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仁社区_铜仁第一网络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3175|回复: 0

[旅游] 风暴眼|复制一个淄博,可能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5-16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贵州铜仁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丁纯青

爆料投诉邮箱 | all_cj@ifeng.com

1869年的一个春日,尘土飞扬与车马喧嚣中,德国地理地质学家李希霍芬的双脚踏上了博山县的土地。

一路上,他常常要为目不暇接的推车队伍驻足让路。车上载满了煤、焦炭、铁器、陶器、烟草、谷物和玻璃等货物,他心算了一番,其中装填烟煤的车子,一小时内就有65辆从身边经过。

彼时,李希霍芬已经走过了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江南地区与武汉三镇,却仍为博山工厂林立、工矿繁荣的景象所震撼。他感叹博山是他所见中国最大的工业城镇,还形象地称其为“烟囱镇”。

要知道,那时的华夏大地还是农业文明占绝对主导的社会,而“另类”的博山已经因其工业实力开始辐射带动起周边的商业发展。1904年5月19日,博山正北不到百里之外的周村,获清政府批准开辟为商埠,《现代本国地图》称其“商贾之盛,实超过济南,而为全省之冠”。

开埠伊始的周村景象(图源:淄博科教)

博山县和周村如今早已成为山东省淄博市的两个市辖区,并延续着各自的产业传统。从2022年GDP构成来看,博山区仍以工业为主,第二产业增加值接近全区生产总值的半数;而周村区最大的产值贡献来源还是第三产业,占近53%。

世殊时异,没人能够预料2023年的五一假期,周村的“商贾之盛”将更上层楼,成为全国焦点。为期六天的首届淄博烧烤节日日爆满,周村占地100余亩、仅20天建成的“万人烧烤城”,一烤难求。

119年前开埠时,淄博的商业因工业而兴。

而今天,淄博的烧烤盛事,却同它赖以成名的工业,无甚关联。

一座落寞的工业老城

最近二十年,工业老城淄博颇显落寞。直到今年由烧烤触发引爆效应,才让这座城市一时风光无两,吸聚了全球的目光。

“作为一名淄博人,真的很骄傲。我们的城市,给了我们最大的荣誉!”一举超越文明古都西安和美食之都成都,成为五一最热门旅游城市,淄博人的骄傲无可厚非。他们仿佛重拾旧日荣光,回到了那个充满激情的辉煌时代。

淄博市博山区退休工人老林还清楚记得41年前,他接到博山水泵厂“入厂通知书”时的激动心情。那时当工人是捧“金饭碗”,福利待遇比教授和公务员还高,特别受人尊重。“那个年代淄博工厂很多,生产技术在全国也是领先的。”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淄博的经济实力仍然位列山东三强。这与其优越的“先天体质”有很大关系。从民国时期拥有3.3万名工人的中国三大矿区之一;到新中国成立后,诸多“国内最早”、“全国最大”以及“行业首金”的制造业企业先后涌现;再到改革开放十余年,齐鲁石化、山东铝厂、淄博矿务局等全国工业500强脱颖而出,当时的淄博,常年身处中国工业技术创新第一梯队。

1991年山东城市GDP季军淄博

1994-1996年全国城市GDP排名中的淄博

临近世纪更替,转眼好景不再。资源枯竭、环保压力、产业转型等棘手难题,让淄博工矿企业普遍面临落后或萎缩的窘境。全国一盘棋,步黑吉辽蒙诸多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后尘,淄博也经历了大规模的下岗潮。仅1998至2002五年间,淄博便有160多家企业破产,下岗职工和社会失业人员达10万人。

在1958年全民大炼钢铁运动中应时而生的淄博张店钢铁总厂(简称“张钢”),曾是“八五”期间山东工业经济效益排头兵单位,“九五”期间出口创汇额持续名列全市前茅。然而,2005年国家一纸《钢铁产业发展政策》出台,张钢四座128立方高炉和一座420立方高炉相继停炉,火势渐微。

