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88|回复: 0

[散文世界] 流逝的岁月之三 胡河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1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逝的岁月  之三
                                                                 童年的那些事
                                                                       胡河西
      读书是有点人烦恼的,我和波波、路路、老毛都是不大喜欢。虽然我们几个不喜欢逃学,但上课也不是很认真。所以小的违反纪律的事时有发生,偶尔也抄抄作业,去应付检查。但这是有风险的的,老师知道了,轻者让你在课堂上亮亮像,罚你重抄几遍,严重者来一次家访,会让你够受的。
      班主任只要一家访,我们就发颤。因为随老师而来的是急风暴雨。轻的是家长的埋怨,重的是家长奖励你一顿“笋子炒肉”。
       虽然这“嘉奖”并不一定是每次家访都实施,但家长总是把“帐”一一记下来,到最後才“秋后算总账”。更恼火的是我们的家长們都是一伙的,他们随时互通情报,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把我们召集在一起,开一个“斗争会”,動不動就用我們身邊的一些壞的實例对我们进行“警示”教育......。
终于,我们朝思暮想的暑假到了,我们象得到了特赦。家长们忙他们的去了,好像暫時忘記了我們,我们也“忙”我们的去了。在這段時間裏,家长和老师出现了对我们管理的真空,這是我們最逍遙的時候。
清晨,我们各自带着从家里偷来的好吃的东西,沐浴着灿烂的朝霞,兴高采烈地来到清凉的河边,此时锦江河漂浮的缕缕着白气,轻柔得如同白色的轻纱,简直可以抓一把揣进怀里。河滩上全是柔软的的印有水纹的细沙,我们光着脚踩在上面,沙子发出一阵欢快的沙沙声。这里的蓝天,青山、碧水、河滩、草坪是那样的静谧和谐。在沙滩上打几个滚,翻几个跟斗,閃一盘腰腰。立立幾個天豎,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然后就开始了我們的常規活動。
我們先是玩“蛐蛐草打架”。
什麼叫蛐蛐草?就是蛐蛐最喜歡吃的一種草,蛐蛐經常愛躲在裏邊。
怎么打呢?我们先到蛐蛐草从中去扯那些粗大的蛐蛐草,扯下來,然后把它从叶片和主干的结合部扭几下,拧出里面的水分,其目的以增加蛐蛐草的韧性,再打一个形状有点象“9”字的结,然后选一根最大、最粗的“王子”。把那些蛐蛐草的“鼻子”穿起来,插在锁锁裤的裤腰上或者叼在嘴上,耀武揚威地来到沙堆里準備“打架”。
每人都扯同等数量的蛐蛐草,比如五十根或一百根。几个人坐或躺在上面,由两个“头”划“铜锤、剪刀、布”,挑选人。或者是划拳挑人。当然这拳不是酒拳,而是两人竖着掌相互拍击,嘴里同时数1、2、3、4、5,然后必须同时出“人”、“水”“火”、“钩子”之类的(出大拇指表示“人”,把食指呈钩状出出来表示“钩子”,出大拇指、食指、满指表示“火”,出大拇指和满指表示水。“钩子钩人”,“人挑水”,“水灭火”,“火烧钩子”,谁出慢了赢了不算数,输了必须认账)。
这颇有点象道家的”金、木、火、水、土五行相生相克的味道。
