夫的坚持,李光群请人开车把儿子带回了雷首山,一边养着羊,一边照顾着父子俩。


“今年羊子卖了70头,只有50头了。”看着羊子越来越少,李光群越来越感到绝望,有的时候悄悄落泪。余启良看在眼里,除了轻抚妻子的脸庞,坚毅地说:我能干一天还是要干一天。


如今的余启良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每天都要妻子捶捏才能止痛。虽然村里的事情主要由年轻的村委会主任杨凡主持,但余启良还是要定期了解工作推进情况,给出意见建议。


“杨凡是村里年轻人中在外面做事最成功的,当时做了好多工作才让他回来当这个村主任。他干事公道认真,我很放心。”说起杨凡,余启良还是觉得村里的年轻人回来少了,希望有更多的人才能回来带动发展。


说到第十二届村两委换届选举,余启良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条件再难挑起雷首山村发展的重担,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把自己的经验和想法告诉杨凡,希望他们一届跟着一届干,一届干得比一届好。


现在,余启良到工地、基地的时间少了,前来看望他的人多了,余启良对来人总是说:这样干,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