1958年建军节,张钢首座100立方高炉开炉

伴随旧产能的淘汰,工人们的饭碗也变得非“金”非“铁”,不再容易端稳。2015年1至8月,张钢减员分流719人,其中钢铁主业便减员20%。

2022年,因为产能落后和严重过剩,应省政府要求,淄博钢铁企业产能到年底必须退出70%以上。64岁的张钢首当其冲,不得不对全体职工进行分流安置。

失去光华的张钢(图源:齐鲁壹点)

传统能源行业也不景气。早在十年前,以淄博矿业为首的一众能源型企业所在地淄川区,于2012年入选国务院发布的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县、区)大名单。靠采煤振兴淄博,再难指望。

其他产业的接续性与竞争力,尚未补足工业的迟缓,致使淄博从城市年度GDP考核“山东班”仅次于济南和青岛的前三名,逐渐下滑,2020年后已徘徊于齐鲁16城中游,近三年省内排名均为第七。

目前,产业结构仍处于优化升级的阵痛中。特别是碳排放配额制度的实行,对工业产能影响尤为突出。老林成为工人的1982年,淄博第二产业产值占据全省的12.4%,稳坐山东头把交椅;四十年后的2022年,淄博规模以上工业营收额为6457.5亿元,还不到全省的6%。

四十年,令淄博人引以为豪的“老行当”,光芒折半。

“吃”流量是小,吃留量事大

2023年春天一把烧烤之火,不止让全国网友见识了淄博流量,也让人看到淄博政府数年来改头换面的决心。

但烧烤只是城市突破战的战役之一,淄博更需要找到美食以外的城市跃迁突破口,从而进行一场全面且足以触及根本的持久战。

改革前沿总有样本存在,淄博甚至可以向二千公里外的华南城市取经。同样因美食扬名立万,广东佛山的顺德却能不骄不躁勾画产业图景,专注于资本与人才吸纳,或可为人气正旺的淄博提供些许思路。

虽然靠《舌尖上的中国》和《寻味顺德》暴得大名,但作为全球49座“世界美食之都”之一的顺德,从来没有躺在“吃”的功劳簿上。

身居粤港澳大湾区,顺德人更在意的,是科技创新的看家本领,其中先进制造业的产业地位尤为突出。2022年,智能机器人、智能家电两个产业细分领域分别增长了10.6%和6%,新旧动能转换成果可见一斑。

业兴自然人旺,而人旺还要靠城市间的联动,尤其是大城市的分流和供给。

中国人口第一大省广东,出生率高于第二名山东1.59个千分点,连续三年出生人口达百万以上,是全国生育五连冠省份。伴随经济重心南移,外来人口也源源不断向岭南汇流。产业聚集效应加上优良的人居及营商环境,中国南大门的人口红利仍在持续。

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人口红利,创新型产业集群需要人才红利。

过去一年,顺德外来人口净流入1.6%,常住人口城镇化率竟高达98.6%,不光人在增长,而且几乎全是“城里人”,稳定地满足着各行各业的劳动人才需求,尤其以轻工业为主的支柱行业。

以上发展优势有个共同的起源:黄金区位。乘坐城际特快从顺德到广州,10分钟车程;2024年中山东环高速通车后,从顺德驾车到深圳南山,也只需40分钟而已。广州大学城卫星城的定位,让广府腹地顺德,宛若佛山最受宠的独子,还得到大伯广州和中山江门两叔父的百般呵护,优质资源及产业链总能便捷地嫁接至此,难怪其可以连续十一年蝉联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区榜首。

这样的顺德,有理由抓住年轻人的心。

顺德:大湾区城市群地理中心(图源:奥百达)

肉下肚后,再啃筋骨

与顺德不可同日而语,太多的北方内陆城市,留不住人。

有点像吃烧烤的游客,很多奔赴淄博的年轻人,来了又走了。

淄博最好的大学——山东理工大学采矿工程专业的郑杰,很喜欢淄博这个城市,而且距老家临沂也不算远;可自己专业对口的本地企业,都不再招人。疫情缓和了,他要在6月去济宁那边参加面试,简历已经通过兖州矿业集团的初步筛选。