两位“头”谁划赢了谁就有优先权挑一个最棒的“喽罗”作为自己的部下,然后输家再挑,就这样依次挑下去,直到“喽罗”选完为止×當然如果後來的選手實在太弱,可以多讓對手一個。然后划拳定庄家,兵对兵、头对头地开始了“对决”。此时闲家必须把自己的蛐蛐草的锁扣松开,另一方把自己的蛐蛐草的茎穿过去,勒紧,双方捏紧自己的蛐蛐草,用力一扯,谁的蛐蛐草被扯断谁就为输,然后由输家换第二根,就这样一直斗下去,直到某一方被完全消灭,然后由双方再選出自己的大蛐蛐草和赢家再进行决战。
战斗是空前“残酷”、慘烈的,直到对方全部被消灭,“斩首行动”才完结,此时沙窝里全是蛐蛐草被斩成两截的尸体。
斗草结束了,大家各自去捡柴火,堆在一起点燃,开始了“烧烤”,大家把从家里”偷来“的咸肉、带鱼、面包、香肠等一股脑的放在火边,用小树枝穿上伸到火苗上烤,烤得它们冒着油吱吱的叫,此时整个河滩上到处弥漫着香味,害得几条小狗伸着舌头在我们的转来转去,当然我们在享受的同时也免不了给它们一点小小的慰劳。
我们津津有味吃完后,余兴未尽,除两个懒鬼躺在沙窝里睡觉外,我们把战场全部全部用沙子掩埋起来,开始了另外的游戏。
       这游戏更加简单。找一块大约半米见方的石板,抬来竖在沙滩上,称它为“碑”,在它正对面7、8米处划一条横线,然后各自在河滩上找一块称手的鹅卵石为打碑的工具(這有點像《水滸傳》裏沒羽箭張清的飛石),大家站在立碑处往横线处投石头,谁投的石头越靠紧横线,谁就有挑選最優秀的夥伴和打碑的优先权。就这样你挑一个我选一个,选到最后的人比较弱,在对方的允许下可以两个当一个。
竞技开始了,先砸碑的人站在横线上,喊对方的某个人跪下,然后把石头向碑猛砸过去,如果砸中了,对方的某个的人必须跪下,这一轮他就没有打碑的资格了,如果没有砸中,就由对手来砸,他也是喊对方高手跪下,砸中了,被点到名的也必须跪下,同样被取消了打碑的资格,競賽就這樣周而復始。
解救的办法是由他的同伙砸碑了,他喊对方的某某人跪下,又喊自方的某某人起来,如果砸中了碑,他的伙伴就解放了,对方那个人就必须跪下。就这样一会你跪、一会我跪、一会他跪。跪来跪去的,小狗们也兴奋地跑来跑去。大家砸得一身大汗,争执得面红耳赤,氣喘吁吁,方才罢休。
此时漸漸烈日已经当空,热浪袭人,鹅卵石晒得滚烫滚烫只得跳着走,我们的背晒得漆黑、发亮,如果泼一瓢水在背上,会溅起一阵煙霧,發出一陣響聲。於是我们蹦跳着向发出阵阵诱人气息锦江河奔去。跑到河边,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激起阵阵水花。
就這樣我们又在水里玩起了躲猫猫的遊戲,玩了了一阵,累得大家躺在河水邊上的岩巴蛋上休息,這時那些小魚小蝦圍上來琢你的全身,弄得你癢癢的,舒服極了。此時太陽暖洋洋的,錦江河水涼幽幽的,“勞累”一陣的我們在河風的撫摸下昏昏欲睡,有的已經進入了夢鄉。
突然間城牆上传来了老狗家妈那破锣般的熟悉的淒厲的喊聲和骂声:“背时砍脑壳的,又下河洗澡了,溺死你這個雜種,还不回来屙痢吃死爆肚子”!
于是我们赶紧穿上裤子,把衣服撂在肩上,一溜烟的跑上城牆、
這時田羅的母親捏著一塊竹片子在城牆邊上等著,他一上城區,冷不防赤裸裸的上身馬上就挨了幾下重重的片子,背上頓時就起了幾條鮮紅的“黃瓜溜”。我們一笑他,他媽就握著竹片子向我們沖來,我們舞起衣服一溜煙地跑了,後面攆上來的是一片笑聲和田羅家媽的又氣又笑的罵聲......。
      這一類的事情,在整個暑假的天晴天,幾乎每天都在發生,每天都在延續,每天都在翻新......。
直到整個假期快要結束,我們才發現這樣作業沒有做,那樣作業沒有完成。該背的沒有背,該抄的沒有抄。於是我們扛著書包聚在一起,在幾個家長的輪班的、嚴厲的呵斥和監督之下,才匆匆忙忙地趕作業,要不然是報不到名,讀不到讀書的,儘管我們是那麼的不情願,但是又無可奈何......。
      唉,童年的岁月,只能永遠留在在我們梦中或或者在回忆中了。
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