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844|回复: 0

[散文世界] 情迷凤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6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启子 于 2020-1-19 09:14 编辑

情迷凤凰
启  文

  沈从文并未远去,他一直站在凤凰的天空向崇拜文字者挥手邀约,但绝不是如时下走红歌星在舞台上向追星族讨要掌声。


  2005年11月6日中午,与木言、隐石踏入凤凰, 终于看到了裹在初冬阳光中的一代文学大师沈从文的故土,是一座建在山谷河滨斜坡上的青瓦小城。我们在凤凰大桥头下车,行至王家弄时遇上了一位招揽生意的农家青年妇女。她简约地介绍了凤凰的景点,说可乘船去参观。乘旅游公司的大船每人86元;而坐她家的小船每人只收30元,可带领我们参观古城景点,导游费随便开。我们确实需要一个导游,就答应下来。


  沿石级穿安乐巷而下,抵标营街就可一睹红禇色古城墙了。我从门洞看到这个吊脚楼城市,阶梯的地势使得房屋彼此错落,丰富了视角语言,像一首歌谣的五线谱,或高或低的音符,组成了许多个声部。那些房屋一律是黑色的檐瓦,沿着山势铺展开,到河边才停顿下来,黑色格外惹眼。


  出北门城楼,在老菜街城墙外的沱江水滨,她帮我们找到一家吊脚楼客栈解决住宿问题。然后就带着我们游古城。回进北门城楼,踏着石板路,走入文星街,也就沉入了历史的小巷。凤凰的古巷道,新奇,幽远,神秘,我好像永远搞不清楚哪条小巷通向哪里。每到一处,总是跟随在一个美妙开端的后面。导游告诉我们,凤凰古城景区门票86元,可到沱江泛舟,参观沈从文故居、熊希龄故居、杨家祠堂、东门城楼、虹桥艺术楼,其实不是每个景点都有必要花钱去看的,然而又有应该去看的地方,但不在86元门票可看景点之内。对她的话,我半信半疑。熊希龄故居,她就主张我们不进去。路过建于清康熙四十九年的文庙,里面为凤凰自然历史博物馆,她说应该进去看看。我们依言进去了。在雄浑的大成殿,没有了鸣冤之鼓,没有了威武士卒,没有了案台和惊堂木。白炽灯下,一幅幅宇宙起源之画在讲述星空的奇异变幻,一件件天赋珍世稀宝在叙说自然的演化进程……


  出大成殿,过朝阳宫,眺阜城门,就拐入了繁华的商业街。各家氏族的姜糖,不同色彩的蜡染,五花八门的艺术品,在大大小小的老屋门店内向远道而来的游客颔首致意。隐石走进了一个蜡染店,我也随之而进,一位正在描图的阿妹立即站起来笑脸相迎。当我们询问蜡染工艺时,她盈盈的眼神没有一丝厌倦之态。我开始被凤凰人的真诚所悦服了。


  然而,当我们到达天后宫时,却获得了另类的感受。门内的小伙深深躹了一个躬把我们迎进屋里,欢迎我们参观妈祖。我很佩服他的大胆创意(也许原本不是他的创意),把海神扯到湘西凤凰人的信念上。接着又到了福建高僧正在开光的观音店。每到之处,他都说参观不收费,但紧接着奉劝游客烧一柱199元的高香。我很纳闷,难道以纯朴见长的湘西人在商品经济大潮的浸蚀下,也有被金钱所俘虏的吗?导游听到我的疑问,急忙解释道:“这是外地人在承包经营。”


  穿东正街,到东门城楼,沿老菜街古城墙,再出北门城楼,踏跳岩,就到了老营哨田家祠堂。我们没进去,就沿江而下直达虹桥。虹桥风雨楼两边排满了店铺,中间行人如织。我在一家书摊花三元钱买了张《凤凰古城浏览图》,下桥随行人经夺翠楼和准提庵步入迴龙阁路。在一家小店用过中餐后,行陡山喇,至听涛山下乘船去桃花岛。有二名船工,其中一人是导游的爱人。我们上了小木舟,导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导游就付10元,与船费一起拿给她丈夫。这时我终于明白,一个典型山民的朴素意识,尽管已走出山门,来到旅游市场经济火旺的城市招揽生意,但头脑里没有明显的奸商念头。这些世代延续下来的素朴的思想,映衬着一个古老而纯洁的信念——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不像一些标禀着来于外面世界的文明之人,一心牵挂着别人钱包,灵魂释放出铜臭味,人性中最基本的信义都没有了。


  小船在浅水中艰难下划,两岸青山与河里捞虾的民妇被抛在身后。我们是冲着桃花岛去的,我想得更多的也是桃花岛上有没有金庸笔下的东邪黄药师,以及那个美丽调皮的黄蓉。当船工说桃花岛有名无实时,我不愿相信会是事实。船在一道拦河坝旁靠岸,一船工带我们去了桃花岛。的确如他所说,刚新修建的走廊式建筑还没有完工,岛上根本没有桃花林,就更不用说能迷人路的桃花阵了。


  回到听涛山,参观了沈从文墓。一位老人向我们讲述,不到一见方的五彩石下埋葬着沈老三分之一的骨灰。一个声震当今文坛的文学巨匠,就这样归于尘土的记忆,归于沱江的静谧。一块牌文写道:“一个士兵如不战死沙场,就是回到故乡。”他最后回到了生育他的故土,悄无声息的,灵魂与山一样朴实,如水一般素雅。


  太阳被我们匆匆的脚步踢到大坡脑山后去了。吃过晚饭,穿过昏黄的路灯光,回到沱江水滨吊脚楼,坐在观景台上,看盏盏河灯在墨色的江面漫游。不时有一盏河灯大燃了起来,亮开一块水面。稍远处,灯光倒映在水中,拉起扭动的姿态。不知是从哪个亮灯窗口发出的鼓点声、歌唱声、喧哗声,在夜空中回响。


  好久好久,无法入眠,我索性整理白天的记忆,但又好像找不着头绪。小巷的两侧多是木屋。在满眼的木头颜色里,时间保留着原初的形貌,鲜嫩得像未被碰触、也从未渗漏的汁液。凤凰人注重常态的生活,注重挖掘日常生活的本义。凤凰建筑的每一个细节,像过街楼 、老虎窗、山面雨搭、镂空的花窗、石雕的柱础,都通过对时间和空间的重新切割与分配,表明了他们对日常生活的热爱,和对尘世百姓的尊重。时下,国人提倡的人性、诚信、和谐,其实在凤凰早就注入人的血液。不知不觉,我驾着一叶小舟,来到了河上。初上船的时候,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我坐在舱前,因了那隆起的顶棚,仿佛总是昂着首向前走着似的;于是飘飘然如御风而行的我,看着那些自在的湾泊着的船,船里走马灯般的人物,便像是下界一般,迢迢的远了,又像在雾里看花,尽朦朦胧胧的……①


  太阳已进到床前,我才大梦初醒。一番漱洗后,向房主结了账。我有些不忍离开凤凰城,但还是按照旅行计划走了。到达勾良苗寨风景区,于古妖潭旁,一惯不愿照相的我,经一再受邀,禁不住诱劝,与一苗家阿妹留了个影。

  注:①源于朱自清《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本文写于2005年11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