烧烤摊以外,在淄博看不到人在变多。最近十年,淄博市户籍人口净增7万人,仅相当于淄博两所本科大学(山东理工大学和齐鲁医药学院)的师生容量;疫情最为严重的近三年,全市常住人口增长了区区9千人,还不到淄博矿业一家企业员工数的一半。

招商引才对于淄博,仍然还是块难啃的硬骨头。地处鲁中山地与华北平原过渡地带,其功能定位仍以工业为主,商业氛围、宜居环境、文旅资源等,皆不足以承载一二线城市奋斗者的理想,尤其是年轻人的多元向往。

不过,淄博近年来的努力有目共睹。钻研烤“肉”的同时,城市全方位立体式的“强筋健骨”也在进行之中。

骨是新兴产业,筋是人才。以“工赋淄博”致力于制造业更新换代,以新材料、智能装备、新医药、电子信息的“四强”产业谋求工业的未来,从人才金政“37条”到“50条”花重金用心抢人。

就在全国人民蜂拥而来扑向淄博烧烤节的当口,淄博市委人才办却逆风而行,带领多个职能部门及全市63家企事业单位远赴吉林长春,在长春中医药大学、吉林大学、长春理工大学密集开展活动,网罗高校人才,拓展产学研科技合作。

“待你来时,这便是家!”在吉林大学的淄博城市宣讲会上,淄博组织部部长褚振东深情地说。远在两千里之外,学生们同样感受到了什么是“好客山东”。

烧烤桌上与火车站外,一目了然的“人才金政”(图源:鲁中网)

产业新政出台3年,初见成效。截至2022年底,淄博新增华为、吉利、天辰等城市合伙人近百个,知名科技制造类企业向淄靠拢;今年4月20日,山东山能新材料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在淄成立,百亿级资金池将为新能源新材料等前瞻性产业积蓄本钱。

筋骨以外,还需要密切的联动。在人才、资本与资源倾斜尚不足以支撑自身获得充分的发展条件之时,一城一地尤其需要虚心吐哺,和周边市县挽手而行。

就像肌腱那样,让骨肉相连。一如广州都市圈、广佛肇经济圈之于顺德,淄博的肌腱主要也有两条:济南都市圈,山东半岛城市群。

背靠大树好乘凉,在中国,省会的资源和优势从来不可小视。济南的面积是山东超过一万平方公里城市中最小的一个,仅排名省内第八;而淄博定位于济南都市圈经济副中心,必然要承载越来越多的产业职能与经贸合作。“济淄同城化”战略明确提出“在强化基础设施联通、推动产业融合发展、科技合作”等方向上,淄博将成为省会的左膀右臂。

毕竟,两座城市间坐高铁最快仅耗时22分钟,开车也不过相当于城区到郊区的时间。

将目光扩大到山东半岛城市群,则淄博的地理区位更加独特,位于青济两强连线中段位置,和潍坊一同处在两个都市圈的结合带上。

如今,潍坊的GDP已进入山东四强,第二产业年增加值突破3000亿元大关,直逼青岛,产业带动效应及辐射范围,将优先触及近邻淄博。济青潍淄四城的产业链规划如能落实,可以互为首尾、互相补足、环环相扣,成为山东再度崛起的两条大腿。

(图源:齐鲁壹点大数据中心)

因而,即便不在星光熠熠的珠三角,淄博一样可以如海绵般汲取到周边优质资源,互融共通,左右逢源。

就在五一前夕,全山东都在赶一场大集。东营的羊、临沂的葱、潍坊的猪、青岛的酒、滨州的烤炉……甚至天津的辣酱,皆乘坐重型货车,直通淄博。

一场烧烤盛宴尚能引来八方驰援,对于山东地理几何中心淄博而言,兄弟城市间的多业联动,又有何不可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bout TongRen - 网站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用户体验提升计划

返回顶部