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6168|回复: 0

[诗海泛舟] 2019年每月一首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0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一鸣 于 2019-12-20 09:25 编辑

一月:《雪人》

大雪在阳光下融化了
它还舍不得从人的模样出来

沉迷人间的戏太深,连雪架子
也拼了老命支撑为戏骨
扮一个老妖精,戴一顶绿帽子
让纯洁沾染泥地
让色彩被玷污,不能还魂

去掉了雪。剩下人独自面对
这场来得凶猛去得狼狈的遭遇
人也舍不得从雪中抽离

雪与人,注定是匆匆的过客
相互走入对方的戏
无法自拔。短暂搭配的白与黑
不过是一次因爱生恨的安排

二月:《烟花易冷》

夜晚就这样溜进来了
新闻联播刚开始。除了远处的炮声
山上的苗寨,已经静到
自然生成的法则。

一场短暂的烟花,从远处的闪电
而来。我点燃五岁侄子的欲望
一下子灿烂的火光钉入
没有边界的夜色。
侄子的快乐,始终不能掩盖
我对童年的心痛

我的那些孩提时代,烟花易冷
每次过年都是在雪地上
用爆竹炸开一小片
飞溅起来的雪,从夜空简单落下
那瞬间的美,用尽了
我贫穷而难以形容的欢叫

年就这样溜走了,我还
在夜色中眺望远方,烟火匆忙

三月:《三月的落日》

阳春三月,读一首海子的诗
桃花就开了,挂满喧嚣
几声鸟鸣捅破我那些腐败的幕僚

火车,落日。没有一张车票
试着运载黄昏渐沉的云朵
《圣经》已合上我左手的宗教
约伯的天平在结痂处悬浮
瘦哥哥凡·高,很瘦,余晖夕照
向日葵沿着太阳的另一版本
燃烧自我,或自我消亡

在接下来的长久黑夜里
梭罗这个人,正好闲坐我的湖畔
钓着一条时间的草鱼

四月:《逆风而行》

从山顶上刮下来的敌意
撕扯着我,撕扯着
我艰难困苦的步伐

我必须与之对抵。用一棵梨树的四月
落英缤纷。用短暂的花期
去抚摸粗糙的阳光

逆风而行。经过强烈的阵痛
我得结一树的果实
来回答。
我得把自己折磨成沉重的
铁器,让八风吹不动

在季节的更换中,保持从容

五月:《团结湖的左岸》

她坐在枫木树下,系着旧围腰

山里的五月涌来,水下的良田
这个时候,应该是水稻匆匆的移栽

她坐在团结湖的左岸,只能发呆
头帕,有了秋天的疲倦
两鬓斑白,一次没有农忙的身影
倒进湖里。

难以割舍,湖水如一面落魂的镜

六月:《我要修改穷山恶水的口舌》

坐上进村的公交车
我要修改穷山恶水的口舌

山从穷处走来,苍翠一把抱住
唯有青,才可更换金银
水从恶井流出,仿佛我的母亲
喂养山岗上的运成

我修改了激烈的争论。
十八洞的羽翼,雄鹰飞过辽阔疆域
进了村,我们心知肚明
这家喻户晓的地名挣脱了贫困

我紧紧地抓住她的手
突然发现栽秧的心经,还来得及
在岁月的水田盖章证明

七月:《牛郎自叙》
  
悲伤是从天上下到凡间的
一个女人从天上落下来,如果我只关注
我的牛误入别人家的菜地
她落下来,摔死了,就不会
有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那么悲情
如果我不赶牛走到河边
她管洗她的澡,就不会让我冲动起来
偷了衣服,然后在其他女人
都飞回天上去了,我跑出来
装着好人,把衣服还给她
这女人就不会和我一样傻逼
竟然牵着我的牛,跟我回家了
后来还有更多的傻逼,把我们的故事
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什么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她的娘,最后她还是被她的王母娘娘
捉回了天上。我托儿带女追到天上的时候
一条宽阔的天河,把我们隔开
只有到了每年的七夕,单身的喜鹊架桥
才给我们相会。这些都是传说
请不要像写《鹊桥仙》那样写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如此悲伤的故事,他也能如此
轻轻松松地整两句歪诗
只是我来天上久了,我担心我的牛
又误入别人家的菜地

八月:《巴拉河的早上》

我只拥有巴拉河一个早上
时间很短,阳光从雷公山滚下来
像滚雷,仅有巨大的声响
巴拉河没有任何震荡
该静的还是静,该动的还会动
鳞片似的破碎的水面
一眼就可以看穿,河底的五彩石
摇晃着。我的眼光从车窗掠过
正好撞上郁郁葱葱的树林
和一只画鹛自豪的叫声
转弯的时候,婉转动人
巴拉河还是没有任何震惊
它习惯了清澈见底
正如我的这个早上,我也只是
路过它。不会对它产生
刻骨铭心的影响
我甚至不知道,巴拉河从哪里来
流到哪里去,更不会去想
它为什么叫做巴拉

九月:《丙安古镇》

这一段赤水河太直了
以致山峰想拴都拴不住
于是深切、逼窄,留给天空的宽度不多
也就一线天的尺寸
在方寸之间,有一块巨石被拴下
它高出河道二十米
纤夫们拉船到此,半道休息
久而久之,这块巨石休出了
一个古镇。以天干第三位
在此生火煮食,补充体力
肝火旺盛,才有可能征服
红色的涛水。想想红军
“四渡赤水出奇兵”
见过波澜壮阔的历史洪流
古镇安静了下来:丙安。
因而攀上砂红的石块,人间烟火
在这里静得难以置信
没有什么可以拴住,只有安然无恙

十月:《秋天的苗寨》

敲开先祖的钵盂,里面没有我的粮食
秋收的时候,我的田野一片枯萎
经历干旱的洗礼,看不到一株花草
牛羊寻找不到水源,孩子迷失
在白色里,鸟雀丧失了声调
知了消失了知音
白发的父亲母亲手捧干枯的玉米
站在村头仰望蓝天,太阳灼伤他们的眼睛

我坐在土地里,用苗巫的口语
向天祈求,给我们的村寨一场雨
干裂的苦痛。从白色的山岗吹来阵阵暑风
掠过静默的村庄,风声
淹没整个天空,没有乌云的奇特梦幻曲

苍白无力,太阳已经成熟
跌落多少痛哭
我难以舒展身躯,那些银色的诗句
只是被水咬过的痕迹

十一月:《风雪苗王城》

我的山顶终年积雪,除了寒冷,便无热情。

在苗王城,上刀山,下火海,捞油锅
所有轰动的表演,都是我的苦难
所有女人戴着的美丽和从容
都是我的自卑。石头堆成的巷道
时常是蜿蜒曲折的
多像我这一生,迁徙,流浪
穿插在病痛与死亡的山峦
风雪夜的篝火,木柴抱团取暖
是一堆噼里啪啦的祭献

我是一场风雪,喜欢把火扑灭
我答应苗王,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
找到,那颗被遗忘丢掉的头颅

十二月:《梵净山星》

昨天,天上有颗星,命名梵净山星
我住在梵净山下,却看不到
星光灿烂。我仅是在抬头的瞬间
被冬天的迷雾遮住了双眼
我煎熬着这山下的一生
劈柴,取暖,用硬朗的躯体
翻阅这里保存完整的生态系统
在庞大的生物基因库
珙桐,冷杉,金丝猴,红腹角雉
多么有名。它们林林总总
印在梵净山的万卷经书
以致我每翻一页,都感到
我这一生,仅是来人间凑个数
甚至连一棵蛇根草
开出的花,都讨厌这人间烟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